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5 2018年12月18日 星期二

台湾难民法难产 中国异议人士滞留逾70天


刘兴联(左)、颜伯钧(右)于台北桃园机场(颜伯钧推特照片)

两名中国籍寻求政治庇护的异议人士滞留台北桃园机场迄今已超过70天,还有更多在台湾的中国异议人士由于台湾难民保护法律的问题处境艰难。

两名持中国护照的男子颜克芬(又名颜伯钧)、刘兴联9月27日在从泰国曼谷飞往北京过境台北时“跳机”,向台移民署人员提出政治庇护申请,两人也持有联合国难民证。台湾陆委会12月5日表示,迄今并已三度派人前往桃园机场会晤二人表达关切。

陆委会在一份新闻稿中说:“刘、颜二人向政府提出庇护及短暂入境之诉求,却迄未能提供明确受迫害事证,亦未符合现行政治考量在台专案长期居留或短期入境停留等入境申请条件,致未能获主管机关同意入境,陆委会及移民署除协请外交部透过驻外馆处查证渠等向第三国申请政治庇护情形外,至今亦已邀集相关机关召开多次会议”。

台湾从2005年开始讨论制订难民法。2016年7月14日,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出身通过了难民法草案,但立法进程之后一直停滞不前。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台湾人权促进会提供)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台湾人权促进会提供)

长期关注异议人士权益问题的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对美国之音说:“这个法案从2005年民进党第一次执政的时候就已经送进立法院,后来在2008年国民党执政的时候,他们也有送过这个草案。2016年7月的时候,这整个草案……通过内政委员会的审查,出了委员会。问题是,在那之后,已经两年过去了到现在没有任何的进展。”

邱伊翎:难民法通过也不适用于中国异议人士

不过,中国异议人士在台湾所面临的身份问题更为复杂。人权促进会的邱伊翎说,即使台湾通过难民法,寻求庇护的中国籍难民可能也无法因此获得保护,他们更需要的,是台湾《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有关条款的修订。

她说:“事实上现在在立法院的难民法,就算通过,它也没有办法直接适用到中国人的身上,必须要修改另外一个《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第17条。”

邱伊翎解释说:“因为中华民国宪法并没有把中国人当作外国人,他必须要去适用《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他没办法适用于这一个(难民法),就像中国人也没有办法直接去适用于移民法,因为移民法也是在规范外国人的法律。”

她对美国之音说:“难民的定义是你必须要离开你的国家,离开你的母国才叫难民。所以今天如果我们收了中国来的寻求政治庇护的人,那就是承认他的确是离开他的国家了——那当然现实的确是这样没有错。就是,他来到这边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

《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17条规定的获准居留的条件提到“政治考量”。目前台湾立法院提出的对该条款的审议,旨在“放宽未经许可入境之大陆地区人民得适用现行基于政治考量,申请在台湾地区专案长期居留规定,并明定渠等申请定居时,无须提出丧失原籍证明,同时增订免除未经许可入境行为之刑责规定”。

邱伊翎解释说,所谓的政治考量是要求申请者“对民主人权有巨大的贡献”。她说:“我想是不是要像刘晓波一样是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啊,这样他才有巨大贡献。那个定义有点太严格。或是说,比如他要对台湾的情报有一些贡献。所以你会看到,《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17条对政治庇护其实没有太直接的关联,当很多一些来寻求政治庇护的人,可能他本身不是非常有名的民运人士领导者的时候,可能他都没办法符合现在台湾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17条的条件。”

异议活动人士温起锋自述:没有身份 吃尽苦头

邱伊翎说:“这几年来,很多人来到台湾,有些人就被遣返回去了,有些人就自愿回去了,因为他觉得在这边根本没办法获得任何的身份。就算是有的人他还在这里,他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合法权利。”

2016年6月,驾驶一艘网上花6000元人民币订购的海钓船,中国大陆政治异议人士温起锋从厦门偷渡到金门。经历了在台湾离岛坐牢之苦的温起锋就深切感受到了这种“没有任何身份”的处境。

“因为台湾到现在十多年了,难民法都在立法院躺着,一直都没有通过,所以在台湾得不到身份,我也不能工作,只能靠台湾的慈善组织给我提供帮助。”温起锋对美国之音说。

温起锋(左一)(照片为本人提供)
温起锋(左一)(照片为本人提供)

温起锋说,他在2009年前后在泰国从事“民主活动”,并向设在泰国的联合国难民署(UNHCR)申请难民身份,但是没有成功。

他说,申请难民身份失败的原因。是泰国的联合国难民署说他“证据不足”。

2015年试图从广州出境前往马来西亚时,温起锋的护照被海关剪角,从此被限制出境。辗转来到台湾之后,温起锋向台湾行政院、总统府等部门求助。

“陆委会和移民署回复了,他叫我直接去找AIT(美国在台协会)。因为我没证件,我在离岛,没办法到本岛。后来媒体一报道,海巡署就来抓我了,我就(在金门)被关到移民署去了,关了四个多月(收容所一个月,监狱三个月),判了我三个月,受尽苦口。”温起锋告诉美国之音。

他说,2017年6月份向AIT提交了“政治庇护”的申请,经过了两、三次面谈,目前没有得到回复。

温起锋从厦门到金门所驾小船(照片为本人提供)
温起锋从厦门到金门所驾小船(照片为本人提供)

美国在台协会一名发言人在回复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中说,不能对特定的申请案提供评论。

王睿滞留台湾后曾成功赴美

根据美国驻外使领馆网站刊登的一则官方说明,申请者若要符合美国难民项目资格,必须满足难民标准为:已遭到迫害的美国之外的人士、或具有根据充分的(well-founded)、基于种族、宗教、国际、特定社会团体或政治观点而受迫害的恐惧;此外,申请者必须能证明自己没有在外国得到稳定安置,并符合有关难民处理的特定优先考量。

中国异议人士王睿(又名王中义)滞留台湾4年后, 2018年1月12日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王睿2014年曾跳机台湾寻求庇护未果。台湾媒体说,这是16年来,从台湾直接前往美国寻求庇护的首例。

王睿今年年初接受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采访时说,他是通过设在美国的“光复民国大陆委员会”在美国的斡旋、在美台政府的协调下离开台湾来到美国的。

时任台湾外交部北美司司长的陈立国当时说:中华民国是爱好自由和平跟保障人权的国家,与美国有相同理念与价值,基于保障人权的理念,未来若有类似案例,处理的方向“大致应该会一样的”,也就是对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希望给予协助。
来自中国的压力让美台消极处理?

邱伊翎对美国之音说:“从2005年一直到现在一直有一个争议的问题,就是到底中国来的寻求政治庇护的人台湾政府愿不愿意以及敢不敢处理的问题。”

王睿则在采访中表示,事发时正值马英九时代,当时台方态度是“积极把我遣送回去”、“每天总是以为会被送回去”。他用打官司、拒不认罪的方式拖延到蔡英文上台,争取到时间,直到美国同意他入境。

温起锋则说,台湾没有难民法,中国政府也在对蔡英文民进党当局施压:“移民署都有跟我说,中国政府在施加压力在阻拦。”

邱伊翎:台湾应该收留更多难民

邱伊翎说,每年来台湾的寻求政治庇护的个案数量其实相对较少的。她说:“台湾作为亚洲一个比较有民主有人权的地方,事实是应该扮演起这个角色。就算我们这个法律不通过,我们还是有类似的个案不断来到这边。”

台湾的政治处境使其无法缔结国际人权公约,但邱伊翎介绍说,台湾已经把联合国的人权“两公约”(注:《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与《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国内法化,以此向国际社会展现台湾愿意自主遵循国际人权体系的规范与制度,所以台湾有义务在难民问题上履行自己的人权承诺。

邱伊翎说:“所以国际法上关于不遣返原则——有个人,如果你今天把他遣返回他的国家能够让他受到酷刑和不人道待遇,事实上任何国家就算你这个国家没有难民法,你也不能够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想台湾政府还是要去思考自己针对这些寻求来台湾的个案怎么去面对处理的问题。”

她还说,滞留机场的中国籍异议人士由于台湾移民署无法将他们遣送至其他地方时,便困在机场航站楼内,而根据移民署的说法,只要有台湾的担保单位,就可以入境。

她在一篇文章中说:这样的作业程序,无异是把《内政部移民署组织法》第2条有关难民认定的工作直接丢给民间团体来承担,这样缺乏正当程序的审查,不仅对于寻求庇护者的权利造成伤害,也给台湾的国境管理带来巨大的管理漏洞。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