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 2019年6月25日 星期二

特朗普对华政策获美外交智库肯定


美国重要外交智库——外交关系协会发布特别报告,肯定特朗普总统对华政策。报告认为他的整体外交政策比反对者所批评的要好。

报告认为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扭转了过去20年、3届美国政府——从克林顿、小布什到奥巴马政府对北京战略意图的误读。

报告称“鉴于中国实力的崛起对世界秩序以及美国及其盟友不断累积的危险战略后果”,这种误读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对美国外交政策损害最大的三大错误之一”。

其余两个分别是1965年在越南的军事升级和2003年入侵伊拉克。报告称“这一长期失败的对华政策有可能成为过去70年来美国(外交)政策的最大瑕疵。”

报告说,特朗普政府唤醒了面临中国对美国国家利益和民主价值越来越大威胁的美国,“在北京果断地将大部分亚洲国家纳入其轨道并远离美国的时候,如果没有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实力日益增长的危险进行持续的政治推动,美国可能还在继续其梦游。”(sleepwalking)。

这份特别报告的作者是外交关系协会美国外交政策资深研究员罗伯特·布莱克维尔 (Robert Blackwill)。他也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研究院亨利·基辛格全球事务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他给予特朗普对华政策的评分为B+。可以解读为介于优(A)与好(B)之间。

对国家利益的影响是更重要的评估标准

布莱克维尔说:“这位有瑕疵的总统所引发的所有混乱确实产生了真正的政策,这些政策的实质在许多案例中可能比它们怎么产生的、以及形成这些政策的这个人的特征更具重要性。”

外交关系协会会长哈斯(Richard Hass)在该报告的前言中肯定布拉克维尔对特朗普外交政策的评估,“并没有根据他(特朗普)和他的政府的外在言辞,而是根据这些政策对美国国家利益所产生的影响。”

哈斯引述布莱克维尔的话说:“历史教导我们,有缺陷的个人和政策进程有时会产生成功结果。”

在这份评估特朗普政府众多外交政策的报告中,对华政策被置于最前面。

尽管有肯定,但报告首先指出,特朗普上台后对华政策的一大败笔是在未经认真分析的情况下退出了奥巴马政府建立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框架。而报告认为,TPP是“美国对日益强大的中国经济能做出的最重大地缘经济回应机制”。

然而报告说,“值得肯定的是,特朗普政府从那以后采取了同过去的许多错误不同的更为清晰的对华政策。”

这些政策行动包括:2017年12月特朗普首份《国家安全战略》,强调“中国正利用经济诱惑和惩罚手段,影响力运作和暗示威胁使用武力以说服其它国家重视其政治和经济议程。”2018年1月发布《国家国防战略》,称“中国是一个战略竞争对手,它利用掠夺性经济恐吓邻国,同时将南中国海军事化。”2018年10月4日,彭斯副总统发表了“美国政府就美中关系50年来最严厉的演讲”。2019年2月11日,特朗普总统签署《美国人工智能计划》的行政命令。

贸易战——巧妙施压已经成功

关于特朗普发动对华贸易战,这份报告说,他“公开、大声对抗北京及其长期的不公平贸易做法”,“尽管对国际商务以及贸易赤字和关税的作用有着重大的误解”,但“特朗普对中国的巧妙施压已经取得成功。”

报告说,“特朗普的对抗性贸易政策可能导向一个重大协议。虽然美中贸易谈判结果仍不明朗,但特朗普可能获得中国政府在贸易上的重大让步,而这是奥巴马政府寻求过、而未能通过外交途径获得的。”

报告说,虽然北京可能对其承诺再次食言,但特朗普的贸易策略却“可能已经突破了迄今为止北京为其贸易不端行为设置的难以逾越的屏障。”

报告认为,在制裁中国公司,如中兴、华为等,特朗普的政策虽缺乏一贯性,但采取了“进一步行动”。

报告指出,“与其任何前任相比,特朗普总统对北京施加了自1990年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以来更大的经济压力来改变其贸易做法。”

保持美国投射力在亚洲的存在

在亚洲地区安全方面,特朗普政府继续了奥巴马政府反击中国日益增长影响力的做法,坚定地保持了美国在西太平洋争议地区的存在。

特朗普政府期间,部署在亚洲的美国海军舰艇数量从奥巴马政府时期的273艘增加到287艘。在南中国海,美国海军至少已经进行了10次航行自由行动。到2019年2月,这些行动的数量是奥巴马政府8年任期总数的两倍。

美国印太司令部在前沿优先部署了最先进的战机,包括F-35和P-8波塞冬海上巡逻机,许多无人驾驶飞行机,以及远程轰炸机。

五角大楼斥资研究无人飞行器和无人系统以及远程反舰导弹,以补偿水面舰艇有易受“反介入/区域拒止”武器,如陆基导弹,攻击的弱点。

为应对中国远程导弹攻击具体目标的能力,印太司令部正继续履行始于奥巴马时期的防御态势调整计划,这包括在环太平洋地区增加新的军事基地,以及在冲突发生时分散供应库存和改善与区域盟友沟通的努力。

特朗普虽然对亚洲盟友在贸易上出言不逊,但报告说,美国“在很多方面一直与日本和其它传统地区伙伴保持着强大关系”,包括与日本自卫队的联合军演,与澳大利亚举行最大规模的军演。

特朗普政府还为把印度作为其区域战略更重要部分而努力。这包括了2018年5月把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太司令部。美国正计划进行与印度的首次陆海空军演。特朗普政府继续奥巴马政府的东南亚海洋安全计划,增拨3亿美元改善东南亚国家在孟加拉湾、南中国海和许多太平洋岛屿周边的通讯系统和巡逻能力。

对抗“一带一路”力度不够

针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华盛顿推出了一些发展项目,包括2500万美元的电讯项目、5000万美元的能源基础建设,和3000万美元新基础建设过渡协助网。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已经在印太地区投资39亿美元,其继任机构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的借贷规模将加倍,为更多新项目提供资金。

但报告指出,“华盛顿如果希望成功对抗北京,必须推动更大规模的私人投资”。而在这方面,报告说“凸显了美国退出TPP带来的损害。”

避战传统外交途径缺失

报告认为,特朗普政府的缺失是未能与北京建立能改善两国间紧张关系的合理与可能的传统外交途径。这有助于避免双方从对抗走向战争,“尤其在台湾问题上,北京和台北之间的紧张正在升高。”

报告认为,特朗普政府类似对北京下最后通牒的非传统外交做法“可能不会成功,即便它会在贸易领域产生某些好处。”

报告说,如果北京和华盛顿不能停止下行的两国关系、陷入长期的对抗甚至冲突,美国和中国人民将首先为此付出代价。世界经济将受到破坏。朝鲜和伊朗问题将难以解决。

由于美中之间的严重分歧难以缩小,报告认为,应该建立模仿上世纪70年代基辛格与周恩来秘密讨论的对话模式。即,在不公开场合,双方领导人首先应坦率解决为避免美中对抗而限制某些被认为是本国国家利益的做法是否可行。报告说,做不到这一点,未来的美中关系将是暗淡的。

美在亚洲实力投射是平衡北京的前提

但是报告同时指出,这种高层战略对话取得成功的前提是,美国首先要加强其对亚洲的军事、外交和经济实力的投射,加强其与盟友的互动,帮助他们建立军事实力——而不仅仅是空谈竞争。华盛顿必须认识到日本是美国在亚洲和世界的最重要盟友。报告认为,北京认的是实力和对其是否有利,根据以往经验,可能需要时间让北京确认它值得与华盛顿坐下来认真谈判。

报告认为,现在美中关系自二战以来进入了第4阶段。第一阶段:美国未能阻止毛泽东夺取政权,双方进入敌对期;第二阶段:尼克松和基辛格打开中国大门,对抗苏联,结束越战。第三阶段:华盛顿寻求把北京纳入国际体系使之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加入美国倡导的国际秩序。第四阶段已经开始,美国完全明确了中国实力崛起带来的威胁,并有效采取了初步行动加以应对。但特朗普政府还未有一个应对的“大战略”。

该报告对特朗普的其它外交政策的评估结果分别是:气候变化F(不及格),朝鲜问题B(好),北约和欧洲安全D(较差),俄罗斯F,伊朗C(一般),叙利亚B+,沙特阿拉伯B+,以色列B,阿富汗B+,印度B+,委内瑞拉B+,贸易C。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