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3 2018年4月26日 星期四

TPP成员签署新协定 期待川普回心转意


川普总统在白宫罗斯福室签署宣言,对进口的钢铝征收关税(2018年3月8日)

川普总统星期四(3月8日)宣布钢铝进口关税决定时,11个原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成员国贸易部长正聚会智利,计划签署新的TPP协议。

一年前,美国退出后的TPP在很多人看来已经破产。但经过日本和澳大利亚的极力推动和游说,11个国家今年初敲定了新的“全面和渐进的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CPTPP,或TPP-11),并计划在3月正式签署这个新的协定。

新协定因少了美国影响力大幅缩水。TPP曾涵盖12国8亿人,GDP占全球总量约百分之40。CPTPP有11个成员,人口5亿,全球GDP占比约百分之13。但这样的规模仍位居前列,成为正在重新谈判的北美洲自由贸易协定和欧盟后第三大自贸协定。

11国部长在智利签署CPTPP
11国部长在智利签署CPTPP

3月8日,11国部长陆续飞抵智利,准备签署CPTPP。新协定基本上保留了TPP原有条款,只是将600多个条款中的22个搁置。那些条款是美国当时极力要求写入的内容,包括知识产权方面的要求。新协定将其搁置,而非删除,意在未来美国决定重新加入协定时,可恢复这些条款。

签署新协定的有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墨西哥、马来西亚、文莱、越南、秘鲁和智利等国。新的协定将消除成员国间98%以上的关税。

而新协定签署当天,美国总统宣布了对进口钢铝征收关税的决定。川普一周前意外宣布对所有进口钢铝征税的决定掀起巨大风浪,导致股市下跌,引发贸易战担忧。本周四正式宣布的决定有所缓和,同意暂时对自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口的钢铝免征关税,并为其他盟国未来免关税提供可能性。

但是,川普对多边贸易持怀疑态度,相信美国和贸易伙伴发展双边关系会令美国更有胜算。他还批评多边争端解决机制,认为世界贸易组织(WTO)对美国不公平,本届政府除了更频繁积极地对进口商品展开“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还依照国内贸易法规,绕过多边机构进行贸易调查。

周四宣布的进口钢铝关税决定,就是在商务部依据1962年贸易扩张法第232条款,对进口钢铝是否危及国家安全进行调查得出结论后,在商务部提供的行动选项中做出最终决定的。川普宣布将对进口钢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

川普的决定引发强烈批评,并导致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辞职。批评者担心设置关税壁垒将招致贸易伙伴报复,并最终引发贸易战。

支持贸易者还担心,川普的做法将会对基于规则的全球体系造成损害。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贸易专家莫妮卡·德博列说:“(川普政府的做法)会对我们所理解的基于规则的全球规则,例如WTO等,面临重压。因此那不只是美国设置关税,其他国家进行报复这方面的问题,更令人担心的是那将对贸易管治机构造成什么样的负面影响。”

川普去年1月就任总统后发布的首批政令中,就包括美国退出TPP协定。美国对TPP最初的构想是以这样的贸易协议制衡中国在亚太地区日益强大的经济影响力。TPP对成员在包括知识产权、环境和劳工权益等方面都有较严格要求,因此也时常被称为 “高标准协定。”

协定支持者认为自贸协定将打开市场之门,促进自由贸易,并有利于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体系。但很多美国人不以为然,川普就极不认同这类说法。

川普在竞选总统期间曾称TPP是特殊利益用以“强暴”美国制造业工人和种植业者的手段。

事实上,除了川普,当时TPP的阻力更大程度上来自奥巴马所在的民主党,从工会领袖到那样的几乎成为精神领袖的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都批评该协定 偏向大公司的利益。这些争议在大选年成为竞选话题,TPP签署后面对的是难以逾越的国会。因此,奥巴马在任期内没有极力推动国会核准TPP。川普意外当选,就任后很快就宣布美国退出TPP。

川普竞选期间就将北京的贸易行为作为批评对象,并承诺当选后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并对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征收45%的关税。

川普至今没有兑现上述承诺,但是他的政府比往届政府更不愿意与北京沟通,也更能够板下脸。

但是川普针对中国采取贸易行动的做法并未赢得所有人喝彩,反而受到主流经济学界的强烈批评。他更愿意依据国内法自行采取贸易行动,甚至对美国长期支持的WTO机制持不信任态度。

川普指责中国钢铝产能过剩导致全球价格扭曲,但他选择广泛关税却并不会直接影响北京利益,因为美国进口自中国的钢铝在进口总额中份额很小,损失最大的则会是美国进口钢最大的来源国加拿大、墨西哥、巴西,以及一些欧洲国家,其中不乏盟国。

在如何牵制中国,或促使北京改变其干预经济造成的市场扭曲问题上,有相当多的人认为美国应该联合其他国家共同施压,那样会有更好效果,也不易招致贸易报复行动。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贸易专家德博列说:“你和自己的盟国,如欧盟、一些拉丁美洲国家,以及加拿大等国组成团队和中国对话将更会有效。当然,外交手段总是比较艰难,解决问题比较耗时,但比起动辄以单边行动扰乱全球体系要好。”

但川普似乎并非绝对不接受多边协定。他对北美洲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批评并没有导致立即撤出。在他看来,更重要的是交易没谈好。目前,NAFTA仍在重谈过程中。而他也表露出不排除回到TPP。今年初,川普赴达沃斯参加年会期间曾在接受电视采访中表示未来可能愿意重返TPP,但前提是要谈出一个“实质上更好的”协议。但怎样才算 “实质上更好”,他没有提出判断标准。

财长努钦上个月在美国商会举办的“投资美国“年会上也曾透露,高层官员已经在讨论重返TPP的可能性,相信总统也将会考虑。但是他说,那还不是当前要务。

签署新协定并不是11国决定抛下原来的主心骨向前迈进。一些成员国希望美国尽快回心转意重返TPP。这样的想法有经济上的考虑,也出于地区安全方面的担忧。

日本是新协定中最大的经济体。它和澳大利亚是最积极推动TPP前行的力量。日本官员在多个场合也毫不掩饰希望美国重新加入TPP。

华盛顿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东北亚政策资深研究员后藤志保子(Shihoko Goto)说,日本最初并未对TPP表现出很大兴趣,其态度变化是因为美国是TPP成员。

后藤解释说,日本此前和一些国家签有自贸协定,但与美国还没有贸易协定。她说,川普政府已经对日本明确表示愿意就建立双边自贸进行商谈,但日本则希望美国回到TPP。

后藤说,日本仍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不仅在经济方面,也在安全防务方面担当不仅限于地区,而是全球范围的重要角色。她说,在日本国内越来越多人对中国表现出担忧的时候,即便在美国缺席TPP的情况下,日本应该在地区,以至全球范围担负起责任,保障全球安全、地区稳定和繁荣。因此日本在竭力维护TPP,并耐心等待美国重返TPP。

新签署的全面和渐进的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在大多数成员经本国核准,60天后开始生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专家视点(马钊):韩朝峰会在即,首尔能否再扮关键角色?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2:03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