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2 2021年9月20日 星期一

年终报道:特朗普和民主党人准备在2019年重新再出发


2018年11月14日民主党众议院当选人科尔特斯在华盛顿国会山拍照

2018年是美国政治的变革之年。民主党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赢回了众议院的控制权,这将对特朗普总统未来两年的任期产生深刻的影响。

民主党领袖众议员南希·佩洛西说:“谢谢你们,明天将是美国新的一天!”

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正在庆祝中期选举的结果,这场选举让众议院重新回到了民主党的控制之下。

女性和进步主义选民的投票率很高,他们将票投给了像麻萨诸塞州民主党人阿亚娜·普雷斯利这样的候选人,这带动起的反特朗普情绪助燃了民主党人的胜利。

民主党人众议员阿亚娜·普雷斯利说:“我们确信,尽管这有可能发展成我们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但我们不会任由它就这样发展下去。我们将满怀希望,战胜恐惧。”

特朗普总统如今面临着立法议程停滞、众议院民主党发起多项监管调查的前景。

但是特朗普并不在乎。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说:“他们什么也没调查出来,零。你们知道为什么么?因为本来就啥事没有。他们可以玩这个游戏,不过我们会玩得更好。”

特朗普和民主党领袖已经在给边境墙拨款的问题上起了冲突。分析人士约翰·福杰说,这是未来党派争斗的预演。预演。

两党政策中心的约翰·福杰说:“民主党人肯定会用他们的多数党地位来凸显他们和唐纳德·特朗普的不同,并且来调查特朗普政府。今年这一年将开启2020年的总统选举,所以这将是过渡之年。”

吉姆·凯斯勒认为,失去了共和党对国会的完全控制,特朗普可能会想和民主党人达成一些协议。

“第三条道路”的吉姆·凯斯勒说:“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唐纳德·特朗普在头两年任期里真有能力和民主党合作来达成任何协议。所以’交易的艺术’先生实在名不副实,我们看看这一次他有没有可能做到。”

但是特朗普总统还需要应对有关俄罗斯的调查,这项调查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得出结论。

《国家杂志》的资深政治分析人士汤姆·德弗兰克说:“这一年对特朗普总统来说将是分水岭。我是说,他将必须面对罗伯特·穆勒对他作出的任何调查结论或指称。我觉得这对他将是困难的一年。”

贵安·麦基认为,特朗普将会更加专注于下一届总统选举,不过很多希望能够打败他的民主党人也会如此。

维吉尼亚大学的贵安·麦基说:“我觉得,现实就是2020选举已经开始了。这或许是不幸的,但是这影响了接下来的所有事情。”

2019年发生的事情会对唐纳德·特朗普能否连任起到重要的影响。

  • 16x9 Image

    马隆

    美国之音记者马隆1995年以来一直负责报道美国大选和政治事务。在此之前,他是美国之音国会记者,并从1986年至1990年担任美国之音的东非记者。马隆1983年开始在美国之音的职业生涯。

评论 (22)

评论期已过。

归零地–今昔变迁

在9/11被毁的10栋建筑和一个广场的原址重建归零地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1年9月20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