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7 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流亡藏人华盛顿纪念3·10 “抗暴日”汉族学者讲述那段历史

  • 美国之音

3月10日下午,藏人在白宫前请愿

3月10日,流亡藏人及他们的支持者在华盛顿举行集会游行,纪念他们所说的西藏“抗暴日”58周年。与此同时,一位汉族西藏问题学者讲述了西藏1959年的那段历史。

数十位华盛顿地区的流亡藏人星期五聚集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外举行和平抗议。他们举着“雪山狮子旗”,口喊“西藏自由”的口号。他们随后游行至白宫,向川普政府请愿。

3月10日上午,藏人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外举行和平集会,纪念西藏”抗暴日“58周年
3月10日上午,藏人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外举行和平集会,纪念西藏”抗暴日“58周年

非政府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副主席布穷次仁对美国之音说: “这是1959年3月10日藏人在拉萨反抗中国占领军的周年纪念。那标志着西藏历史上的分水岭。每年,全球各地的藏人和西藏支持者都会纪念这个日子,用以缅怀先人,同时也是让我们继续为藏人抗争。”

58年前的那一天所发生的事被称为“拉萨事件”,当时数万藏人包围达赖喇嘛居住的罗布林卡宫,阻止他前往中国解放军驻地观看演出。事件之后的一个星期,达赖喇嘛秘密出走,三天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与藏人之间发生激烈武装冲突,“拉萨事件”演变成了“拉萨战役”。

对于这段历史,中国官方和流亡藏人有不同的叙述。前者称之为“武装叛乱“,解放军所做的是“平叛”,但是流亡藏人则称“拉萨事件”是藏人反抗中共非法统治的“抗暴运动”或“起义”。

留美独立西藏问题学者、《1959拉萨!》一书的作者李江琳对美国之音说:“3月10日,它是西藏近代史上的转折点,不仅是导致了达赖喇嘛的出走,我也可以说,它是藏人独立意识以及自我民族意识的觉醒。”

在藏人纪念 “抗暴日”58周年的几天前,李江琳在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华盛顿分部向公众讲述了她经过多年研究而梳理得出的那段历史面貌。去年10月,她《1959拉萨!》一书的英文版《西藏之殇:拉萨1959》(Tibet in Agony: Lhasa 1959)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并被全球许多大学图书馆收藏。

李江琳指出,在解放军1951年入藏的时候,藏人并没有怎么反抗,而且1954年达赖喇嘛去北京的时候,也没有藏人阻止他前往,但是1959年3月10日,达赖喇嘛只是去看一场表演,却引起了数万藏人的阻挠。她说,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其中“是有它的逻辑的”,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认为,中共在西藏周边四省藏区进行“民主改革”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前因。她说,这种“改革”中包括的摧毁寺庙、强迫僧人还俗、牧业合作化等等措施引发许多底层藏人的反抗,而中国动用解放军和军机进行残酷镇压,许多藏民逃往达赖喇嘛控制的、尚未进行“民主改革”的拉萨。她还指出,当时中共为了控制藏人的反抗,还通过请客吃饭和办学习班的方式将藏人中有威望的人控制起来。

她说,四省藏区发生的情况都被逃难的藏人带到了拉萨,在3月10号这一天,当藏人听说达赖喇嘛受邀前往解放军驻地看演出,而且被要求不得带武装警卫时,他们自然会担心自己的精神领袖是否也会遭遇被中共控制的情况。

她也指出,从驻拉萨的解放军的角度来看,周边为了“平叛“反抗,已经是烽烟四起,他们也自然会把藏人的聚集和包围罗布林卡寺看作是一个有预谋、有组织的“叛乱”,而且毛泽东也下定决心通过一场“总决战”来解决西藏问题。她说,之后便发生了解放军攻打拉萨的战争,状况惨烈,血流成河,解放军对阵的并不是藏军,而是没有武器的藏人平民。

李江琳认为,“拉萨事件”的发生有其必然性。她说: “改造是主要的原因。但是中共的意识形态是不可避免的肯定会这么做。这是它意识形态的一部分。”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布穷次仁表示,如果汉人了解了历史真相,他们很可能也会支持一个对汉藏两族人民都有利的解决方案。

出生红色军人家庭的李江琳也是为了了解真相而致力于研究西藏流亡史。她1988年留学美国,先后获得波士顿布兰戴斯大学犹太历史硕士和纽约皇后学院图书馆学硕士学位。她说,当她接触到了藏人,见到了达赖喇嘛之后,发现她所知道的西藏历史和藏人的叙述完全不同,达赖喇嘛的形象也与中共所说的不一样。

她说:“你知道中共在很多问题上说谎,……你怎么知道它说的西藏就是真的呢?”

李江琳说,只有了解了那段历史真相,才能理解为什么过去了数十年,藏人甚至用自焚的方式进行反抗。她说,2008年后藏人自焚的地点,与1959年前后藏区武装冲突最惨烈的地点有高度的重合性,可见那种伤痛仍然被一代代的延续下去了。

当被问到汉藏两族人民是否可能和解的问题时,李江琳说:“只要共产党在台上,是不可能的。”她说,占领和改造是共产党一直以来统治西藏的方针。

她说:“两个关键词,占领和改造,这是1950年毛泽东在莫斯科,一个电报给彭德怀,叫他们准备好入藏。这两个词是他用的。就是西藏人口虽然不多,但是国际地位很重要,我们一定要加以占领,并且改造成人民民主的西藏。这是他的原话,这两个词始终不变。”

北京对西藏和藏区的控制近年来有加强的趋势。人权组织“自由之家”最新的全球自由度报告中,西藏的自由度得分仅为1份,比朝鲜还要低。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布穷次仁说,他们星期五的活动也是为西藏民众受到的苦难发声。他说,他们到中国大使馆外抗议,就是要告诉中国政府,只要西藏问题不解决,只要藏人无法享受应有的权利,他们就会继续为他们发声和行动;他们前往白宫请愿,则是希望川普政府在与中国打交道的时候能够将藏人的诉求纳入议事日程。

在如何解决西藏问题方面,达赖喇嘛提出了“中间道路”,表示放弃西藏独立,主张通过对话寻求在中国宪法框架下实现西藏的真正自治。但是北京方面称,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实质仍然是独立,并表示永远不会接受。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