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5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海峡论谈:水球+拳头 台湾特色的民主是幸福还是荒谬?


1995年的“搞笑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台湾的立法院,以表彰台湾的立法委员以行动证明,政客们互相拳打脚踢,比透过向其他国家发动战争能够取得到更多利益。上星期海峡论谈请来宾深入探讨了台湾解严30年的民主之路。台湾解严之后,历经“宁静革命”,被誉为“亚洲民主的灯塔”,称傲华人世界,甚至被许多人期待能够照亮中国的民主,但解严30年来,台湾的议会暴力时有所闻,水球与拳头齐飞,女打女不奇怪,男打女不停手,还有议员吃纸,不但登上国际媒体版面,还被列入全球议会奇观!台湾民主殿堂上演全武行,问题究竟出在哪?这种具有台湾特色的民主,究竟是一种荒谬的政治乱象,还是如台北市长柯文哲所说的那样:“能够吵吵闹闹也是一种幸福”?海峡论谈今晚邀请台师大政治学研究所教授范世平以及中华民国退役空军上校谢启宇与听众、观众一同探讨台湾的立法院打架现象。

海峡论谈在本期节目中回顾历史上台湾立法院十大冲突事件。台湾的议会暴力可追溯至1980年代,一般以1988年4月7日民进党立委朱高正跳上主席台殴打立法院长刘阔才为首件议会暴力。朱高正这第一拳开启了台湾立法院打架史。之后从1990年到1993年,军系立委捍卫行政院长郝柏村和民进党立委几乎天天打架,1993年5月5日在防务委员会上,时任立委的前总统陈水扁一句“养荣民等于养猪”引来眷村二代的韩国瑜翻桌,在阿扁质询完准备回座时,冷不防的就朝阿扁挥出一巴掌,这一巴掌让阿扁住院三天。接着在1993年6月为了核四预算立委又打了一架。1999年6月15日,民进党立委将鞋子、议事录丢向主席台,多人挂彩。2005年10月11日,立法院处理NCC法案时爆发严重流血冲突,蓝绿立委推挤、互殴,混乱中国民党立委张硕文左眼血流如注,民进党立委李明宪眼角、嘴角青肿,膝盖也受伤,怵目惊心画面还登上CNN等国际媒体。2007年,民进党立委为阻挡立法院长王金平,居然把王金平出入用的两个门,都用机车锁给锁了起来,还把锁孔里灌满了“三秒胶”,气得王金平破口大骂。2014年3月17日,立法院为了审服贸协议案,当召委国民党立委张庆忠准备宣布开会时,民进党立委跳上会议桌企图阻止发言,两人互呛并爆发激烈肢体冲突,两党其他立委也加入战局,此一“半分忠”事件随后引发“太阳花学运”,不久国民党在2016年大选再度失去政权。其中最令人惊奇的莫过于2006年为了阻挡两岸关系条例中的直航条款表决,当时担任民进党立委的王淑慧竟然把文件揉成一团吃掉。旁边5、6名壮汉立委也拦不住,顾不得头发被扯、头被扭歪,王淑慧牙一咬,就这样把手上揉成纸团的文件给吞下去,这一幕被英国太阳报票选为世界8大立院奇观!

台师大政治学研究所教授范世平在海峡论谈节目中深入分析台湾的议会暴力,他提到当年立法院打架的始祖朱高正:“大家对朱高正印象都很深刻,因为那个时候台湾还是老立委,就是1949年从中国大陆来的老立委。那个时候民进党在立法院的人数非常少,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它变成要用一种暴力的方式,或者是这种手段,来吸引媒体的注意。那个时候整个的媒体还是在国民党的控制之下。那个时候媒体被控制、舆论被控制。你要怎么去吸引媒体的版面,就要用一个激进的方式。所以就用了暴力手段。后来民进党正式成立政党之后,还是面临国民党是多数。这种情况下,它就必须用一些肢体动作来号召明知使者走向街头来支援、抗争,变成媒体的焦点,博取版面。这个是很重要。这次很有意思,刚好主客异位了。变成国民党了,国民党现在立法院变成少数了。那他的任何表决都通不过,通不过的情况下它要用一些激进的手段来表达,也是为了获得支持。前一个礼拜,有前瞻基础的条例通过。当时国民党因为表达的太软弱,造成了他支持者的反弹。怎么能这么软弱的放水的?后来我看到在前瞻基础的预算过程当中。国民党可以说是丢面粉、丢水、丢水球。是为了安抚他内部支持者的反弹。”

范世平强调不能用台湾的电视媒体来了解台湾,就好像不能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报道来理解中国大陆一样。他说,“你如果看大陆的中央台,你一定觉得大陆一切都平静,你看不到刘晓波事件、看不到709大抓捕、看不到王岐山跟范冰冰的问题、看不到郭文贵的事情、看不到栗战书家人贪腐。一切和谐,但这真的是中国大陆吗?不是。所以很多大陆朋友也是看的台湾媒体或者中央台4套关于海峡两岸的节目来了解台湾。这里面的节目都是把台湾立法院表现的报道的非常激烈。其实台湾的立法院的表现本来就是一个表演,就是给他的选民看。媒体有夸大的效果,台湾又是媒体爆炸的环境,每一个新闻台都希望有爆点,立法委员也投其所好进行表演。当然,这对台湾的国际形象是一个很大的伤害。但是我觉得台湾立法院的暴力行为在慢慢减少。”

范世平表示: “台湾的老百姓已经麻木了。台湾每个电视台晚上都有政论节目,政论节目就是一个疗愈。蓝营的人喜欢看偏蓝的节目,骂民进党。偏绿的人就看绿的节目,骂国民党。其实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大家发泄一下内心的不满,总比没地方发泄的好。中国大陆就一切和谐社会,但是很多是被和谐。很多的不满是被强迫压迫下去,以维稳为名,压迫为实。台湾有庙会文化,喜欢热闹。立法院某种程度也变成一种舞台。比方说国民党的蒋万安过去是一个非常温文儒雅的人,这次打架也是不落人后。因为他这次如果不出手,他的选民会说蒋委员,你这次怎么这么不努力、不积极。蒋委员也许会说,要理智。但是选民不这么认为。国民党选民以前是军公教,是最理性的。所以我觉得这跟台湾比较骠悍的民风有关。”

美籍华裔学者裴敏欣在接受台湾媒体访问时曾对台湾的民主乱象语重心长地表示:“虽然台湾外在面临中国野心威胁,最大问题却是在内部,台湾是华人文化中少数自由民主的成功案例,民主是很脆弱的体制,建立很难、摧毁容易,民主需要政治人物的自律、自我约束,台湾几年内无法将内部的政治、社会矛盾管理好,还没被中国统战、武力侵犯,就已经毁在自己手上。”

裴敏欣认为,影响中国民主化最大的因素短期内还是来自外部,但是现在西方民主面临难关,民粹主义、种族主义,少数极端分子掌握话语权,如果西方民主和台湾的民主跨不了现在的难关,中国民主化的前景会更加惨淡。

曾在台湾国安单位服务的退役空军上校谢启宇在海峡论谈节目中表示, “我必须很坦白的说,这几年来,我越来越怀疑台湾的民主政治是不是应该做检讨了。如果一个国家的大多数民众没有足够的民主素养,而是民粹当道,我们凭甚么实行民主!如果经过人民选举出来的国会,在野党可以硬说执政党是多数暴力,不让你通过任何法案,我们为甚么要进行国会选举!如果立法院、行政院可以任由反对者攻占、瘫痪国会长达数十天,法院却可以说这是公民不服从、判决无罪,我们干嘛还需要民选政府!如果昨天我对你的一切反对都是有理的,但是今天你对我的一切反对都是无理的,那我们何必需要民主法治!其实我很怀疑,台湾真的有民主吗?台湾真的需要这样的民主吗?”

谢启宇指出,“今天台湾人当然可以继续关起门来自嗨、自爽,但是千万别再说自己是民主灯塔、还想照亮中国大陆!因为这是天大的笑话。中国大陆没有民主选举,但是人家习进平主席在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的构想后,四年不到,就在今年1月3日,一条从浙江义乌通到英国伦敦、全长12,451公里的铁路已经通车了;咱们台湾很民主,在经过民选的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一直到今天的蔡英文四位总统后,我们终于让一条短短34.03公里的机场捷运在21年后通车了,而且至今仍然状况连连,我真不知道我们还要骄傲甚么?”

不过范世平教授说:“民主政治也好,威权政治也好。都有它的优点跟缺点。民主政治的好处是它的大社会、小政府。人民是大的,政府是小的。这时候效率是不高。政府要推动一个政策,公民团体就出来抗议。威权政府是大政府、小社会。中国大陆说大政府、小社会,行政效率很高,可是就会有很多不公开的地方。对于被欺负的弱小民众来讲,他连维权的机会都没有。709大抓捕,维权律师自己都被抓了,有将近300多个律师被抓,这在台湾是不可想象的。这是一个选择。中国大陆有他好的一面,但当他威权统治到一定时候的时候,也会面临人民对于民主的向往。习近平打击贪腐就是因为民众对贪腐已经反弹了。反贪腐是真的反贪还是政治斗争?最近郭文贵说王岐山的反贪腐是假的。其实威权政府也要面临一个民主的挑战。”

谢启宇说, “到底台湾的民主是否是真正的民主,我们需要认真的思考,年轻的朋友在参加选举时,要珍惜自己的选票,如果沦为民粹的民主,我觉得还是不要民主的好。”范世平则说:“民主与民粹往往只是一线之隔。有人认为川普当选是民粹,我希望未来民粹的成分会减少。范世平最后在结论时还打了这样一个比喻:“有人说媒妁之言的婚姻(威权)也很好,为什么要自由恋爱(民主)?但如果我们今天废除自由恋爱,也会有很多人拒绝。媒妁之言不是自由的选择,自由恋爱虽然离婚率较高,但我想大家还是不愿放弃自己选择的权利。这就是民主让我们觉得可贵的地方,也是我们应该检讨的地方。”

两位来宾在节目中发表了不同的见解,海峡两岸的网友们,您又是如何看待这种具有台湾特色的民主呢?能够享有这种吵吵闹闹的民主,究竟是荒谬还是幸福?

欢迎您在此留言,更多精彩评论,请看海峡论谈0723完整版

樊冬宁推特:https://Twitter.com/VOADaphne

YouTube视频:海峡论谈:水球+拳头 台湾特色的民主是幸福还是荒谬?

YouTube《海峡论谈》播放列表
YouTube《海峡论谈》播放列表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直播)

网络直播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