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 2021年5月8日 星期六

是什么让年轻选民参与投票?


罗伯特已经登记为年轻选民,他的妹妹在帕克兰枪击中丧生。(2018年11月1日)

年轻的美国人并不想加入任何党派。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18至30岁的较年轻的选民包括千禧一代,后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选民。传统意义上他们更倾向于自由派候选人,而不是保守派。但最近,许多人正在注册为独立人士。还有一些人,特别是年轻的白人男性,正在转投红色阵营。

他们表示,婴儿潮一代留给他们的政治分歧和对未来的恐惧是问题所在。

田纳西州查塔努加市的23岁青年查理·欧文斯向美国之音讲述了美国的近况,“我感觉并不太好。”

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市的24岁的艾米莉·皮茨说:“我们的国家被政党分裂,我们美国人已经不再团结了。”

来自南卡罗来纳州格林维尔的22岁的阿什莉·阿什说:“这简直一团糟。”

11月6日中期选举研究预测,投票的年轻选民将因为两极分化、有争议的美国政治而更加沮丧。比如枪支暴力。甚至大规模枪击事件,就像2月14日在佛罗里达州帕克兰的一所高中发生的枪击事件一样,该事件造成17人死亡,数十人受伤。对于年轻的美国人来说,在这个枪支暴力远超其它工业化国家的地方,这无疑是严酷的打击。

公民学习参与信息和研究中心主任凯·川岛-金斯伯格写道:“这些年轻人,在90年代中期以后出生,随着互联网、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发展,他们在看到校园枪击的新闻时,也在教室内主动进行射击训练。”

她说:“帕克兰枪击事件后反对枪支暴力的运动脱颖而出,由这一代年轻人领导,更明确将投票作为实现变革的一种方式。”

今年,帕克兰的学生们登记注册成为青年选民的,在中期选举后,这种努力是否能继续影响政治环境还有待观察。在今年冬天帕克兰枪击事件的六周后,学生们在华盛顿聚集了20万名抗议者反对枪支暴力,并在全国范围内的其它类似活动中聚集了数千名抗议者。

之后他们踏上征程,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美国巴士之旅,以登记所有年龄段的选民。

TargetSmart是一个处理政治数据的组织,该组织表示,在宾夕法尼亚州这样的关键州,青年选民登记“飙升”,这也是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竞选活动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据报道,年轻人在其它重要选举中的登记率增加,例如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维吉尼亚州、印第安纳州和纽约州的选举。

但这足以让年轻选民参与投票吗?

来自纽约市的华盛顿美国大学的新生凯蒂娅·波尔特拉表示:“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帕克兰的学生们非常振奋人心。他们走出去游说,代表他们的信仰,即使在那次创伤事件之后依旧如此。”

除了枪支暴力之外,还有对气候变化、医疗保健和学生债务问题的担忧,而这些问题并没有给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带来负担。曾经被普遍接受的能够有效遏制全球变暖问题的科学方法受到了政治家们的质疑。

美国总统奥巴马颁布的“平价医疗法案”,在政治辩论中被抛弃,变成了无法负担的医疗法案。数十年间,学生债务不断攀升,不得不让让当下的年轻美国人在支付学生贷款、婚姻和子女之间做出选择,但并不能两者兼得。

华盛顿特区24岁的亚历克斯·艾利达斯感叹道:“联邦赤字膨胀,应对气候变化的无所作为以及与伊朗的战争威胁都让我感受到了巨大的负担。”

虽然哈佛大学政治研究所的民意调查显示,近60%的美国年轻人对美国的未来感到恐惧,但他们却并不绝望。

公民学习参与信息和研究中心(CIRCLE)报道称:“五分之四的年轻人(81%)表示,作为一个群体,他们有能力在这个国家改变事物,58.5%,也就是超过一半的年轻人(54.8%)表示他们相信这次选举的结果会对一些日常问题产生影响。”

波特拉对这些数据作出了回应。

她说:“世界上很多事都在变化,如果我们想要改变,我们不能消极等待事情发生,我们必须成为改变本身,从自身改变,从而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看到变化。”

除了热情之外,皮尤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理查德·弗里对选举前的预测非常谨慎。

弗莱在皮尤的网站上发表了有关民意调查可行性的看法:“进行这些世代比较,充其量只能估计个大概,因为每次中期选举都面临其独特的问题和国情,这无疑会影响整体投票率。”

评论 (4)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