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9 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避战或应战?台湾国防部将“第一击”定义为“自卫反击权”


台湾空军高雄冈山空军基地的一架F-16战斗机与雷霆2000多管火箭系统。

面对中国解放军频繁派遣多架次战机扰台,台湾国防部周一(9月21日)发布新闻稿表示,已重新律定海、空军各部队的“突发状况处置作业规定”,明确将台湾方面的“第一击”定义为“自卫反击权”之行使。不过,对于台湾军队可以行使反击的时机或条件,国防部未进一步阐述。

此一战备原则之更动,引发外界不同的解读,有部分媒体将其解读为:台湾不开两岸之间的“第一枪”,甚至在共军军机入侵台湾领空后,台湾军队也必须在解放军有明显的敌对行为下,才能开火,以避免“擦枪走火”,引发台海战争。

不过,也有部分媒体和人士将其解读为:若共军对台军展现攻击意图,第一线作战人员在获得授权后,也就是国防部长下令后,即可开火应战。他们认为,这相较于两岸之前都说“不开第一枪”的陈述,改为“自卫反击权”后,彰显台湾在捍卫防务上的绝不让步,说法比较强硬,反而可能触发战争。

台湾行使“自卫反击权”

对此,部分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军事专家皆表示,“自卫反击权”代表台湾在口头上吓阻的意味的确比较强,但不代表台湾的战备原则有任何改变,不过,若共军机舰下一步更逼近台湾、甚至侵入台湾领海空则已构成“明确的挑衅”、也“侵犯到台湾的领海领空权”,就国际法备战原则,台湾已具有正当性可以行使“自卫反击权”。

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教授黄介正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首先反驳外界对台湾军方所使用的“自卫反击权”是共军内部的术语,他说,他研究解放军30余年,共军的确切用语是“自卫还击”,而现在台湾所使用的“自卫反击”是依照国际法所做的改变,并不是共军的惯用术语,而是代表国际上通用的备战准则:只要遭受攻击,就会反击。

黄介正说,就实质意义而言,“不开第一枪”和“行使自卫反击权”只是陈述上的不同,前者属负面表列、后者则是正面表列,但内容是一样,仍然代表国防部所指称的“不挑衅、也不怯敌”立场不变,而且就台湾的备战原则和法规而言,也没有任何更动。

不过,他说,国防部将第一击、改为自卫反击,旨在向解放军释放更明确的吓阻讯息。

明确的口头吓阻

黄介正说:“我们用另外一种说法的意思是,我们担心,他(共军)会有一个approaching tactics(进逼策略),就是一点一点增加、越来越接近,我们如果一直讲不会开第一枪,他就会一直试探我们,所以,我们说,如果你开火的话,我们一定还击,等于是比较明确的verbal deterrence(口头吓阻),等于是,传达讯息给对方,你不要再继续试探,不然的话,总有一天,会开火的。”

黄介正说,对台湾空军来说,如果遭遇共机开火攻击,台湾当然必须反击,但如果只是被共机雷达锁定或做比较危险的战机操控(dangerous maneuver),到底算不算攻击,的确有灰色地带。

不过,他说,共机若进入台湾领空,就是明确的挑衅了,台湾就会启动一定的接战准则(rule of engagement),一定要有所反应,否则共机只会得寸进尺。

不过,黄介正评估,共机侵入台湾领空的可能性很低,因为,北京也要考虑美国可能有的反弹。

他说:“如果(共军)再挑衅、越来越接近台湾,那极有可能trigger(触发)美国的response(反应),如果美国开个航空母舰到了台湾北、东或南边,有一个航母战斗群,(届时),如果(中共)的空军都不敢出去了,那就被14亿人民笑翻了。”

他说,北京挑衅的程度一定会算准美国会不会出手,因为,一旦惹恼美国出手,中国若无力回应,也很难对外交代。

台湾前防长:共军恐试探台湾领空

不过,台湾前国防部长蔡明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认为,肆无忌惮的解放军下一步很快地就会向台湾的领空、也就是距离台湾24海哩(约44公里)挑衅。

上周五(9月18日),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克拉奇(Keith Krach)访台的第二日,共军军机扰台一度逼近达台湾37海浬(约68.5公里)近,相当于战机约2分钟内就可抵达台湾海岸上空,挑衅意味史无前例。

因此,蔡明宪认为,台湾国防部应该要采取更严厉的措辞和举动来示警,“不挑衅、也不能示弱”,才能吓阻解放军的步步进逼。

他建议,台湾战机在共军军机抵达台湾24海哩内的领空前,就可以仿效日本自卫队,向共机机身周边发射闪弹,做出更强硬的示警。届时,若共机仍不返航,持续朝台湾进逼至领空,而且不理会广播警告,“就算是攻击了”。

他说:“开了闪弹,若还继续(朝台湾领空)飞的话,就很显然是要侵犯台湾安全,我方战机就可以将其以雷达锁定,共机若遭雷达锁定还不返航…我们的pilot(飞行员)就可以在警告过后,就可以做自卫的攻击权,”包括,挂载飞弹的台湾战机或地对空、地对海的防空飞弹就可将共机击落。

台湾前防长:台湾强势示警

蔡明宪持一贯的看法,他认为,近期共军的挑衅已经构成准战争行为,虽然他也不认为,共军会开第一枪,因为对台海开战的代价很高,尤其是从1996年的台海危机以来,美军只要派遣军机或军舰来台海周边,就是对共军最有效的吓阻。

他说,这次共机扰台其实是剑指美国,但美台关系升温不是中共派几架军机来吓阻就能成功的,美国维持台海和平的坚定承诺,一年半载内是不会退缩的。

蔡明宪说:“因为退缩的话,就是掉入中国的Trap(陷阱),(中共)采取军事行动,美国就退缩?中国是吃软怕硬的战略。所以,美国如果take a clear action(采取明确的战略),中国就会至少退缩一点,这是必要的吓阻。”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萨波(John Supple)上周曾谴责中国的军机扰台事件向台湾中央社表示,“这反映中国不断企图改变现状与改写历史,以军队为工具胁迫台湾与邻国的另一例证。”

相对于美、台的谴责,中国国防部和军方的一贯因应则为:“这是针对当前台海形势、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所采取的正当必要行动。台湾是中国领土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问题纯属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来干涉。”其中,鹰派声浪,包括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则屡屡叫阵,他说,解放军应发射飞弹“穿越(台湾)总统府上空”、或“对某个屡屡帮着美国挑衅中国且踩了底线的美国走狗痛揍一顿,杀鸡儆猴。”

共机上周扰台时,对于台湾战机发出“已经越过海峡中线”的广播警告,解放军也首度以“没有海峡中线”来挑衅回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继而在周一例行记者会,再次藐视此一虚拟中线,他说:“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存在所谓的‘海峡中线’。”

不飞越海峡中线的默契?

对此,黄介正和蔡明宪皆表示,海峡中线的确只是美国在1959年要两岸都不要飞越的默契警戒线,但此距离台湾约百余公里的临界区,在国际法上面并非领海或领空的界线,所以,两岸空军若飞越,通常代表要提高警戒,不算入侵。

黄介正说,80年代以前,台湾的空军比较强的时候,也常常飞越海峡中线,“飞到福建去玩一玩、晒晒太阳再回来”,但只要没有过度挑衅的动作,两岸还是可以相安无事。

不过,黄介正认为,随着美中交恶,台海已达史上最紧张的情势,“热战不可能,但擦枪走火的机率很高。”因为,美中交恶、两岸沟通管道又全部中断,现在的情势比1996民的台海危机、国共内战、美苏冷战时都还复杂和麻烦,因为,他说,这三个时期,不管是两岸之间、国共之间、还是美苏之间都有一定的默契或热线可以化解误会。

黄介正分析,美中之间、以及两岸之间的对峙和竞争可能会拖很久,不过,现在两岸尚停留在“言词交锋,就是大家都在键盘上打字打仗,(反正)两岸都有keyboard army(键盘部队)”,情势还算缓和,然一旦升温,就可能只有两种下场可以缓解两岸逐渐升温的敌意。

他说,一是两岸都认知到已经到了很危险的临界点,应该要降温,并创造彼此有接触的机会,不过,这个选项也要看美国的态度,美国已经改变了以前所扮演的踩两岸煞车皮的“公亲变事主”的角色。美中交恶,两岸关系要如何升温,是个更复杂的课题。

另外一个可能下场,黄介正说,就可能要等待真的发生冲突了,“掉军机、或死了人了”,届时双方才会有不能再僵持下去的动机,或者有人出面调停,两岸或许才会有降温的转机。

两岸热战?

位于美国纽约的台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梅复兴则以书面回覆美国之音的采访,他表示,两岸“没有人会主张主动率先开火的,尤其不可能是台湾。当然,依据过去七十年来的经验,中共测试台海底线的做法是没有限度,也是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所以,never say never难说….。”

至于两岸是会热战起来,梅复兴说:“这完全要看习(近平)政权的围城心态 (sense of desperation) 会持续恶化到什么地步。蔡(英文) 政府其实一直很明显的在努力避免所有北京所谓的‘红线’,可是习政权却在特朗普政府的步步近逼下日益王牌出尽,而不得不依靠军事恫吓来表现它的不软弱无力。”

另外,针对上周所执行的电脑兵棋推演,台湾国防部也透过新闻稿表示,“推演过程中纳入最新区域情势与新增敌情威胁,并以台澎防卫作战需求为训练主轴进行攻防,以因应当前情势的严峻,演习结果除充分达到训练的目的,并获致的重点验证成果。”

针对部分媒体报导,台湾军方出现“精准弹药不足、可能无法击退解放军”的报导,台湾国防部周一也予以反驳、并指出,台湾军队“现阶段可满足防卫作战需求,无报载弹药不足问题。惟共军近期积极发展军备,犯台战力持续增长,国军为因应新情势、新威胁,透过本次汉光电脑兵棋推演,设定最严酷的作战场景(饱和攻撃),并重新检视防卫作战战略、战术需求,重点在于如何快速提升战力,强化各式制空、制海等弹药筹补,以因应新增敌情威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