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3 2020年1月19日 星期日

台湾大选在即 陆客陆生感触良多


资料照:台北101大楼

台湾2020总统大选仅剩30天,各方竞选造势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四年一次的大选已经成为台湾人民生活的一部分。而这种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让来台湾观光的游客和长期就读的学生会对此感触良多。

两岸制度很大不同

台湾已经通过民主选举进行了三次政权轮换,这种政治制度的区别在台海两岸之间是最为明显的了。台湾的自由和民主程度远超大陆这一点,一般认为是毋庸置疑的。

来自北京的退休干部丁先生指出,台湾领导人今年7月出访专机出现的违法私烟案,最终总统要为此认错,还牵连国安局长引咎辞职。最高领导人专机运点儿货物还有人监督调查,这在对岸恐怕是让人匪夷所思。

丁先生感叹:中国大陆的监督机制太缺乏了,你看台湾,蔡英文有几栋房、几块地都得申报,外边了解得一清二楚。

他针对大陆方面说:“官员有多少财产公布出来有那么困难吗,提出多少年啦,阳光法案就是执行不起来,不敢透明。大陆的贫富不均问题太严重,那些红二代、官二代当上官就挣钱,而且钱数不是我们普通人能想象得到的。”

来自北京,某三甲医院的王医生也提到,大陆虽有纪检委,抓了一些贪官,但制度上的问题解决不了。“就算有问题也没地方去说。纪检就是用自己人监督自己人,就是给人做个样子看呗。总之是官官相护啊。”

他说;选举也就是走个过场,给你候选人你没一个认识,这种五年一次的闹剧根本是走形式。他说,“我至少有二十年没去领那张选票了。”

来自浙江,在北部一所大学就读的本科生陈同学赞赏台湾的民主权利,他认为能人人有投票权确实是一种先进的表现。他也十分赞赏台湾的法治,说有了法治保障,人们就会知道,即使被抓,也有律师能为你争取权利。

来自大陆北方,正在台湾南部一所大学攻读学位的研究生W同学在生活中有些体会,他感到,偶尔台湾同学主动跟你探讨,却是故意引你说出大陆政府怎么怎么不好,这是他有偏见,认为大陆非常不民主,非常不自由。

他说,“我觉得大陆也很民主也很自由,只不过程度不如台湾这么高而已。如果大陆像他们想象的那样不自由不民主,那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年轻人可以出国,怎么大家都能过上一个富足的生活?”

中国大陆民众喜欢到宝岛台湾观光游览,一是语言文化无障碍,感觉适宜,很少疏离感,二是社会制度大不同,十分陌生,却能满足好奇心,还能近距离了解民主的意义。

台湾民风好

来自北京的退休人员丁先生讲述了他的亲身经历,感触良多。他来台湾看到了当地民众的人文素养,社会秩序,公共道德,感觉大家都非常有礼貌。

他说,“我一次自己坐地铁,不熟悉,正在看地图。就这会儿有人走过来,问‘需要帮忙吗?’正好我就问了那个地方怎么走。人家挺仔细地解答了,然后再问,‘有零钱吗,我替你买票吧。’本来素不相识啊,帮忙解释就已经很好了,还要出钱买票!真的让人感动。”

本科生陈同学感受到的是台湾民众对陌生人的态度方面会比大陆人之间显得更温暖些。

他举例说:“像在超市买东西,就会有‘阿嬷’就是我们说的老大妈过来就会跟你聊商品,跟你说这个怎么怎么好,那个怎么不好。生活中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但是感觉就是老熟人一样,这种自然的亲近感比大陆好。”

陈同学说台湾人的热心还体现在大学的讲坛。这里的优势是教授愿意投入时间精力帮助学生,辅导学生。学生有什么问题教授会乐于不计时间地为你付出,帮能理解所讲内容,只要你问,他绝不吝啬讲。他说,这一点在大陆高校中是不多见的。

来自大陆北方的研究生W同学说,海峡两边最大不同是生活节奏方面。“我感觉在这边(台湾)大多数人生活得很惬意,挺悠闲,步调也比较慢。人们的亲和度比较高。”

他说很喜欢台湾这种生活状态,并且7天24小时随时都能买到吃的,整体环境上看,台湾让人感觉十分方便,人和人之间感觉很亲近。他说:“在台湾如果不谈政治,其实大家真的很友好。”

来自重庆的酒店经营业者张先生四年前自由行,悠闲地环游台湾一圈,对这里的印象很好,最喜欢台湾注重享受时光的“生活化的形态”。他行程中“尽量都选择住民宿,这样跟老板和当地人都接触机会多一些,喜欢他们的生活化的方式。生活不着急,觉得生活中悠闲的东西多一些。”

愿长期在台生活?

台湾具有自由民主的制度,又有如此适宜的生活状态,假设可以自由选择,会不会愿意生活在台湾呢?

来自浙江的陈同学说,“如果能选择在(海峡)哪一遍生活,毫无疑问我会选择台湾,它比大陆更先进,这点是肯定的。我喜欢台湾的氛围,这边的生活步调会更轻松一些。另外这边的法治会更完善一些。”

重庆经营酒店的张先生坦诚从没想过,他在大陆的事业正红火,发展快,要全心投入。

来自北京的丁先生说:“我肯定不会选择台湾。” 虽然说我对台湾民众印象特好,人都彬彬有礼,讲礼貌,有素质,保持了传统的儒雅文化,比大陆人的素质高。各方面是都不错。可那地方也就两个北京那么大,能有什么呀?”

他说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江河湖海高山大川,我想上哪儿看上哪儿看。

王医生认为,大陆和台湾,毕竟还是有不少区别的。他说“我希望在大陆生活,同时最好能享有些台湾的民主。但真要我选择生活在台湾,我还真不愿意,台湾地方确实太小了。”

如果能在大陆得到王医生所希望的民主,就要有人来争取权利了。王医生认为之所以还没大批人这么做,是因为“大陆现在多数人都收入不错,挣钱挺多的,吃喝无忧,生活挺好,所以不考虑民主了,只要不影响自己的生活,选谁都行。”

他认为,在争取民主自由方面年轻人要求得多一些。“可能和人的年龄有关。年轻人要求更多一些。年岁大了就不一样了。现在生活好,社会稳定,身体健康,就挺好了。”

不喜欢台湾哪里?

“选举混乱,搞得族群对立。那些竞选的人都是政客,每天的口水战。”这是北京丁先生的看法。

王医生认为,台湾在经济建设,市容改造方面做的不够,他表示,也不能说这就是不喜欢台湾,“可感觉就是台湾的市容真的不如大陆,在直辖市范围里,台湾最多能跟天津比。”

来自浙江的本科生陈同学对一些居高临下地看待陆生的同学不太满意,他说:“台湾同学有时会特别表现给你他们有投票权和特别高的政治参与度。”让陆生感觉处于劣势,他们好像高人一等。

陈同学还举例说,有时上面政策改进了,宣布允许陆生校内学习型打工,但学校马上就说,“我们所有课堂的助教,都不是学习型助理”。还是没有机会给你。理论和现实是脱离的。这些也是容易令人反感的地方。

在南部大学攻读学位的W同学说:“我碰到过因为对大陆有负面看法的人,不喜欢中国,就把自己的情绪折射在大陆人的身上。比如我来自大陆,之前跟对方没有任何接触,他一听你有大陆口音,态度就不友好。校内校外都曾遇到过。但是这真的是极少数。”

民主、经济谁优先?

台湾从过去一党专制到开放党禁成为当今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这对大陆体制是不是形成了一种挑战呢?

W同学说,他来台湾学习之前父母千叮咛万嘱咐:到了台湾,就是学习,可以恋爱,可以旅行,但别的事情都不要管。 父母强调说,不要去参与选举活动,远离政治场合,不要接受采访。W 同学说因为来台湾嘛,自然“这些东西我认为不论政府还是家长都会嘱咐的。”

本科生陈同学说,他的家长也有很多嘱咐,要他不必当学霸,身体好最重要。但更多注意的是不要参与政治。他说,像面对记者“这样的时刻,不论是家长还是台办,都是比较不愿看到的。”

陈同学说,两边的制度应该说是各有利弊。他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是像大陆那边,靠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把经济发展作为第一要务,“这个方向是不错的,反正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

陈同学说自己偏向于务实派,他认为经济发展了,让人民吃饱穿暖才是最重要的。而民众富足了,他们才会有更大意愿去为自己要求权利,参与社会发展。这应该是相辅相成的。

他说:“‘民主不能当饭吃’,当初郭台铭说了这话后,引起很大反响,很多批评。”陈同学解释说,他理解为,这就像说,对非洲某个最落后国家的人民,不能说“给你们民主”就完事了。发展经济还是第一位的,他如是说。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