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7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台湾跨党派立委涉贪 公督盟吁从法制面强化防贪机制


台湾法务部大楼(资料照片)

六名跨党派的现任和卸任台湾立法委员因涉嫌收贿而遭检调侦查,经五天四夜的侦讯后,其中三名立委已遭收押禁见,创下台湾国会自1992年改选以来的首例,而事件延烧近一周以来,部分案情透过媒体的揭露、逐一摊在公众面前,也引发各政党和公民监督国会联盟(公督盟)呼吁,要回归制度面来建立更严谨的防贪机制,以落实阳光政治的原则。

其中,被控索贿金额高达2,000万台币的民进党籍立委苏震清,因其财产申报自2016年民进党全面执政后就明显攀升,光是现金存款就从2015年前的550万台币左右爆增十倍以上至7,500万台币,首当其冲,凸显出台湾现行阳光法案中对“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之执行,流于形式的弊端。

对此,公督盟副执行长田君阳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应针对立委等公职人员的财产异常增减,进行更实质的动态盘查,来加以补强,而非只是年度申报,且未实质查核申报内容。他说:“如果立法委员还未涉贪,只是在于他的财产异常增加的时候,我们就能用(启动)法律工具去调查,请他说明,或许在这过程中,就能遏止一部分公职人员在从事非法行为的有效吓阻。”

金权勾结 蓝绿立委收贿金额不一

田君阳说,公督盟期待,各政党从此一立委集体收贿案中,自我检讨,并在党内提出高道德的自律标准,且透过修法,从法制面,更全面而实质地补强台湾的防贪腐机制,以追求超越法律标准的阳光政治文化。

根据检调的案情说明,除了苏震清外,其他两位被羁押的立委为国民党籍的廖国栋和陈超明,三人皆疑似涉入太平洋SOGO百货公司经营权之争案,而被控分别收受前SOGO百货董事长李恒隆约新台币2,000万、800万和200万的贿款,以助其夺回经营权。

另外,交保的三名立委中,时代力量党主席徐永明和前民进党立委陈唐山也是涉入太平洋SOGO百货公司经营权之争案,现已宣布退党的徐永明因属期约行为、且收贿金额不明,裁定交保,而陈唐山因收贿金额仅约77万台币,也在第一时间就准予交保。

至于同样也是被裁定交保的无党籍立委赵正宇,则是涉入另一桩台北市阳明山土地地目的变更案,他疑似向殡葬业索贿近千万台币,已遭检调在家中查扣920万元台币的现金,而其涉案程度颇深的助理则被收押禁见。

报载索贿情节夸张

此次检调收押总人数约有10人。

据台湾的中国时报引述律师黄帝颖之见解,六名立委若经法院判定,确认违背职务收受贿络,并依《贪污治罪条例》治罪,恐难逃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得并科新台币六千万元以下的罚款。

在案情方面,根据媒体爆料,索贿情节夸张程度不一,报载苏震清曾在餐聚时,夸下海口,要在民进党全面执政后,就会要求经济部撤销李恒隆的太流公司之增资变更登记,他和廖国栋更是联手,长期施压经济部,并曾痛斥经济部官员、甚至要求官员罚站,而陈超明则是收钱办公听会等,夸张行径,震撼各界。

跨党派立委涉贪已重创台湾立法院的公信力,各党派莫不迅速因应。

其中,国、民两党都已立即划下“羁押即停权”的底线,将被收押的苏震清、廖国栋和陈超明处以停权处分。

公督盟:停权处分低标

对此,公督盟的田君阳说,此底线虽符合法律标准,但属低标,立法院应该进一步讨论遭羁押的公职人员是否应该因为无法报导、履行立委职权,而即刻取消每月近台币20万薪资或年终奖金的领取,以符民意。

曾任立委的民进党籍北市议员王世坚则向美国之音表示,停权处分的确不算重,但台湾司法采无罪推定原则,应保障每一个人、包括涉贪立委在未判决有罪前的权益,因此,也不宜轻率解职或取消他们应有的薪资权益。

他说:“我是认为是应该解职啦!但我们不能只讲痛快的,社会也痛恨贪渎,其实,舆论已经审判了,社会判决已经判定这几位政治死刑了,可是在公法上,毕竟人还没有证明他有罪之前,他(还是)无罪。

各党派灭火 宣示打贪决心

台湾总统蔡英文早于周一(8月3日)就亲上火线回应此案,她提醒她的执政团队“升官发财,请走别路”,并要求所有同仁,以高标准自律,勿砸掉民众对民进党清廉执政的信任。

民进党内也正在草拟一份“廉政规约”,规划对从政党员之“人员进用、采购、旋转门条款”立准则,并要求党员不得从事与廉洁不符之应酬、不得假借权力及利用职务取得不当利益,预计下周送交中常会讨论、通过后施行。

只有3席立委的小党时代力量也承诺要于近期提出反贪廉政的具体步骤,不过,因时任党主席的徐永明涉案、虽然金额和情节都相对轻微,但其主打廉洁的招牌,受到学生族群高度的期许,则反而受创最重,几乎再度面临泡沫化的危机。

台湾学生联合会(台学联)秘书长陈佑维向美国之音表示,年轻选民应不会将涉贪的个人和其所属政党划上等号,但也不排除,部分年轻人会因此转而支持小党。

他说:“在时代力量的个案上,它会变成是一个以廉洁当作一个主打的政党,对时代力量应该会是蛮受伤的。对年轻人来讲,也不会一概认为,只要是政党大到一定程度就会贪污,但是,转而支持其他小党、或是无党籍,可能会是年轻人的趋势或选项。”

法制面着手 健全阳光政治

在立法院方面,国民党团已着手盘点相关法律,据联合报报道,总召林为洲表示,将提修法草案,来健全制度,他说,包括现行的《游说法》几乎未落实、而《财产来源不明罪》也只及于狭义的公务员,并未包含民代在内,若未来朝野有共识,都有必要检讨。

对于国民党的提议,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书记长钟佳滨已表认同,他说,若朝野有共识要建立阳光、透明、可受民众监督的游说法及立委的职权行使,当然是最好。

而第三大党民众党立法院党团则透过新闻稿呼吁,应要把各方利害相关人的角色扮演查清楚,不能只限于收贿的司法面,而是要揭开政商关系背后的不法网络。

对于各党团的提议,公督盟都表乐见,田君阳表示,下个会期将持续监督和观察台湾各阳光法案在修法进度,不希望有政党打假球,现在高高举起,未来轻轻放下,尤其在《游说法》上,公督盟的统计显示,自2008年以来,游说登记只有317件,年均约26件,相较立法院一年通过数百项法案,明显未确实落实游说登记。

另外,田君阳也呼吁,立院针对立委们所谓的“便当助理”之生态进行整顿,也就是,那些假国会助理之头衔,在外面进行不当利益游说或“乔事情”的假助理,要一并揪举出来。

公督盟:整顿立法院生态陋习

他说:“立法院应该建立一个比照美国或日本,把国会助理的名册公开,利用此公开透明的机制让便当助理见光死,把(对立法院的)伤害降到最低。”

此外,公督盟也建议立法院应该禁止立委在外兼职,如担任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或者设立可以向国营事业申请补助的公司,因为多重身份,受到的诱惑多、牵涉的利益也广。

田君阳说:“我们认为,如果立法委员如果专心国会问政…不能又要权力、又要钱、就是说,你应该要斩断跟营利或者跟补助之间的关联,我觉得,这是正本清源的作法,比照公务人员,例如,市长和政务官是不能兼职的。”

不过,田君阳也同意,禁止立委兼职是很高的标准,毕竟立委若能遵循《公职人员利益冲突回避法》,做到利益冲突时的有效回避,或许其兼职与否并不一定影响其问政品质,而立委代表不同利益团体之竞逐也属民主常态,不过,若全面禁止立委兼职有难度,公督盟呼吁,至少要将立委的所有兼职公诸于众,形成某种程度的监督。

最后,田君阳还呼吁,台湾要落实真正的阳光政治,就应该从各政党的提名机制注入防贪腐的原则,从党员、党的各级干部和党的公职人员,包括地方议员、议长、和立法候选人等的遴选上,都要有超越法律的高道德标准,把曾涉贪、贿选之成员,完全排除在外,甚至在友党伙伴的选择上,也要用同样的防贪标准来审核。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