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 2021年3月7日 星期日

三千人在台湾自由广场悼六四、撑香港


民众在台湾的自由广场点亮蜡烛,用行动悼六四、撑香港。(美国之音李玟仪拍摄)

六月四号,晚间八点,三千位台、港人齐聚在台湾自由广场。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这是他们企盼传递到对岸的声音,应对三十年来首次香港维园六四集会禁令,烛光“遍地开花”,众人在台湾用蜡烛点亮了民主和自由的希望。

台湾的自由广场上,民众默哀一分钟。(美国之音李玟仪拍摄)
台湾的自由广场上,民众默哀一分钟。(美国之音李玟仪拍摄)

“作为一个香港人,无论我们人在哪里,都必须要把那个薪火传承。”来自香港的钟慧沁发起了今年在台湾自由广场的烛光晚会,她在声明稿中说:“生于乱世,有种责任。每年的维园大型烛光悼念晚会极具象征意义,正是中国当局如何兑现‘一国两制‘承诺的气压针。所以,我发起今晚的活动,既是纪念六四,也是要和香港人同心抗争。”

台湾的自由广场上,海报写着:“毋忘六四,烛光不灭,我有一个梦”。(美国之音李玟仪拍摄)
台湾的自由广场上,海报写着:“毋忘六四,烛光不灭,我有一个梦”。(美国之音李玟仪拍摄)

广场上的声援民众,有些拿着蜡烛,有的高举“光复香港”旗帜,來自不同团体的志工协助安全维护、体温测量,即便在这个香港维园六四烛光晚会首度遭禁的日子,台湾对六四和港人的声援依然不停歇。

铜锣湾书店老板林荣基、作词人林夕、以及曾亲历六四的学者吴仁华纷纷到场声援。

吴仁华在晚会现场告诉美国之音,今年六四的不同在于,中国官方对香港采更为严厉的方式,使得香港自由民主空间完全丧失,若香港情势於未来进一步恶化,台湾应当作为承接六四纪念之处。


“台湾可以从今年六四做一个出发点,结合现在台湾所面临的问题、面临的中共的威胁,从台湾自身的安全跟利益出发,积极的去支持推动中国的民主化。”他说,台湾人若不意识到中共的威胁、一国两制武统的可怕,“那有一天坦克不是在天安门广场,就会到自由广场”。

林夕则在短讲中以粤语喊出了一句被认为在香港“很危险”的话:“天灭中共,结束一党专政!”

“三十一年前的这个日子,是中国最接近、曾经是最接近民主自由的一个晚上,但是现在已经过了三十一年,很明显就是,中国是在人权、自由、民主上面没有任何进步。”一位到场声援、就读台北市第一女中的王同学告诉美国之音,在台湾这个民主自由的地方响应六四,就是帮助台湾人不要忘记,台湾也曾经经历过这样的一段岁月。

她的想法,也代表着无数台湾年轻人的心声。同一天晚上,在台湾大学、政治大学等校园里,同步举行着“六四撑港”的纪念活动。

台湾大学校园内,学生驻足阅读海报上的六四历史。(美国之音李玟仪拍摄)
台湾大学校园内,学生驻足阅读海报上的六四历史。(美国之音李玟仪拍摄)

台湾大学的傅钟前,路过的民众停下脚步阅读六四历史的海报看板,一群台大学生用蜡烛在地面摆满“自由港”的排字。

台大“六四三一荣光归港”活动共同发起人、台大政治系学生Yifang告诉美国之音,在校园里举办这次活动,是希望让不同的意识形态、无法回香港的朋友,都能聚集在此发表看法,也让大家知道:“不管是呼应台湾近年来面对中国大陆民主的问题,或者是六四跟香港近年的局势,其实也是连结在一起的。”

在台大就读、不愿具名的港生S也对美国之音说,大家透过对六四活动的悼念,延续了香港人精神。“在香港,今年我们当这种悼念变成不被允许进行的时候,其实反而我们在回归一种抗争的本质,就是你去悼念就变成一种抗争了。”

在台湾,从自由广场到大学校园,今年的六四,不仅仅是对于一九八九年的悼念,更充满着一群台、港人对香港的祝福。当他们点亮蜡烛,钟慧沁说:“就像奥运会,我们不会要那个火种灭掉。”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