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8 2020年8月6日 星期四

台湾驱逐两名陆籍记者 无国界记者组织:反制极权无损新闻自由


中国和台湾的旗帜

在台湾驻点采访的两名中国籍“东南卫视”记者艾珂竹和卢蔷因在台北设立演播室并制作、主持政论节目,经台湾文化部认定与申请入台许可的新闻采访工作范围不符、而被处以违规,并同步废止记者证和入境许可,且限期于周五(7月3日)前出境。

据苹果日报报道,两名记者已于周五中午前搭机离开台湾。搭机前,两人表示“接到通知很突然”,而且只有48小时的时间可以处理后续事宜“太仓促”,他们还说,不清楚到底是哪些作法违规,毕竟东南卫视驻点台湾已有12年之久。

据台湾文化部表示,台湾共开放10家陆媒记者在台驻点采访,其中东南卫视共有5名记者在台驻点采访,被取消记者证的艾姓和卢姓两名记者违反的是“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及“大陆地区新闻人员进入台湾地区采访注意事项”规定。

台湾驱逐违规陆媒记者

至于其他陆媒包括央视、海峡卫视也有向台湾媒体租用摄影棚录制节目之相关事情,台湾主管机关包括文化部表示已收到投诉,正在查处中,也会依相关法规、持一致标准认定。

由于中国并不允许台湾电视台在中国制播新闻或政论节目,因此,基于对等原则,在台驻点之中国籍记者也须符合许可范围,只能采访和播报新闻。

资料照“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
资料照“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

针对东南卫视记者被驱逐一事,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周五对记者表示:“台湾是自由开放的国家,欢迎各国的记者来采访;但如果工作项目跟原申请内容不符合,我们国家有相关法令限制,这两个记者期限到了,我们没有给他延长,也是刚好而已。”

但台湾对陆籍记者的驱离随即引来国台办的强烈反应。

据新华社报道,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抨击民进党政府对陆籍驻点记者的“正常新闻报道活动进行蛮横无理打压,暴露了他们(台湾对)所谓新闻自由的虚伪性。”

她说:“一段时间以来,民进党当局以各种手段限制和阻挠两岸交流合作,现在又将矛头对准大陆媒体在台湾的正常新闻报道,严重干扰了大陆媒体驻点采访、严重损害了大陆记者的正当权益。我们正告民进党当局,立即停止无理做法,否则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由民进党当局承担。”

无国界记者组织:反制中国外宣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然而,对于台湾驱离陆籍记者,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édric Alviani)并不认为台湾的做法违背新闻自由。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这不是从新闻自由出发的决定,这是(台湾)民主体制应对(中国)政府宣传工作必需采取的反制。“

艾玮昂说,台湾是一个民主社会,对媒体“开放且透明”,但中国是个极权政府,大部分媒体都受党国控制、且为中共喉舌,极权中国不惜以任何手段在破坏台湾、乃至于全世界的民主体制。

他说,因为陆媒是中共的代理人,不具独立性、也未客观报道,所以,白宫也好、台湾也好,近期对陆媒的诸多限制是“合理的”。但相反地,中国对包括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记者的驱离则是危害新闻自由、不合理,因为,这些媒体都是独立的商业媒体,跟美国政府没有关系、也不是政府的喉舌。

中正大学传播系教授罗世宏也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不会负面看待台湾政府对中国籍记者的开罚,毕竟这是属于官方的行政裁量权,因为,如果台湾记者利用陆媒的设施来违规制作节目、内容又都对中国不友善,他相信,中国当局也必然采取类似的驱离举措。

不过,他认为,此事反应两岸关系的恶化,如果两岸互动良好,台湾也大可不必做出任何此类反制,也就说,台湾之所以反制,部分反应出的是两岸双方越来越敌对、互动也越趋对立的大环境,罗教授不认为,这是好的发展方向,相反地,他认为,两岸应该相互采取更多开放、而非互相限制的措施,会是比较良性的发展。

不过,他也不讳言地指出,两岸媒体本质的不同,很难平等对待,他表示,广义而言,中国媒体是中国政府情报搜集的一环,也就是说,中国媒体和政府常是一体的,不仅受到许多政治限制,甚至还负有政治任务,对台湾的报导也多带有单一的政治预设框架,常常有失客观和中立。

作为东南卫视记者,艾珂竹在其微博帐号就完全不避讳地唱和:“当两岸关系陷入僵局,我们仍然致敬为祖国统一不懈努力的人们。”也就是说,陆媒对台的报道不仅偏颇,也多是只反应台湾极少数统派的看法,而非台湾的客观现况和全貌。

相较于中国,罗教授说,台湾的媒体较独立于政府之外自主运作,虽然也都带有各自的立场,但相对的媒体环境较多元,对中国的报导褒贬兼具、友善和批判者也都有,相对均衡、也不会有政治预设的框架。

港版国安法引发寒蝉效应

港府在香港街头张贴的宣传港版国安法的标语。
港府在香港街头张贴的宣传港版国安法的标语。

另外,对中共在香港祭出国安法可能对全球新闻工作者、尤其是台湾记者所引发的寒蝉效应和因言入罪的前景,罗教授和无国界记者组织的艾玮昂皆表示忧虑。

罗世宏说,这叫“口袋罪”,凡是全世界的人、无论你所处的地点、、国籍和身份,只要针对香港议题的评论违反国安法之处,随时都有被法办的风险。

例如,港府已经明言,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有分裂国家之虞,这似乎代表着未来任何人若使用、谈论、报道此口号,都可能在中国、香港境内或者与中国有引渡合作的国家,遭到中国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来追捕、起诉和入罪。

罗教授说,被中国判处5年、仍在服刑的台湾人李明哲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他说:“其实,跟中共没有什么道理好讲,这些都是它可以运用的手段…不管记者或一般身份的人都特别危险,所以,(现在开始),没必要都不要去(中国)。”

国安法确实已引起严重的寒蝉效应,不过,罗教授也呼吁,在自由世界的人们,不需要因此而自我受限或自我言论审查。

无国界记者组织的艾玮昂也说,国安法“是个大陷阱”,因为,中国政府可以恣意妄行,不论国籍、人是否在中国境内,都可以治罪,而且最高可处终身监禁,若情节严重者还会被送往中国受审,最高可处死刑。

他说:“这部张牙舞爪的法律有许多自由诠释的空间,让中国政府不但能以看似合法的方式骚扰、惩罚在港记者,还能以牢狱之灾恐吓、威胁国外的新闻评论人。”

他更抨击国安法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因为中国宪法明定对言论自由和人权的尊重,但国安法和中国当局现行的许多做法,根本就违宪,也违反中国对外所签订之各项攸关人权的国际条约和声明。

中国扼杀新闻自由

透过新闻稿,无国界记者组织重申并“呼吁全球民主国家尽其所能迫使北京撤销港区国安法…立即采取行动,阻止中国政府扼杀香港新闻自由并打造其追求的‘世界传媒新秩序’。”

无国界记者组织表示,基于国安法的规范,先前在港的若干新闻事件若再发生,都难逃这部严刑峻法的治罪。例如,《头条新闻》为香港广播电视台(RTHK)讽刺时事的电视节目,先前因嘲讽港警而遭下档;若依刚通过的国安法,该节目的主持人可能因“颠覆国家政权”罪遭起诉。另外,2018年香港外国记者具乐部邀请港独人士演讲,时任英国《金融时报》亚洲新闻编辑马凯(Victor Mallet)因担任主持人事后遭驱逐出境;若依国安法,马凯可能就会被控提倡“分裂国家”。而立场新闻记者马启聪及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编委会记者黄家豪因去年纪录示威者闯入立法会现场、已遭港府控以暴动罪;若依现行的国安法,两人则可能被控“恐怖活动”罪。

据无国界记者组织的统计,目前有114名中国公民记者和捍卫新闻自由人士在中国坐牢,其中大多是因类似的颠覆国家政权或勾结外国势力等罪名被捕或遭判刑而入狱。

另外,据无国界记者组织的调查,香港过去曾是新闻自由的堡垒,2002年在国界记者组织首次发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时名列第18,如今下滑到第80名。中国的新闻自由指数则持续排行落后,现于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行第177名。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