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7 2020年11月30日 星期一

因应中国武力威胁 台湾国防部规划后备战力大改革


台湾军队士兵在高雄举行军演。(2020年1月16日)

面对中国升高的武力威胁,台湾除了加强常备军的不对称战力外,也计划以提升后备战力来因应。台湾国防部长严德发周四(10月22日)在立法院提出后备改革方案,宣示将成立“防卫动员署”,并自2022年起,后备军人每年的召训量将倍增至26.8万人。他说,届时,只要总统动员令一下,将有总计45万的现役和后备军人立即投入防御战事。

台湾国防部长严德发解释后备改革方案(美国之音黄丽玲2020年10月22日摄)
台湾国防部长严德发解释后备改革方案(美国之音黄丽玲2020年10月22日摄)

严德发指出,为达成蔡英文总统于今年520讲话中所宣示之“常、后备部队形成一体”的目标,自后年起,台湾预计在列管的231万后备军人中,精选退伍8年内的役男76万人,并将其每年的召训量扩至近27万人,每人8年内最多召训4次,且每次的教召时间也从现行的5-7天延长至14天,以强化其“滩岸守备和歼敌”、“城镇作战”、“重要军事目标防护”三大能力,并提高其与18万现役军人的联合作战力。

台湾后备战力大改革

国防部所提出的改革规划,从后备部队之指挥组织调整、部队整建、未来的编管、训练内容和武器装备等五大面向,进行全面之检讨和精进。

此外,严德发表示,为激励士气,后备军人的薪资将提高1.5倍,并新增就医等福利。不过,基于充实战力和公平原则,后备士官级以上退役者于编管8年内未曾受召者,也将检讨解除此年制,以扩大干部选充人力;而未来退伍的女性志愿役军士官也将评估纳入后备编组。

台湾在野党国民党立委江启臣(美国之音张永泰拍摄)
台湾在野党国民党立委江启臣(美国之音张永泰拍摄)

对此一改革案,国民党籍立委、同时也是国民党主席的江启臣首先就分阶段动员之实战力提出质疑。

他在质询时说:“如果真正发生战争,它是不可能跟你分阶段,(让你可以)明天动员北部(战区)、后天动员南部(战区)。一旦开战,整个(要)动起来,问题是,你现在没有整个动起来过。”

严德发则回覆:“平常是分段在动,(江)主席刚刚指导的,我们要考量社会的秩序和民众的恐慌,那我们将来要评估,看怎么样把它加大。”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台南一个军事基地视察士兵操练。(2020年4月9日)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台南一个军事基地视察士兵操练。(2020年4月9日)

两岸紧张情势升温,台湾社会对提升后备战力已逐渐形成共识,但对从何检讨起、又如何改革和落实,除了朝野政党,台湾民间学界意见也纷陈不一。

回复征兵制呼声不断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执行长罗庆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台湾虽号称有2百万的后备军人,但战力太弱是长期忽略的结果,再加上,后备军人的配合意愿不高、训练本身也不扎实,沦于形式,“根本达不到战力回复或恢复一定战斗技巧之要求。”他说,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评估台湾后备战力太差的原因。

至于对国防部的后备战力改革方案,罗庆生认为,如果台湾不改回所有役男都要服义务役的征兵制,最迟10年后,后备兵源将剩下只有服过4个月军事训练者,面对这样疲弱的后备战力,任何改革都不可行。

罗庆生说:“没有征兵制来做基础,你现在做的教召的改革都是空的。”他说,军事备战是相当严肃之事,没有捷径,也不可能“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

台湾自1950年开始实施役男服2-3年义务役的兵役制度。但随着改制,1990年统一服役2年,2000年起则缩短为1年10个月。再配合军队精实案及专业募兵制之推行,2008年役男兵役期缩至一年,2013年起更大幅缩短至4个月。目前,据国防部估算,当过一年兵之末代义务役男将约于2025年全数退伍,届时,台湾真正的主战力将来自近19万的专业志愿役,虽然质精,但量太少,因此,引发强化后备战力之呼声。

不过,现行后备军人对教召普遍排斥。台湾监察院2018年一份调查报告发现,台湾国防部于2015-2018年间总教召近8万人,但有七成以上的后备军人都以出国为理由来规避回训,另有约2%的人则是宁可被移送法办,也不愿回训,凸显台湾后备战力长年积弊之深。

虽然台湾近期的民调显示,若台湾因追求独立而引发中国使用武力,有高达七、八成的受访者都表达愿意为保卫台湾而战,但此一主观意愿,对照真正之作战参与度和作战能力仍有极大的落差。

对于走征兵制的回头路,除了罗庆生等学界人士,目前民间和国民党中也有诸多人士呼应,甚至倡议女性也要当兵。

不过,此一提议涉及修法、平时养兵的庞大预算和军事战备武备等诸多问题,政治困难度相当高,目前,仅流于呼声,台湾行政和立法两部门皆未见有纳入考量的任何具体作为。

提升现有后备战力较务实

因此,就务实面,民进党立委罗致政和王定宇都乐见国防部开展后备战力之改革。

罗致政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就提升后备战力的两大目标而言,国防部的规划没有问题,但如何落实和训练的内容是关键。

他说:“它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吓阻对方不要发动战争,因为,他(解放军)会想到,就算把台湾打败了,可是,(若登岛后),不论是游击、不论是巷战等等,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换句话说,咬到台湾,但吃不下去。第二个是争取更多的时间。”

罗致政说,台湾的战略纵深太短,只要一开战,全岛皆是前线,也没有大后方可支应。因此,后备战力若能大幅提升,除了平时有效吓阻解放军开战,也可以在战时争取到更多时间,等待如美国等其他国家来援驰。

不过,他认为,在训练内容上,后备战力应该要加强城镇守卫战力,这是台湾以前较少着眼之处。

台湾执政党民进党立委王定宇(美国之音张永泰拍摄)
台湾执政党民进党立委王定宇(美国之音张永泰拍摄)

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则以“改变的契机”来形容国防部的改革方案。

他说,就兵源而论,台湾绝不会将训练资源浪费在只有服过4个月军事训练的新兵上,因此,他解析,台湾真正的后备战力将来自真正具有“即战力”、约20-40万员的后备菁英,而未来的兵源将主要由每年1-2万名退伍的专业志愿兵来补充。他说,经过精算,这可以达到平衡,未来不至有兵源大幅短缺之窘境,战力也会是最强的。

后退先发 维持一级战力

王定宇认为,在“后退先发”的原则下,也就是,刚退伍者因战技、战力较强,优先纳入后备军之原则,台湾的后备战力应该可以逐渐恢复到一级战力,而且如果执行成效良好,24小时内就可以快速动员完成。

他向美国之音表示:“将来的后备军人也具备有飞(F-)16(战机)的能力,这(是)一级的战力。若需要时,(他们)在24小时内就要到指定单位报到,也就是,24小时内,我们的现役军人要倍增,分属不同的战备位置,(这代表)动员体系要弄好。”

王定宇说,台湾未来会积极向其他国家取法,包括美国各州的国民兵(National Guard)的制度、瑞士、以色列或新加坡的训练方式,台湾都会参考,以随时检讨并进一步强化台湾的后备战力。

前“香格里拉”论坛的资深研究员亚历山.尼尔(Alexander Neill)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除了美国的国民兵制度,台湾也可以参考英国的地方自卫队(Territorial Army),两者都是后备战力,但他们是一群保有较高战技和战力的兼职军人,但其成功建军的关键在于:军方提供给后备军人和其雇主的诱因都要够高,才能留得住这些兼职战力。尼尔表示,台湾若能恢复征兵制或延长义务役的役期,10年后的兵源才会比较充足,如果无法恢复,就要发展出介于募、征兵两者间的混合制度,因此,诸如英、美的兼职军人制对台湾的参考度很高。

台湾自2017年起,也开始推行“后备战士”之制度,也就是俗称的“周末战士”,让有正职的民间人士,可以利用每月入营2日,每年参与一次军演,以及全年至少在营29日的方式来熟悉武器装备操作,以便战时可以发挥即战力,不过,推行至今,每年招募员额都在200人以下,战力仍有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