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27 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记者手记:逃离西藏,流亡是他们共同的名字 (1)


记者手记:逃离西藏,流亡是他们共同的名字 (1)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21 0:00

记者手记:逃离西藏,流亡是他们共同的名字 (1)

今夏来印度达兰萨拉前,就听说这里有个难民接待中心,为刚刚逃离故土的藏人提供暂时的落脚之地。来到这里,美国之音驻达兰萨拉记者拉巴杰宗告诉我,这个设在闹市区的难民接待中心已经关闭。

从1959年起,藏人的逃亡一直没有中断,但2008年以来,中国当局加强封锁边境,严格限制藏人逃亡,接待站里有时空无一人。

藏人行政中央的数据显示,流亡印度的藏人数量减少了97%。 已经抵达的人也在离开。目前印度45个难民营的流亡藏人从15万减少到10万左右,除了移民西方国家外,一些流亡藏人也选择回到中国控制的西藏。

我们走访了不同世代的流亡藏人,听这些留下来的人讲述逃离故土的经历和对西藏未来的担忧。

和达赖喇嘛一起见过毛泽东

土旦次仁是流亡藏人社区中的传奇人物。当地人叫他TT 拉。TT是他名字的缩写,拉是尊称。

几年前TT拉遭遇了一场严重车祸,经历了几次大手术。那次车祸还上了报纸,因为当时和他在一起的有一位知名的仁波切。后来TT拉奇迹般地康复了,变得越发精神矍铄,看不出是一位80岁的老人。

TT拉告诉美国之音,13、4岁的时候,在哥哥的引荐下,他出家为僧,成了达赖喇嘛的经师林仁波切的侍从,从此冬居布达拉宫,夏住罗布林卡,还不时能见到长他几岁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他觉得自己幸运极了。

不久共产党来了,他们逃到亚东。几个月后的1951年10月, 解放军进驻拉萨。TT拉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汉人的军队。

“开始的时候他们彬彬有礼,但渐渐的,他们的政策变了,” TT拉回忆道,“对于共产党,我的印象是恐惧,他们杀人,他们不喜欢宗教,不论是佛教还是基督教,他们是宗教的敌人。”

1954年,达赖喇嘛受邀赴北京出席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TT拉也一道前往。

“我见过毛泽东三、四次,每次都是他来看尊者的时候,”TT拉告诉美国之音。

当然,作为达赖喇嘛经师的侍从,他只能远远观望。毛泽东在年少的他心里留下了“仁慈”的印象:

“他还对林仁波切说,林仁波切没有头发,他说你应该戴上帽子,不然你会感冒的,他的关心显得挺有人情味的。”

在TT拉的印象中,毛泽东的“人情味”还体现在每天的文娱活动上。到了晚上,僧人和俗人被分开,僧人官员被安排去电影,俗人们则被带去参加舞会,总会有漂亮的女士等在那边。

“我听说他是一个非常沉迷于女色的人,他烟抽得很凶,很知道如何享乐,”TT拉这样评价毛泽东。

为了展示共产党中国进步、高效的一面, 北京的官员们组织藏人代表团在全国各地旅行。

“我们去了很多地方,上海、东北、武汉、杭州……,”TT拉说,“我玩得挺开心。我们学会了一些中文歌。那时候他们没日没夜地在大喇叭里放这些歌,五星红旗……到今天我还记得一些歌。”

TT拉对美国之音说,即便那时他很年轻,但还是能看穿那些表面繁荣表象背后的虚伪。

有一次,官方安排他们去参观一个公园。偌大的公园绿树成荫,花团锦簇。很多人坐在公园里,打扑克,吃东西,欢声笑语。

“那些都是假的,人为安排的。我们刚一走,他们就收拾东西飞快地离开了,” TT拉说,“他们骗我们,想向我们展示这是一个非常自由的社会。”

在北京,他们被带去参观故宫。导游逐个房间地给他们介绍:这是当年皇帝就寝的地方,这是帝师的卧室,这是皇太后的房间……

TT拉跟着队伍向前移动。他想,有一天,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拉萨。达赖喇嘛的宫殿会成为游客的乐园。

“布达拉宫如今挤满了游客。他们说这是达赖喇嘛的卧室……我那时就知道会这样,但我们束手无策,”他说。

1959年3月17日晚,21岁的TT抗上一枝步枪,腰里别上手枪和长刀匕首,在夜色中跟随达赖喇嘛离开罗布林卡。

TT拉说,流亡到 印度后,一些年长的藏人总是将行李打包好,准备随时回西藏去,但自己却没有这样的念头。

“那时我还年轻,但我放弃了,一旦一个强大的国家掠去一个小国,弱小的国家可能需要几百年才能独立,或夺回自己的权益,”他说。

60年来,TT拉再没回过故乡。

评论 (24)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