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32 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

29年后,“恐怖从天安门扩展到全世界”


6月3日示威者在中国驻德国杜塞尔多夫总领事馆前举行纪念六四, 魏京生无法出席。

“六四”29周年纪念日当天,欧洲议会邀请往届“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获奖者聚首比利时布鲁塞尔,庆祝这个为表彰捍卫人权和思想自由的人们设立的奖项30周年。中国的两位获奖者却无缘分享这份喜悦。

6月4日黄慈萍代表魏京生出席“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30周年纪念活动
6月4日黄慈萍代表魏京生出席“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30周年纪念活动

美国非政府组织“魏京生基金会”的执行主任黄慈萍坐在会场里,心情五味杂陈。她的面前摆放着“代表魏京生1996”的牌子。1996是流亡美国的民主活动家魏京生获颁萨哈罗夫奖的年份。

直到临行前的最后一刻,魏京生没能拿到所需的旅行证件。他原定还将出席几场在欧洲举办的“六四”纪念活动,现在只能呆在华盛顿。

“比利时拒绝给我发旅行证件,沟通了好几次,甚至欧洲议会和(比利时)大使找他们去谈,这个事都没有谈下来。比利时方面死活不给,”6月4日当天魏京生对美国之音说。

根据以往的经验,他认为,恐怕又是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告发挥了关键作用。

上个月,魏京生在采访中告诉美国之音,2001年一次偶然的经历让他得知自己上了“红通”名单。虽然此后他也多次在世界各地旅行,但出入境时常遇到麻烦。

“这是一个黑名单,”黄慈萍从布鲁塞尔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除非你被拒签了,或者被抓了,否则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名单上。”

除此之外,他们推测,比利时可能出于保护魏京生个人安全的原因拒绝向他发放旅行证件。尽管不能透露更多细节,黄慈萍说,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因素背后“都有中共的影子”。

“恐怖已经从天安门扩展到全世界,”她说。

另一位“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的中国获得者、知名异议人士胡佳也无法前往布鲁塞尔。和往年一样,在“六四”这个敏感的日子到来前,他又被“国保”们带到外地旅游,隔天才能返回北京。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王丹在“六四”29周年纪念日这天成立的“对话中国”智库举行了首场研讨会,讨论中国对全球自由与民主的威胁。

流亡中国维权律师滕彪说:“1989年,民主国家对中国实行制裁,谴责天安门大屠杀,支持在狱中的和流亡海外的活动人士。但很快,西方国家用鲜花和红地毯欢迎那些屠夫,迫不及待地拥抱中国的独裁者。”

出席研讨会的学者们一致认为,89之后,民主国家一次次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允许其加入世贸组织、主办奥运会,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表决。结果是,如今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舞台上越发咄咄逼人,还通过更加隐秘的手段,将自己的专制主义输出至海外。从建立孔子学院侵蚀学术自由到绑架海外异见者,从发动网络攻击到强迫外国公司道歉……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西方社会必须意识到这是一场战争!”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冯崇义说,“第二次冷战已经到来。”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