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47 2024年5月21日 星期二

塔利班不顾抗议依然强制执行头巾法令


资料照片: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女性抗议塔利班剥夺妇女权利(2021年9月3日)
资料照片: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女性抗议塔利班剥夺妇女权利(2021年9月3日)

塔利班劝善惩恶部(Ministry for the Promotion of Virtue and Prevention of Vice)最近召开省级官员们开了三天的会,只有男子参加。他们的会议和决定却是有关阿富汗女性的新穿着规定。

塔利班发言人萨曼加尼(Inaamullah Samangani)对美国之音说,官员们讨论了“如何顺利执行这项头巾法令。”

塔利班的新命令要求所有成年女性遮住全身和脸部,只有双眼和双手除外。

萨曼加尼说,“伊斯兰酋长国从未对阿富汗妇女实施任何的特别头巾规定,但呼吁妇女继续佩戴她们所在地区通行的任何头巾。”

该部的特工即宗教监察员说,执行法令不会涉及对妇女的暴力,但会进行惩罚,包括对她的男性家人最多三天的监禁。

萨曼加尼说,“绝大多数阿富汗妇女都遵守头巾规定,但只有城市地区的少数女性现在接到遵守的通知。”

塔利班的法令引发广泛的国际谴责。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5月7日发推说,“我对塔利班今天宣布妇女必须在公开场合遮掩面部并只有必要时才能离家的宣布感到震惊。”

一小群妇女星期二在喀布尔也抗议这个法令,说男子不应自己就决定女性该穿什么。

伊斯兰或是传统?

塔利班成员们却说,执行法令是他们的伊斯兰义务。

有些伊斯兰法律学者对此反驳说,塔利班对待妇女,包括特定性别的穿着规定,都受到农村塔利班传统的影响。大部分塔利班领导人据报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农村的宗教神学院受教育。

纽约科尔多瓦之家(Cordoba House)创始人、伊斯兰学者伊玛姆拉乌夫(Imam Feisal Abdul Rauf)对美国之音说,“可兰经没有提到头巾是妇女今天这样使用的服饰。”

塔利班如何对待阿富汗妇女是“他们的文化”

拉乌夫并说,“这是他们认为的(伊斯兰)法律,但不是大众认为的法律。”

拉乌夫说,没有统一类型的头巾,世界各地穆斯林国家的妇女穿不同的服装,代表她们不同的文化属性而不代表她们的信仰。

就像塔利班的教育禁令和妇女在外工作的禁令一样,阿富汗一些伊斯兰学者也对头巾法令提出了挑战。

阿富汗一所私人大学的伊斯兰学者和校长巴奇(Misbahullah Abdul Baqi)在亲塔利班网站上用普什图语写道,“如果伊斯兰酋长国必须发布一个(头巾)法令,就应该颁布法令,防止男子对女性进行性凝视,任何这样做的人都会受批评。”

荒谬

阿富汗妇女权利活动人士扎德兰(Shkula Zadran)认为,塔利班的着装规定是该组织厌女政策的延续。

扎德兰说,塔利班是寻求把妇女从公共空间彻底清除。

扎德兰说,“我认为(塔利班)整个圣战都是围绕反对妇女。”

现在纽约大学攻读硕士的扎德兰对美国之音说,“塔利班的头巾法令荒谬,”“因为阿富汗已经是一个穆斯林国家,妇女从来都遵守头巾规定。”

塔利班去年8月重新掌权后,没有国家承认塔利班,基本原因是塔利班否认妇女的基本权利,通过神职人员垄断政权。

有些西方援助国,主要是美国,对塔利班实施了严格的金融制裁,想要迫使该政权尊重妇女权利,成立一个包容政府。

可塔利班迄今没有接受批评。

塔利班发言人萨曼加尼说,“头巾是阿富汗一个内部的宗教信仰议题,美国应该履行对真正人道议题的责任,尤其是制裁和夺取已经导致阿富汗社会的经济问题。”

美国官员们说,即使在塔利班重新掌权后,美国依然是阿富汗最大的一个人道援助国,承诺提供7亿多美元的援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