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2 2021年9月22日 星期三

塔利班想参一脚,“一带一路”会否在阿富汗扩延?


塔利班成员站在位于喀布尔东北部被摧毁的美国中央情报局 (CIA) 基地附近(法新社 2021年9月6日)

阿富汗塔利班近来高调表示愿意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 一些中国商人期待在阿富汗重建过程中寻找商机。但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在阿富汗安全局势尚不稳定以及中国缩小“一带一路”投资规模的情况下,北京或持审慎观望态度,在阿富汗扩大投资的前景不太大。

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市中心一幢11层高的大楼引人注目,顶楼的两块牌匾分别用中英文写着“一带一路”和“中国城”。大多数在阿富汗的中国人在塔利班重夺政权的一个多月前已经撤离,但中国城的一些中国商人选择留下。

余明辉是其中一位。他在阿富汗从事贸易投资20年,目前是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中国阿拉伯经贸促进专业委员会主任,也是阿富汗“一带一路”中国城的负责人。

他对美国之音说:“主要是考虑到信誉。”他表示,他们与阿富汗方面签有合作项目,如果说走就走,可能导致“阿富汗的公司认为我们的履约能力太低,对我们未来的工作是有影响的。”

阿富汗喀布尔“一带一路”中国城(来源:中阿贸易促委网站)
阿富汗喀布尔“一带一路”中国城(来源:中阿贸易促委网站)

作为中阿经贸的一个平台,中国城大楼由中阿贸促委联合中资企业投资,阿富汗建筑商建设,2019年建成投入运营,中方管理和使用的合同期限为20年。

在阿富汗政局发生动荡之前,余明辉所在的中阿贸促委正在推进阿富汗“一带一路”产业园项目,园区土地规划和能源项目已得到政府批复;中国城还就投资火电厂与加尼政府开了协调会,中方计划投资4亿美元,建设一座装机容量300兆网的燃煤发电厂,以解决阿富汗电力短缺问题。

塔利班“改了规矩,也改了玩法”

这些项目在塔利班上台后或面临不确定性。不过余明辉表示,他透过阿富汗合作伙伴得到的消息是积极的。他说:“现在塔利班(上来),毫无疑问,它规矩改了,玩法改了。但是我们的项目,塔利班还在说,没有任何问题,你们什么时候觉得好,什么时候都可以谈。”

他个人认为,塔利班时代的阿富汗会存在不少风险,以前有的商业机会可能也会不复存在,但他表示,他对他所熟悉的矿产和建设等领域,仍然非常乐观。

他说:“塔利班现在欢迎企业、合作伙伴来搞经济。它口袋钱不多,(这是)离开国际援助后最大的挑战。”

阿富汗塔利班多次表示欢迎中国投资和参与重建。在今年7月的天津会谈中,塔利班领导人对中方说,期待中国参与阿富汗的重建与发展。塔利班上个星期在与北京的通话中表示,希望继续支持和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

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星期一(9月6日)表示,如果“中巴经济走廊”经过阿富汗,将予以合作。他还说,中国可以在阿富汗重建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中巴经济走廊”是中国“一带一路”旗舰项目,打通之后中国可以从新疆直接经由巴基斯坦达到印度洋,对中国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北京表示愿意与塔利班建立合作关系,继续支持阿富汗和平重建进程。但在被问及中国近期是否与阿富汗就“一带一路”项目展开合作的问题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阿富汗局势平稳过渡、实现持久和平稳定,是“阿富汗下阶段开展对外合作的前提以及各国企业赴阿投资兴业的基础。”

一些分析人士说,尽管中国官员曾多次表示有兴趣将“中巴经济走廊”延伸至阿富汗,加深中国、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间的“一带一路”合作,但是稳定和安全仍是中国的优先关切。

外交关系协会研究员戴维·萨克斯(David Sacks)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美军的撤离,对中国来说,风险是显著的。中国现在必须思考如何为其工人和投资提供安全保障,这到目前为止还未解决,这些保障坦率说曾经依赖的是美国在那里的安全存在。然后,塔利班政府会是怎样的,会如何治理,包容程度有多大,有关这些方面也存在很多疑问。我认为,中国目前可能是采取观望策略。”

中国公民屡成袭击目标

近年来,参与“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中国人和巴基斯坦人多次成为武装袭击的目标。上个月,一辆载有中国人员的车队在瓜达尔港高速路项目处遭遇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当地两名儿童丧生,中国公民受轻伤。今年7月,一辆搭载中国工程师的通勤班车在前往一个水电站项目施工现场途中遭遇自杀式炸弹袭击,9名中国工人丧生。

阿富汗塔利班虽然夺取了政权,但是反对塔利班的力量仍然存在。声称对在美军撤离期间发生在喀布尔机场的自杀式爆炸袭击负责的“伊斯兰国”分支“呼罗珊省”就是不稳定因素。

萨克斯:中国在缩小“一带一路”规模

萨克斯还指出,对于“一带一路”,中国现在正在缩小投资规模,并且变得更为慎重,倾向于投资风险较低,回报较高的项目。波士顿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的海外贷款在2019年只有40亿美元,相比2016年的750亿美元骤降超过90%。

他表示,出于风险和安全因素考量,中国对阿富汗进行大规模投资的可能性不大。

研究中国与中东关系的美国马里兰霜堡大学(Frostburg University)教授马海云认为,中国当然鼓励“一带一路”,但是中国目前在政策等方面对阿富汗还没有一个清晰的定义。他以矿产投资举例说:“比如什么地方能开矿,什么矿能开,什么人能合作,什么安保公司,有什么宗教组织,有什么民族网络,这些都是需要营建的,但目前都没有。”

中国过去在阿富汗的一些大型投资项目因各种原因,至今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以艾娜克铜矿为例,中国冶金科工集团和江西铜业公司组成的联合体,2007年以28亿美元的竞标,拿到该铜矿30年的开采权,但是由于安全、文物搬迁以及合同本身等问题,14年来没有开采出任何铜矿。中石油2011年获得阿富汗阿姆河盆地油田的25年开采权,至今也未投产。中国承诺的相关基础配套设施也没有实现。

萨克斯表示,虽然他不认为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会成为中国“一带一路”的主要投资目的地,但是如果中国和塔利班之间做出重大投资宣布,他并不会感到惊讶。

他说:“我会期待中国最终宣布一系列表面上的高额投资,因为中国想要推动这样一种叙事,即美国正在衰退,正在从那个地区撤退,中国正在填补美国留下的空白,以及中国是地区崛起中的经济大国。但我认为,宣布的投资金额和真正实现的金额之间会有差距,正如我们看到很多‘一带一路’项目的情况一样,头条数字醒目,但是如果几年之后去看,很多投资都没有实现。”

不过中国一些商人和企业家期待在阿富汗重建过程中寻找商机。喀布尔“一带一路”中国城星期一发布考察公告说,为满足咨询人士的期待,计划在11月中旬后组织15人左右的对阿富汗市场的商务调研活动,基于一些准备好的企业的需要,中国城会接待第一批到阿富汗考察的企业。中国城方面表示,目前报名人数已超计划。

余明辉认为,在阿富汗政权更迭的巨变之下,风险与机会并存,但是他表示,“我们不是冒险家,不是傻大胆”,所有决定和判断都是基于数据、指标和评估,而且安全始终是第一位。

余明辉在2002年美军推翻塔利班政权后到阿富汗考察市场。在他看来,塔利班相比过去发生了变化,“它至少是有一个愿望做一个好学生,能做到多少不好说。”

但他也表示,这些是他个人目前的看法,都是相对的,而非绝对。他说,他们会根据塔利班执政后的政策情况,对项目和经贸规划做出调整。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