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50 2020年12月4日 星期五

2019全球清廉指数发布 中国依然位居“中下游”


致力于全球反腐的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发布《2019全球清廉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 2019)。

总部在德国的国际反腐败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1月23日发布了年度《全球清廉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在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的排名比2018年的第87位小幅提升至第80位,但依然位于“中下游”水平。丹麦与新西兰排名并列第一,美国的排名则再度下滑一位至第23位。

“透明国际”的《全球清廉指数》依据专家和商界人士对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公共部门腐败程度的感知进行评分。该组织认为,在过去一年里,全球的反腐败运动势头得到了增强,表现在公众对政治领导人和机构的腐败感到厌倦,无论是发生在政府最高层的欺诈行为,还是阻碍获取医疗和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务的小额贿赂。然而在100分为满分(非常清廉)的基础上,仅有不到三分之一国家的得分在50以上,2019年的全球平均得分仅为43分。

排名最高的国家依然以西欧国家为主,包括丹麦(87分)、芬兰(86分)、瑞典(85分)和瑞士(85分)。另外两个国家来自亚太地区,包括新西兰(87分)和新加坡(85分)。排名垫底的五个国家分别是委内瑞拉、也门、叙利亚、南苏丹和索马里。

继去年排名跌出前20后,美国2019年的排名又下滑了一位,得分(69)也低于2018年的71分。“透明国际”引述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称,“这正值美国人对政府的信任度处于17%的历史低点之际”。

视频截图显示,众议院首席弹劾经理人希夫众议员在参议院弹劾审判上做开场陈述。(2020年1月21日)
视频截图显示,众议院首席弹劾经理人希夫众议员在参议院弹劾审判上做开场陈述。(2020年1月21日)

《全球清廉指数》报告称,美国正面临着广泛的挑战,从对其制衡体系的威胁,到政府中特殊利益集团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再到犯罪分子、腐败个人甚至恐怖分子利用匿名空壳公司来藏匿非法活动。报告说,虽然特朗普总统在竞选时承诺要“排干沼泽”(drain the swamp),但一系列丑闻、辞职和不道德行为表明“付费游戏”(pay to play)的文化正变得更加根深蒂固。特朗普总统本人也正面临国会参议院对他滥用职权和阻挠国会的弹劾审判。

在亚太地区,除了新西兰和新加坡外,排名靠前的还包括澳大利亚(77分)、日本(73分)。台湾以65分位居第28位。值得注意的是,在经历了近半年的 “反送中运动”的动荡后,特别是对警察滥用警权和警黑勾结的指控,香港依然以76分的高分位居全球第16位。

香港防暴警察在圣诞日向示威者展开警示将要采取镇压行动的旗子。(2019年12月25日)
香港防暴警察在圣诞日向示威者展开警示将要采取镇压行动的旗子。(2019年12月25日)


“透明国际”表示,在政治诚信和治理方面,亚太地区的总体表现仅略好于全球平均水平。许多国家将经济开放视为前进方向,然而,从中国到柬埔寨再到越南,该地区各国政府继续限制参与公共事务,压制异议声音,并将决策置于公众监督之外。

中国的得分较2018年相比小幅提升了两分,排名也从2018年的第87上升到2019年的第80,但总体上变化不大。“透明国际”并没有特别解释中国排名小幅提升的原因。

就在《2019全球清廉指数》报告发布的两天前,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刚刚以受贿罪判处前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原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有期徒刑13年六个月,并处人民币200万元罚款。批评人士称,北京当局对孟宏伟的处置清晰地展示了中共总书记习、中国国家主席近平治下的当今中国的司法黑暗和出于政治目的的选择性反腐。

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出身的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走上国际刑警组织世界大会的讲台,准备讲话(2017年7月4日)
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出身的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走上国际刑警组织世界大会的讲台,准备讲话(2017年7月4日)

中国政府的批判者、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没有几个腐败分子是按照其罪行的到处理的,都是根据政治需要。他说:“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发通缉令的人自己被抓了、被判了,这个很滑稽。”

孟宏伟2018年9月从国际刑警组织总部所在地法国里昂回北京时突然失踪。后来中国承认他是被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的人带走的。一些中国政坛的观察人士认为,孟宏伟被抓与他和原来掌控中国政法系统的已落马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关系有关。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说,孟宏伟在2005年至2017年间,利用其职务之便,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职务升迁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或者利用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所得财物折合人民币约1446万余元。

旅居美国的王军涛对“透明国际”《全球清廉指数》的科学性提出质疑。他表示,这份排名并不能真实地反映出各国的清廉或腐败程度。王军涛说:“我们在做政治意见和政治心理的横向比较时发现我们提不出问题。”

他还说:“比如 ‘民主好不好’这样一个问题对美国人的理解和对中国人的理解是很不一样的,他们的知识和经验就导致他们有不同的理解。”

王军涛表示,不能理解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在“透明国际”《全球清廉指数》上的排名提高了。他说,如果仅从表面上看,的确中国的公款吃喝、公款消费可能减少了,但真正的腐败应该与滥用权力有更为直接的联系。

王军涛指出,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他说:“如果以川普总统的弹劾案来看,用手中的公权力来巩固自己的个人政治地位就算腐败的话,那习近平定于一尊,向他看齐,这又算是什么?”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VOA连线:美情报总监发文 称中国是二战以来最大威胁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23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