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8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走进孔子学院:美方院长谈发展与争议


走进孔子学院:美方院长谈发展与争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6:42 0:00

走进孔子学院:美方院长谈发展与争议

有人说,它们是桥梁,有人说,它们是陷阱;有人说,它们为美国带来了可观的帮助,也有人说,它们可能是对美国不小的威胁;有人说,它们的存在是推广了文化交流,也有人说,它们的存在侵蚀着学术自由。

13年的时间内,它们几乎遍及全美各地,一些人因它们发出警告,一些人盛赞它们的成果。这些由中国政府赞助、以“孔子”命名的学院在美国有着怎样的发展?美国之音记者走进了孔子学院的课堂。

遍布全美的孔院有何不同?

随着美国大学院校陆续开学,坐落在大学里的近百家孔子学院也开始了新学期的课程。

卫斯理安学院位于乔治亚州中部的麦孔市,这所学校创立于1836年,是世界上首座获得特许向女性授予学位的学院。该校于2013年与中国的广州大学合作,开设了孔子学院。

学生们讲述了她们为何选择来孔院学习。

一名学生说:“我们卫斯理安有一个双学位项目,所以我能和从广州大学来的人们建立了非常紧密的友谊。自那之后,我就对学习更多有关她们文化的事情产生了兴趣。或许如果我去中国看朋友的时候,我能够应付得来并且和人们进行一般的交流。”

另一名学生说: “我真的很喜欢学习不同文化,我认为文化以某种方式影响着语言。你无法在不了解相关文化的情况下学好一门语言。”

卫斯理安学院孔子学院美方院长尼古拉斯·斯特耐克(Nicholas Steneck)教授介绍说,他们根据学生的不同程度因材施教。

他说: “我们提供中文学分课。在卫斯理安,我们有两年的中文课程,初级中文,之后是中级中文。因此学生们可以在这里上两年中文课。”

斯特耐克表示,孔院还提供有学分的中国舞蹈课,还举办诸如庆祝农历新年等旨在推广中国文化的活动。

他介绍说,参与孔子学院课程的在校学生目前不到40人,初级中文课程每学期计划招收10至15名学生,当学生们意识到学习中文的挑战时,参与中级中文课程的学生人数会有所减少。此外中国舞蹈课程曾招收18至25名学生,但今年的学生规模有所减少。

在距离麦孔市约600公里外的西肯塔基大学,那里的孔子学院则专注于青少年的中文教学。

美方代理院长马泰瑞(Terrill Martin)介绍说,向肯塔基州内的幼儿园至12年级(K-12)的学校派遣教师教授中文课是该学院的一个核心项目。

他说:“我们的核心项目就是我们的中国汉办教师项目,我们在这个项目中会招收中文教师并且将他们安排到肯塔基州的K-12阶段的学校里。我们于2010至2011学年开始这一项目,起初只有11位教师,现在我们已经增加到51位老师。我们从一开始4个学区到现在20个学区。我们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只有大约1千6百名注册学生,现在我们已经有2万2千多名学生。”

从2005年马里兰大学开设了美国第一家孔子学院以来,中国政府汉办赞助的孔院数量在过去13年出现明显的增长。其中绝大部分孔院开设在美国大学院校之中。根据非营利组织全美学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政策主任雷谢尔·彼得森(Rachelle Peterson)的统计,截至2018年7月,在全美44个州共有99所大学院校开设了孔子学院。

阿拉巴马州的特洛伊大学负责学术事务的高级副校长厄尔•英格拉姆(Earl Ingram)认为,美国之所以已经有这么多孔子学院是因为美国民众对中国感到好奇。

他说:“我猜美国民众感到好奇,或许甚至被和中国有关的事情迷住。他们在媒体上看到许多有关中国的事情。许多美国民众想要更多地了解中国,中国的语言、人民、文化。”

英格拉姆说,他所在大学的孔子学院就是为那些民众提供消息的一个源头。

学术自由是否受侵蚀?

中国孔子学院总部称,孔院“致力于适应世界各国(地区)人民对汉语学习的需要,增进世界各国(地区)人民对中国语言文化的了解”,此外,设立孔子学院还旨在加强中国与海外的“教育文化交流合作”并且“发展中国与外国的友好关系,促进世界多元文化发展,构建和谐世界”。

然而,随着孔院在美国的规模不断扩大,包括国会议员在内的一些人士对美国的孔院表达了担忧。

全美学者协会的主席彼得·伍德(Peter Wood)表示,他们发现有孔子学院正在侵蚀美国的学术自由。

他说:“当我们试图询问这些项目的教师诸如‘你课上一名学生提出有关天安门广场这个话题的问题时,你会怎么做’这样的问题,然后得到了‘我们向他们展示天安门广场美丽的图片’的回答时,我们就对情况非常清楚了。”

代表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今年2月致信佛罗里达州内开设孔子学院的四所大学院校以及一所高中。鲁比奥参议员在信中称,孔子学院“由中国教育部一个分支机构监管,并且被指示只教授由中国政府和中共直接批准的版本的中国历史、文化或时事。”

鲁比奥在那封信中写道,中国“侵略性的运动” “渗透”美国的课堂,“扼杀”自由探讨并“颠覆”国内和海外的言论自由。

针对批评声音,一些美国大学的负责人士表示,他们的大学并没有因为孔院的存在而影响学术自由。

卫斯理安学院校长薇薇娅·福勒(Vivia Fowler)说:“我可以说自我们开设孔子学院以来,卫斯理安学院从未犹豫过举行集会或邀请演讲者、访问者谈及许多那些敏感话题。我们有一次曾有一位演讲者来,这位演讲者写了并且出版了一本关于‘天安门事件’以及那些与之相关的人们后续情况的书。”

天普大学孔子学院美方院长满禄(Louis Mangione)也表示,孔院没有干涉天普大学的学术自由。

他说: “据我所知,没有证据证明由于孔子学院的存在,这所大学的学术自由被削弱。如果他们不能提供证据,那我能做什么呢?我如何能证明某些事没有发生?这不可能。”

夏威夷(玛诺亚)大学孔子学院美方院长任友梅(Cynthia Ning)说,她所在的孔子学院也“根本不存在”学术自由的问题。

她说:“这种担忧对我们这个孔子学院来说根本不存在。第一是我们拥有一个非常强的中国研究中心,所有我们所提供的课程都完全符合美国的标准。什么academic freedom(学术自由)啦,我们有一个教授协会啊,工会啊什么的。一点都不存在这个问题。”

任友梅说,负责孔子学院事务的中国教育部直属单位中国国家汉办“从头开始也没怎么指定我们要教什么,只是要推广语言和文化,那么你怎么教语言,怎么推广文化完全由你自己去决定”。

西肯塔基大学孔院中文教师季慧来自中国。她在当地一所学校教授小学阶段的汉语文化课,她对美国之音说,当有学生向她问及有关政治的问题时,她一般是这样建议的: “我们只是一个语言和文化的老师,如果你想更多地了解这些,那你可以将来往这个方向去发展,去学习一些功课,比如说你高中或者大学会提供的一些选修课,你可以去学习一下,然后呢自己也可以去从不同的书籍去了解不同的视角,将来会有你自己的一个看待问题的视野、角度的。”

3T敏感问题

乔治亚州的斯特耐克院长说,他所在的孔院的中方教师不会回避解答所谓的“3T”敏感问题。

他说:“诸如台湾(Taiwan)、天安门(Tiananmen)、西藏(Tibet)的话题,它们确实会在问答环节中出现。从我看到的情况看,我的同事们回答那些提问,我认为他们诚实地回答了那些问题,他们通常会先说明他们是以一名中国国民的身分在讲话。你必须要说明他们是以中国国民和中国政府雇员的身份在讲话这一事实。”

然而,对美国12所孔院进行了调查研究的全美学者协会政策主任彼得森表示,因为孔院的存在,一些大学教授感受到了压力。

她说: “有的教授感受到了那种压力。他们感到在他们的校园中设立孔子学院所带来的寒蝉效应。他们中有一些人说尽管他们严格意义上讲不隶属于孔子学院,但他们仍然感到他们的升迁、终身教职和他们的职业前景都依赖于他们对孔子学院表示支持,因为它们已经发展为那些大学院校优先事项的一个重要部分。”

旅美学者、前北大经济学教授夏业良2014年末出席一次国会听证会时说,他于2012至2013年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做访问研究期间,受邀作为点评人参与了一场涉及中国宪政的演讲,那场活动在斯坦福大学孔子学院一间教室里举行。夏业良说,他此后被活动组织者告知他本人原定于随后举行的一场演讲被取消,理由是孔院方面对他们讨论中国宪法问题感到“不高兴”,不能再继续使用那间教室。

输出软实力无远弗届?

除了有关学术自由的争议外,还有人担忧孔子学院是中国共产党政府向海外伸出“长臂”以增强其软实力的重要渠道。

鲁比奥参议员在今年2月的那封公开信中表示,他认为孔子学院是由中国政府运营的以教授中国语言和文化为手段扩展中国政治影响的项目。这封信中特别提到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一段讲话。

汉办的官网上曾于2012年11月28日刊登了一篇时任中共宣传大总管的李长春视察孔子学院总部的报道。曾经被毛泽东“批倒批臭”的孔子,在李长春的描述下,是一个“本身就有亲和力”的品牌,是一种“纯文化”。李长春说,孔子学院是中国文化走出去、增加文化软实力的一个重要成果。

李长春还在更早的一篇官方新华社的报道中说,孔子学院是中共“大外宣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

美国国会成立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8月24日发布了题为《中国海外统战工作:背景与对美国的可能影响》(China’s Overseas United Front Work Background and Implications for the United States)的报告,其中指出孔子学院的中文教学充当了“增强中国软实力与提出北京认可的历史版本这一更大计划的一个重要平台”。

斯特耐克院长并不否认USCC的这一结论,然而他说,这是任何政府都在从事的“文化外交”。

他说: “我认为,任何相信政府赞助文化活动却不在某种程度上持有政治宣传目的的人都是非常幼稚的。当然,中国政府为孔子学院花了很多钱以推广他们那个版本的中国。我们在我们的文化外交中在做同样的事情。每一个国家都在做同样的事情。这就是文化外交。”

斯特耐克院长补充说,他的工作就是确保美国的学生不仅能吸纳来自中国的信息,还能有必要的空间和手段对来自中国的信息进行批判性的分析。

夏威夷的任友梅院长提到,美国的大学得到多方资助,资助方总是会提出一些要求。

她说:“汉办的这个direction (指示),只要它合理,只要我们能接收,我们肯定会接收。反正我们这个中心拿很多机构的资金。因为大学给我们的资助不够。所以大学是鼓励我们到外面去申请其它的资金。每一个给资金的人都会有一些要求。我们也拿美国教育部的资金,我们也拿美国国防部的资金,它们都有一些要求。只要我们能接受它们的要求,我们就申请,要是我们觉得那这笔钱做不了它们所要的事情,那我们就不会去申请了。”

孔院“在盯着我们”?

除了有关学术自由和扩张软实力的争议外,还有人批评说,中国政府利用孔子学院在美国收集信息并监视师生言行。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今年2月出席参议院一场听证会时表示,联邦调查局正在“警惕地注视着”孔子学院,在有些情况下采取了”适当的调查步骤”。

伍德说,在他调查的许多案例中,孔院运营着针对在美留学的中国学生进行监控的中心。

他说:“当我这些天在校园里和中国学生聊天的时候,他们大多都了解很多有关孔子学院的情况,他们称孔子学院的人‘在盯着我们’”。

伍德的同事彼得森说,一些孔子学院周围围绕着许多秘密。她讲述了她个人在对孔子学院进行调查研究时的一段经历。

她说:“有许多秘密围绕在这些孔子学院周围。在一个校园里,一个人特别害怕被其他人看到与我交谈,他坚持我们不能在办公室会面,而应在另一栋建筑的地下室见面,只想以此确保没有人看到他与我讨论孔子学院的事情。”

然而,卫斯理安学院的福勒校长说,她没有听说,也不认为在她的学校有这种情况发生。

她说:“我要说在卫斯理安学院的中国学生都很喜爱孔子学院的教职员工,她们与教职员们发展联系,她们或许还把这些教职员当成知心朋友并且和他们深入交谈。因为这些教职员们帮助她们了解如何融入美国文化。”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力量项目主任、亚洲问题高级顾问葛来仪(Bonnie Glaser)指出,在美国开设的孔子学院各有不同。她认为,孔子学院需要更大的透明度。

她说:“我认为有一些担忧的缘由是合理的,是需要被审视的。孔子学院与大学之间的合约是秘密的。我认为在美国我们相信透明度。因此我认为这些合约应当公开,我们以此可以了解合约的内容。”

孔院在美是兴是衰?

USCC的报告中称,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近年来增加了对孔子学院的活动以及它们与中国政府关系的审视。

鲁比奥参议员今年2月发出呼吁信后,西佛罗里达大学切断了该校与孔子学院的联系北佛罗里达大学也于今年8月宣布将于明年2月关闭孔子学院

来自麻萨诸塞州的民主党籍众议员塞斯·莫尔顿(Seth Moulton)今年3月敦促塔夫茨大学以及麻省大学波士顿分校关闭它们的孔子学院。两位代表德克萨斯州的众议员---共和党籍的迈克尔·迈克考尔(Michael McCaul)以及民主党籍的亨利·奎利亚尔(Henry Cuellar)也敦促几家德州的大学切断与孔子学院的联系。德州农工大学系统此后不久宣布德州农工与普雷里维尤农工将终止它们与汉办的合约。

此前,芝加哥大学、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等美国院校也关闭了孔子学院。

中国外交部称,美国方面将孔子学院“政治化”是“典型的冷战思维以及缺乏自信的表现”。

几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美国校方负责人士都信心饱满地表示会继续推动他们的项目。

乔治亚州的斯特耐克院长表示,他期待他所在的孔子学院会继续为民众提供体验中国文化的机会。

夏威夷州的任友梅院长表示,来自中国的资金投入到她们当地修建旅店,建立“旅游城市”,当地一些居民学习中文的需求增加,她领导的孔院正在帮助当地一些大学和高中开设中文课程。

肯塔基州的马泰瑞院长说,他带领的孔子学院将努力与更多的校区建立合作。

他说:“我想在接下来的一两年,可能是两三年,我们将有大约100名教师,覆盖肯塔基州各地5万到6万名学生。”

(开硕,魏之,久岛,赵萱对本篇视频报道均有贡献。)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