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7 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

河内美朝峰会后特朗普记者会全程实录


河内美朝峰会后特朗普记者会全程实录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8:01 0:00

河内美朝峰会后特朗普记者会全程实录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三(2月28日)在河内无协议而结束第二次美朝峰会后举行了有世界各地几百名新闻业者参加的记者会。他谈到了为什么在峰会上没有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达成协议的原因,还讨论了世界和美国发生的事情,包括美中贸易谈判。以下是记者会问答的全文翻译。

河内美朝峰会后特朗普记者会全程实录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8:01 0:00

特朗普:非常感谢,首先我要感谢越南总理和国家主席。我们在河内,这是一个令人称奇的城市,过去25年发生的一切对越南人民而言都是令人称奇的,包括他们的成就和经济发展。真的很特别。

我希望感谢全体越南人民对我们这么好的款待。我想,我们得到了来自巴基斯坦和印度的相当引人注目的消息。他们发生了冲突,我们在参与调停。

我们有相对的好消息。我希望(印巴冲突)将会尽快结束,这已经持续了很久了,好几十、好几十年了。不幸的是,(两国间)有很多的反感。我们试图居中调解,帮助他们,实现某种程度的秩序与和平,我认为这有可能做到。

大家知道,新闻一直在报道委内瑞拉,我们在运送物资。更多一点的物资在进入,并不容易。很难相信有人会说:我们别送了。

物资会带来什么改变吗?允许物资入境只会对他(马杜罗)的人民有好处。但是,我们在向委内瑞拉运送大量物资。民众在被饿死。你真的会以为,目前掌权的那个人会允许那些物资入境。我们在将物资运给一些最需要的城市地区,这不是容易的工作。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

在朝鲜问题上,我们刚刚和金委员长分手。我认为他度过一个很有成效的时刻。我们认为,我认为而且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感到,不应该签署任何东西。我将让迈克谈下这个问题。但是我们才离开,我们几乎一整天同金正恩在一起。他是个人物,很有个性。我认为我们的关系很牢固。

但同时,我们有一些选项。目前我们决定不采取任何这些选项,我们再看形势怎么发展。但是,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两天。我实际上认为这是非常富有成效的两天。但是,有时候你得走开。目前便是这样一个时候。我将让迈克就那个问题讲几分钟,请。

蓬佩奥:谢谢您,总统先生。

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们的团队、我带来的团队以及朝鲜方面的,努力了几个星期,以便在两位领导人去年6月在新加坡达成的共识的基础上迈进一大步。我们取得了很大进展,实际上,在两位领导人过去24、36个小时会晤期间,我们取得了更大的进展。

不幸的是,我们没能达到最终对美国来说是合理的地步。我想金委员长希望我们能够达到。我们要求他做出更多。他没有准备好那样做,但是我仍然是乐观的。我希望我们双方团队未来几天、几个星期内聚到一起,解决问题。这是非常复杂的问题。从一开始我们就说这将需要时间。

我们双方团队得以更好地相互了解了。我们知道某些极限是什么,挑战是什么。我认为在未来的几天和几个星期里我们能够取得进展,最终做成全世界希望我们做成的事情,那就是实现朝鲜去核化,减少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面临的风险。

我希望我们本能够走得更远一点,但是我非常乐观,我们在峰会之前取得的,以及过去两天两位领导人取得的进展,让我们处于有利位置,可以取得真正的好成果。

总统和金委员长都对我们取得的那些进展感到很好,但是,无法再进一步走下去,未能在此刻达成更大的协议。我希望我们能在未来一些星期内做到。谢谢您,总统先生。

特朗普:梅杰,请讲。

问:这个过程是不是比您原先想到要难?朝鲜要求取消一些制裁,这是不是真正的棘手问题,是您此刻不想做的,而他们。。。

特朗普:是关于制裁。

问:总统先生,会不会有第三次峰会?

特朗普:基本上说,他们希望全面取消制裁,我们不能这么做。他们愿意在我们希望的地区将一大块地区去核,但我们不能为了那点而放弃所有的制裁。所以我们将继续努力,我们姑且看吧。但是我们不能接受那条建议,只能走人。对那项建议我们只能走人。

问:总统先生,目前正在实施的所有制裁会继续吗?

特朗普:所有制裁都在继续。我注意到,几个星期来,你们当中很多人在说,噢,我们已经放弃了—我们没有放弃任何东西。我坦率地认为,我们和金委员长和朝鲜成为好朋友,我认为他们有巨大的潜力。我一直在告诉所有人,他们有巨大潜力,难以置信的潜力,我们看吧。但是,这关系到制裁。他们希望取消制裁,但是他们不愿意在我们希望的地区去做。他们愿意去做的地区却不是我们希望的。约翰?

问:正如我们所知,我指的是,这里牵扯到一系列难以置信复杂的问题,包括解除制裁以及什么是去核化。您有没有取得进展---有一种想法是,他希望保留一些核武器。我想到问的是,您会允许他那样做吗?

特朗普:对不起,约翰,我不想就这一点做出评论,但是他有某种愿景,这不完全吻合我们的愿景,可我们的愿景比一年前要接近。我认为,我们最终会实现的。但是,就这次访问而言,我们决定我们必须要走人,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好吗?

喂,这里有一位从来没有人听说过的先生。肖恩·汉尼提,您在这儿干什么呢,肖恩·汉尼提?我们要让他提个问题吗?

约翰,请讲。

问:如果他希望全面取消制裁,您希望在去核化上得到更多,那么在下次可能的会面前,你们如何弥合这种差距呢?

特朗普: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认为,在某个时刻差距会被弥合,但是差距存在。我们必须要保持制裁,他希望去核,但是他想去核的地区不如我们希望的地区重要。我们非常了解这个国家。信不信有你。我们了解这个国家的每寸土地,我们必须得到我们必须得到的东西。因为那是个很大让步。好的,肖恩,请讲。

问:我在广播电视台工作。总统先生,谢谢您,国务卿先生,很高兴见到您。总统先生,能否请您再详细说明一下。历史上,我们有这样的经历。里根总统在雷克雅未克峰会起身走人,当时受到很多谴责。但对于美国来说,最终的结果很好。这主要是您自己的决定吗?鉴于金委员长也在听这场记者会,你想要向他传达什么有关未来以及你们之间的关系的讯息?

特朗普:嗯,肖恩,我不想说这是我的决定,因为那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我想保持这种关系,我们也会保持这种关系。我们看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会发生什么。但如你所知,我们救回来人质。不再有测试了。

重要的一件事是,金委员长昨晚向我保证,不管怎样他不会进行火箭和核试验,不会有测试了。所以,你知道,我相信他说的话。我希望那是真的。不过与此同时我们会谈。迈克会跟他的人谈。

他还和人们建立了很好的关系,那些人是真正代表朝鲜的。我还没和安倍首相通话。

我还没有跟韩国文总统通话。不过我们会通话的,我会告诉他们,这是一个过程,正在向前推进,但是我们觉得今天签协议不合适。我们本可以签,只是我觉得还不合适。乔纳森?

问: 谢谢总统先生。请允许我问两个问题。首先,通过这次会晤,您对金委员长有没有新的了解?第二,当然,就在这边举行峰会的同时,华盛顿那边也上演了大戏。您的前律师迈克尔·科恩为你工作了十年,他的办公室就在你的特朗普大厦旁边,他说你是说谎者、骗子、种族主义者。您对科恩的话有什么反应?

特朗普:这是不正确的。这很有意思,我尽可能地看。我看不了太多,因为我有点忙,但我认为举行那样的假听证,还是在这个非常重要的峰会期间举行,的确是可怕的事情。他们本可以晚两天或是在下星期开听证会,那样会更好。他们会有更充裕的时间。但是,在这次非常重要的峰会期间举行这个听证会,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他说了很多谎话,不过这很有意思,因为他在一件事情上没有说谎,在涉俄骗局方面,他说没有勾结。我说,我好奇他为什么不在这个问题上也说谎,就像他在其它每件事上都说了谎一样。我非常惊讶,他没有说,---我认为,他没有说出于这个或那个原因而有勾结。但是他没有那么说。他说没有勾结,坦率地说,这让我有点惊讶。他本可以把坏话说尽的。

他只说了95%而不是100%。但事实是没有勾结,我称它为猎巫(捕风捉影的政治迫害)。这永远也不应该发生在另一位总统身上。这对我们的国家太糟糕了,太糟糕了。你看这整个的骗局,我称它为涉俄猎巫,现在我又加上了词:骗局。这对我们的国家非常糟糕。

这一点让我惊讶。这里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勾结问题。他说没看到勾结。所以,我们姑且看看会发生什么。但是,我认为这件事挺可耻的。这位女士,请讲。

问:特朗普总统?

特朗普:能不能请你们中的一个而不是三个来提问?

问:事实上,拿着迈克风的是我,我猜想…

特朗普:对不起,对不起,那位站在前面的请讲,不是,不是您。是的,我们会叫到您,谢谢。

问:谢谢。新浪新闻广东卫视。总统先生,当您离开谈判桌旁边走人时,现场气氛如何?

特朗普:我认为当时场上的气氛非常好,非常友好。这种离开不是站起身来拂袖而去。不是的。这是一个非常友好的场合。我们握了手。

要知道,我们有这种热度,我希望热度能持续下去。我想会这样的。但是,我们来这里就是准备要完成某个非常具体的目标,这个事情已经有几十年了,当时不是我。前面这么多总统执政时就应该解决这个问题了。你们都知道,人们都在谈论这个事情。他们什么也没做。让我觉得好笑的是,前几届政府的很多人都在告诉我如何谈判,而他们当年在那里,有时做了八年,却一无所成。现在,美朝双方关系非常有热度,我们离开的时候,是非常友好地离开的。迈克,您要不要就此讲几句啊?

蓬佩奥:不是这样的。我同意。我也和朝方相应官员进行了交谈。我们希望付出更多的努力。但每个人都把精力集中在如何在此基础上继续发展。今天,我们的立场肯定要比一天半以前更接近了,要比一两个月前更接近了,取得了真正的进展。.

我知道,大家都希望这次我们能做得更好一些。但是,离开的时候,双方都同意我们会继续努力,解决这个非常困难的问题。每个人都是本着这种精神离开的。

问:我想加一句,您和金委员长来自不同的政治制度,而且,你们是不同年代的人……

特朗普:我们的制度非常不同,我想说,这点也是事实。

问:你们是怎么找到共同点的,因为我们看到气氛……

特朗普:可我们都喜欢对方,我们的关系好。是的,制度不同,这还是委婉的说法,但我们都喜欢对方。关系好。后面的那位请讲。

问:总统先生,您是否认为,在所有这些问题没有理顺之前就举行这样的峰会,是不是为时过早?我的意思是,白宫昨晚发出的日程安排说,今天要签协议。我接下来的问题是,您能否大致勾勒出,今后几个月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特朗普:你总是要做好走人的准备。我本可以在今天签署一份协议。你们这些人会说,哇,协议好糟糕!他做得好糟糕。你必须做好走人的准备,而且我们本来有可能签署一些东西 - 我今天可以百分之百的签署一些东西。我们实际上已准备好了签署的文件,但这不合适。我宁愿把这事做好,而不是做快。是的,请讲。您先问,请讲。您得大声点。

问:我是来自韩国的记者,我很感谢您为朝鲜半岛去核化所做出的努力。您能否详细说明你与金委员长讨论的去核化的各种方式?

特朗普:我们讨论了许多方式,去核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词,已成为一个使用频繁的词。很多人不知道它的意思,但对我来说,很明显,我们必须消除核武器。我认为他有机会很快拥有地球上最成功国家之一。很棒的国家,很棒的地理位置。你想想,你一边有俄罗斯和中国,另一边有韩国,而且四周被水环绕,而且有着属于世界最美丽之列的海岸线。朝鲜有巨大的潜力,我认为他将领导朝鲜成为一个经济上很重要的国家。我认为它将是一个绝对的经济强国。是的,请讲,请讲。

问:我是《纽约时报》的大卫·桑格。

特朗普:我认识您。

问:六个月前,或者说八个月前,您在新加坡说,如果您在六个月内没有得到什么,我们应该回来问您。在这段时间里,您看到金委员长增加了他生产的导弹数量并继续生产更多的核材料,这点到了您的穴位,因为他正在展示,在这一切发生时候,它的武器库不断壮大。

特朗普:嗯,大卫,有些人这么说,有些人否认这一点。他们在高空、很高的地方拍摄了画面。有些人这么说,有些人不这么说。就算我今天把它去除掉,可我认为你和其他人也会说,我们没有为我们放弃的东西得到足够的回报。

而且,你知道,不要忘记,我们与很多国家在这上面是合作伙伴,如果你想想制裁的问题。我们跟联合国还有包括俄罗斯、中国和其他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建立了全面的伙伴关系。当然,韩国对于整个这件事情非常重要,还有日本。我不想做一些会破坏我们建立起来的信任的事情。我们有很牢固的合作伙伴关系。

问:那么您能告诉我们更多一点的细节吗?你们有没有谈到实际拆除宁边设施的问题?

特朗普:有的。

问:他看上去愿意最终把所有这些都去除掉吗?

特朗普:绝对的。

问:他只是想首先解除全部制裁。

特朗普:他想要解除制裁,你知道,然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觉得那不行,迈克和我花了很多时间谈判,我们自己也商量了很久,我觉得,你知道那个核设施虽然很大,但还不足以满足我们所要做的事情。

问:所以他愿意动宁边,但是您希望他做的比这要多。

特朗普:是的,我们必须要求更多。还有一些事情您没有谈到,但我们发现这是人们不太熟悉的。

问:包括第二个铀浓缩厂。

特朗普:正是。我们提了很多点要求。我认为, 我们了解到的情况让他们吃惊。但是我们不能满足于一个层级,我们如果只达到一个层级就放弃我们在长时间建立起来的所有杠杆……

问:所以您不愿意取消......

特朗普:大卫,我非常迫切想要取消制裁,因为我希望那个国家发展。那个国家有那么大的潜力,但他们必须放弃,否则我们就达成协议了。迈克,您想说说吗?

蓬佩奥:大卫,这里面还有相关的时间和顺序问题,所以我们没有越过终点线。虽然宁边这么大规模的设施肯定是重要的,但仍然没有把导弹、核弹头和武器系统包括进来。所以,还有很多其它要素我们没能实现。

问:还有把所有这些都列入清单。

蓬佩奥:还有宣言,所有那些我们今天都没能实现。

特朗普:请讲。

问:谢谢总统先生。

特朗普:谢谢。

问:我想请您澄清一下,当您谈到什么会让您同意放弃全部制裁时,您是否还想着,朝鲜要首先放弃一切,实现全面、可验证的去核化,然后您才会解除制裁?

特朗普: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不想这么跟您说,因为从谈判的角度,我不想把我放在那个立场上。你知道,我们希望(朝鲜)放弃很多,而我们也放弃一些。而且我们会在经济上帮助他们,我们还有很多其它国家会提供帮助。

日本、韩国、我认为还有中国,还有很多国家都会帮助朝鲜发展经济。既然说到中国,我们很接近做成一件非凡的事情。不过现在还有待观望。我做好随时走人的准备,我从来不怕放弃协议走人。如果和中国没谈拢,那我也会这么做。

问:您担心朝鲜会因为没有达成协议而重启核试验而且会在这段时间继续发展他们的项目吗?

特朗普:他说了不会开始核试验。他说不会试验火箭、导弹或任何跟核有关的东西。我所能告诉你们的就是他说的这些话,我们看吧。后面穿红衣的请讲。

问:谢谢您,总统先生。我是中国环球电视网的杰西卡·斯通。我有一个与中国相关的问题。您刚才提到,中国很可能会给朝鲜提供经济上的帮助,你也表示会跟文总统和安倍首相就此进行讨论。目前为止,您认为中国在协助平壤和华盛顿之间的对话方面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特朗普:我认为中国的帮助作用比很多人认为的要大,进入朝鲜境内的商品中大概有93%来在中国,所以这是哪里的一个大国。但同时我也相信,朝鲜是个独立做决定的国家,无需服从来自任何人的命令。他(金正恩)是个很强势的人,他们能做成很让人赞叹的事情。但是,毕竟朝鲜93%的商品来自中国,所以中国对朝鲜肯定是有影响力的。中国都帮助很大,俄罗斯的帮助也很大。(俄朝)边界只有一小段,但也非常重要,大概是28英里。

那里也有可能发生事情。他们一直在提供帮助。好,请讲。

问:谢谢总统。中国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您与金委员长昨天和今早的会面中有没有提到中国?如果谈及了,能和我们分享一些讨论的内容吗?另外,3月您可能会在海湖庄园与中国国家习近平举行峰会,到时候您想在中国问题想取得哪些成果?

特朗普:今天我俩的对话中确实多次提到中国。他和中国相处得很好,我们也是。目前,看看我们国家今天的情况,现在我们已经增加了好几万亿、几万亿美元的净财富,我们的股市也几乎上行到历来最高点了,我们的经济令人称奇。

我们目前的失业率属于美国历史上最低之列。各群体,比如非洲裔美国人、妇女、---可以看看任何群体,拉美裔美国人,刚刚出来的数字,是历史上最好的。现在非洲裔美国人的情况是历史上最好的。还有其他很多数据正在不断公布。目前的我们的经济很可能是历来最强劲的。

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刚刚宣布要在密西根州底特律边上花45亿美元建厂,他们要建一家很大的工厂,实际是另一家工厂的扩建。他们的就业机会将会翻倍甚至更多。有很多大好的事情正在美国发生。

当然,在中国,他们遇到一些困难。但是我认为很多困难跟他们要交的关税有关。此外,我们正在得到大量的收入,你们看到上个月贸易逆差减少了,每个人都想知道为什么,那是我们收了很多关税的钱,导致了贸易逆差下降。跟中国会发生什么,我们看吧,我认为有很好的机会。

他们(中国)的数字下降了,但我不希望这样 -- 我希望他们的数字很好。但是,很多、很多年来我们每年对中国的损失高达3000到5000亿美元。正像很多其它事情一样,在我之前的很多美国总统早就该解决这个问题了。但是没有一位这样做。所以我们正在努力。 这边的这位先生请讲。

问:我来自专门关注朝鲜新闻的《北韩新闻》,您对文总统要传达的讯息是什么?由于制裁,在韩朝合作问题上,他实际已经碰到玻璃天花板了。美韩军演接下来会怎么样?

特朗普:我很喜欢文总统,我们关系很好。不管你们信不信,我跟几乎每一位领导人都有很好的关系。很多人觉得这不可思议,但确实如此。你们很难想象有些国家占了我们便宜。我了解每一个案例,当他们知道我了解情况后可能会有点惊呆了,但我们确实有很多很好关系。

我会在上了飞机后很快给文总统打电话。他将是我最早通话的人之一。我还将给日本的安倍首相打电话,告诉他们我们的现状以及今后该怎么做。我会打这些电话。文总统很努力。他非常希望看到一个协议,他一直很帮忙。 谢谢。请讲。

问:谢谢总统先生。中国《环球时报》记者杨升。我的问题是,您期待中国在下一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来调解你们和朝鲜之间的关系?

特朗普:用中国?我们是在用。中国一直很帮忙。习主席是一个很了不起的领导人,是受全世界、特别是亚洲高度尊重的领导人。我想说他帮了我们很多。对吗?迈克。实际上我最近刚给他打了电话,请他帮忙。在边界(贸易)问题上,他一直非常、非常帮忙。他能再多帮点忙吗?也许吧。但是他一直很出色。 请讲。

问:总统先生,您是否与金委员长有承诺,在您的任期内再次会面?

特朗普: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吧。我没有作出承诺。

问: 现阶段有人可能会说他们是一个核大国。您是否接受至少现在朝鲜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您是否正在考虑恢复和韩国的军事演习,或仍暂停演习?

特朗普:你们知道,军事演习我早就放弃了,因为每次演习我们要花费1亿美元。我们的大型轰炸机是从关岛起飞的。最初的时候,一个将军说,是的,长官,从关岛起飞,就在隔壁。但是这个隔壁要飞7个小时,飞过来扔下炸弹再飞回去。

我们为这些演习上花费了几亿美元的资金。我不喜欢这样。我觉得这不公平。坦率地说,我觉得韩国应该在这方面帮助我们。你们知道我们是在保卫韩国。我认为他们应该帮助我们,这些演习是很费钱的。

我当时跟将军们说,你们看,演习很好玩,很来劲,他们在做战争游戏。我并不是说它不必要,在某些方面它是必要的,但是在其它方面它又是不必要的。演习非常、非常费钱,我们也必须考虑这一点。当他们花费了几亿美元来搞演习时,没人给我们报销。我们在很多国家的身上花了巨额开支,为的是保卫这些国家。但是这些国家都很有钱,完全有能力付我们钱而且做得更多。

顺带讲一句,这些国家也知道完全让我们掏钱是不对的。但是从前没有任何人跟他们要这些钱,现在我张口要钱了,而且我们正在得到很多钱。过去两年,我们仅从北约就要到了一千亿美元。一千亿。还会有更多的钱进来。我们正在跟许多的国家要钱,你们将会看到很多这样的事情。好的,先生,请讲。 等一下,请讲。

问:好,谢谢您,总统先生。您,---而且我相信,副总统彭斯都和奥托·瓦姆比尔家庭有私人关系。我想问的是您在这个星期说金正恩是您的朋友,您在推特上这么说,您和他有非常好的关系。

您在新加坡或这里直接跟他(金正恩)提出过奥托·瓦姆比尔之死吗?他是怎么回答您的?您为什么管他叫朋友呢?

特朗普:我提过这事儿,我真的不认为这种事情对他有好处。我跟瓦姆比尔一家人很熟,我认为那家人很了不起。所发生的事情非常可怕,我相信他遇上了非常可怕的事情。但是我认为最高领导层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当他们把奥托送回美国的时候——顺便说一句,我让囚犯和人质得以回家。奥托是人质之一。他回来的时候情况很糟。别的人回来的时候身体很健康,但是当奥托回来的时候,情况糟透了。我的确谈过此事,我也的确不认为他(金正恩)会让这件事发生,因为这样做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好处。那些监狱很恶劣,是很恶劣的地方,会发生很快的事情。但是我不相信他知道此事。

问:他跟您这么说的?金正恩这么跟您说的?

特朗普:他心里不好受。我确实跟他说过。他对这个案子知道得很清楚,但是他是后来才知道的。你要领导这么多人,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多的人。在这些监狱和集中营里关着很多人。奥托遇上了很坏的事情,很坏、很坏的事情。金正恩跟我说他不知道这件事情,我相信他的话。后面的那位请讲。不,是您后面的那位。谢谢。

问:总统先生,我来自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您在谈判的时候有没有讨论到可能对朝鲜的核设施进行检查的问题?

特朗普:您能说得大点儿声吗。 您来自哪里?

问:来自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在与委员长会谈期间,您是否讨论过可能对朝鲜核设施进行核查的问题? 实地核查。

特朗普:哦,核查朝鲜。

问:是的,核查……

特朗普:我们很容易就能做到这一点。 我们有这样的安排,所以我们可以很容易做到这一点。 将对朝鲜进行核查,如果我们对他们要做些什么,我们要安排出时间,这非常好。我们知道情况,就像大卫刚才问的,我们知道某些地方和某些设施。有些设施是人们不知道的,但我们知道。 我们认为我们能够非常、非常成功地进行核查。 是的,女士,请讲,请讲。

问:谢谢总统先生。

特朗普:顺便说一下,有很多人在这里。 我们这儿有很多人。 问吧。

问:以色列Kann新闻,总统先生。 在与朝鲜接触之后,你会努力为中东带来和平。

特朗普:对。

问:和平计划即将在不久的将来推出,正如您之前提到的那样 –

特朗普:我们希望。 我们希望,我们正在努力制定和平计划 –

问:我相信你会这样做,但正如您之前提到的那样,它将要求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作出妥协。 据你所知,内塔尼亚胡总理愿意做出这些非常需要的妥协吗? 第二个问题,内塔尼亚胡先生今天即将以腐败罪名被起诉。 您想在这个场合告诉他什么吗?

特朗普:我只是认为他是一位了不起的总理,我不知道他的困境,但您告诉我的事情人们一直有所耳闻。 但我不知道。 我能够说的是,作为总理,他的工作出色。

他坚韧,聪明,强悍。 他注重国防。 他的军队有很多的发展。 他们从美国购买了大量装备,而且他们是付钱的。 当然,你也知道,我们给予他们大量的补贴。 每年40亿美元很多了。 不过他们 - 他们也一直非常好。

他们在很多方面真的是令人称奇,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有和平的机会。你知道,有意思的是,我一辈子一直听人说,最艰难的交易 - 我们都喜欢交易,但所有交易中最艰难的就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和平。他们说这好像是一个不可能的交易。我非常希望能促成它。

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吧。你知道,我们过去向巴勒斯坦人支付很多钱,大约两年前被我制止了,因为他们没有说正确的事情。我说,为什么我们要付钱给那些不说我们好话,也不是真想坐到和平谈判桌前的人呢。他们已经好多了,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但我认为 - 我认为我们确实有很好的机会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实现和平。请讲,先生?

问:总统先生,我来自中国。我的问题是,您是否仍然相信朝鲜和美国关系未来可能会像美国和越南的关系一样?

特朗普:请重复一遍。

问:你是否仍然认为未来美国和朝鲜之间的关系可能会像美国和越南之间的关系?

特朗普:是的,我们关系很好。顺便说一句,您提到的日本,我们和日本间有很多不错的事情在进行。我们开始了贸易谈判。多年来,日本一直向我们出口数以百万、数百万的汽车。你们知道,这对美国来说并不是一个公平的情况。

我们已经开始跟日本进行贸易谈判,实际上是大约三个月前开始的,我认为我们会达成对美国有利的交易。但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公平。安倍首相明白这一点。这很好。后面那位先生,请讲。

问:谢谢你,总统先生。上海东方传媒集团。你认为下一次会谈可能会很快举行,还是需要一段时间?

特朗普:我没法告诉您。可能很快,也可能很长时间内都不会举行。我没法清楚地告诉您。我希望会很快,但也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我今天原本可以达成协议,但不会是让我满意的协议,迈克也不会满意。我们有一些挺大的选项,但我们觉得不合适,我们要把事情做对。后面那位女士,请讲。

问:ITV新闻。您什么时候开始清楚地知道这次在河内无法达成协议的?昨晚甚至今天早上,您自己和金正恩的言辞都非常积极,因此有点让人迷惑……

特朗普:我认为言辞从头到尾都很好,即便是现在,言辞也不错。我不会按言辞去判断,因为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说的话可能是外交史上最强硬的,如果可以称之为外交的话,但后来我们变得非常友好。我不相信有比那些更强硬的言辞了。话说回来了,这些都是在我之前的总统早就应该处理的事情,远在他们掌握现有实力之前就应该处理。但没有处理。我不是只在抱怨奥巴马政府,顺便说一句,他们毫无作为,毫无作为,在朝鲜问题上毫无作为。他们让非常不恰当的事情一再发生。但我不是在抱怨奥巴马政府,我是在抱怨多届政府。许多事情早就该做。但我不认为言辞很糟。之前很糟糕,但现在非常好。最后一个问题,由您提问吧,请讲。

问:韩国A频道,我想请问您,您曾说您不知道何时朝鲜领导人会愿意走到谈判桌前,采取所需要的行动。如果是这样,美国是否愿意加大制裁,也许是通过施压来促使朝鲜向前走吗?

特朗普:我对此不想评论。我只想告诉您这点,我们之前的制裁力度非常强,我不想讲再要加强制裁。现在的力度就很大。在朝鲜有很多很好的人民,他们也需要生存,这对我很重要。我还要说,我整个态度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因为你知道,我认识了金委员长。他们也有自己的观点。

因此我真的不想谈论这个,我只是想,希望为了韩国,为了日本,坦率地讲,也为了中国,---我之前跟习主席交谈,他受到很多人的尊敬,我说你不可能希望中国挨着一个有核国家,他不希望。他真的不。他也希望问题得到解决。

就到这里吧。好的,女士们先生们,我马上要上飞机,飞回一个美妙的地方,叫做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谢谢大家,谢谢大家。非常感谢。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