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2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中芯受美制裁,台湾部分芯片商受惠


台湾联电的晶圆厂(联电提供)

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在12月4日被美国列入中国涉军企业名单。不过,在此之前的几个月当中,台湾部分芯片制造商已经因形势的发展而受益。

今年9月,美国商务部认定中芯国际的产品存在用于军事目的的“不可接受的风险”,因此对其实施出口限制,规定部分美国设备、原物料必须获得出口许可证后才能向中芯继续供货。虽然中芯对外表示仍正常营运,但自该消息发布以来,台湾的一些芯片制造商陆续接获由中芯国际原客户移转过来的订单。

长年研究半导体产业的前外资资深分析师、聚芯资本管理合夥人陈慧明告诉美国之音:“这一次获利最大的是联电。”这家台湾第二大的芯片制造商联电並未对外评论是否因此接获新订单,但市场普遍认为,联电是中芯转单的最大受益者。过去3个月,联电的股价上涨超过100%。

资料照:中芯国际在上海开业时一名保安站在楼前。(2001年11月22日)
资料照:中芯国际在上海开业时一名保安站在楼前。(2001年11月22日)

中芯国际作为中国最先进的晶圆代工厂,如同台湾的台积电、联电一样,专门替没有晶圆厂的芯片设计公司制造芯片。虽然中芯所掌握的技术和晶圆代工市佔率皆不及台湾最先进的晶圆厂台积电,但它仍是中国实现芯片国产自主化的基石,若中芯出了问题,中国半导体业的成长必然受创。

研调机构TrendForce在2020年9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中芯国际在佔全球晶圆代工的市佔率仅4%,第一名为市佔率为55%的台湾台积电。

野村证券(Nomura)在12月6日发布最新报告认为,不管美国对于中芯国际的下一步行动是什么,美国对中芯限制的冲击已经形成,因为芯片从设计到制造的周期需耗时3到5年,若中芯国际无法给出未来3到5年的商业承诺,非中国客户就不会冒险以中芯做为主要代工厂。2019年,中芯来自中国国内和美国客户的营收占比分别为59.9%与26.4%。

一位台湾的记忆体大厂高层近日向美国之音透露,确实有一些客户因而改向台湾下订单。“就是今年的9月份、10月份(开始),我想客户都已经感受到了这个的压力了。”

全球市佔率第三大的Nor Flash闪存记忆体商中国兆易创新因为没有自己的晶圆厂,他们将部分的记忆体芯片委由中芯国际代工制造。美国对中芯的限制发布后,兆易创新的一些大客户开始找寻第二、第三供应源,比如向在台湾有记忆体制造厂的华邦电子、旺宏电子下订单,以分散风险。

前述台湾记忆体大厂高层说:“中芯是兆易很大的一个晶圆(代工)厂,所以有很多国外、非中国的客户,的确会担心如果他们采用兆易的闪存Nor Flash记忆体,那将来供货上会不会产生问题?”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12月6日的报告中直指,受到美国对中芯的限制所影响,有美国客户正试着从台湾的供应链准备更多库存。

台湾除了受惠部分芯片订单转移之外,美国对中芯的限制也得以进一步拉大台湾最先进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与这家中国最先进芯片制造商的技术差距。

“整个(中国半导体)产业就有点被掐住的概念。”陈慧明说,若中芯因美国限制而无法购入更先进的设备机器,中芯的制程技术将停滞不前,当它与台积电在先进制程的差距拉得愈开,台湾将受惠愈大。

资料照片:上海中芯国际生产线上的员工(2008年2月25日)
资料照片:上海中芯国际生产线上的员工(2008年2月25日)

至于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上任后,美国对中芯的限制是否会放缓?台湾芯片商还能受惠多久?台湾一家芯片制造商力积电董事长黄崇仁在11月30日一场公开活动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继续对中国的科技紧扣它的脖子,这件事情是不会改变的,甚至川普(特朗普)已经做到让拜登都没有办法改变了。”

不过,也有前述记忆体大厂高层说,若美国政府不对中芯事件做后续处理,美中双边摩擦还是会很大,因此他认为,即便拜登政府不会马上改,也会慢慢做出修正以缓解冲突,应留意3个月后形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