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9 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

美国总统川普同意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进行直接会面使人们对这次历史性的会晤寄予很高的期望,但也引发诸多问题。美国的朝鲜问题专家也对会晤不成功可能带来的后果表示了关切。曾经与朝鲜进行过谈判的前美国国防部长佩里尤其表示,美国必须对会谈能够达到的目标有实际的期待,即使朝鲜签署了解除核武器的条约,其实施也是无法核实的。

川普总统同意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会晤让美国的国防与外交政策专家都大感意外。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把川普的这个决定称为“外交上的震慑行动”,意即它与美国在伊拉克战争期间所采取的“震慑行动”有得一比。

曾经与朝鲜进行过面对面谈判的前美国国防部长佩里在一份声明中说,川普计划与金正恩会面的消息使他很受鼓舞。他说,这是对由相互侮辱对方构成的外交的重大改善。

曾经担任过奥巴马总统的助理以及副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卡尔(Colin Kahl)认为,川普同意与金正恩今年5月会面是一次很大的赌博,但是它也可能为也许是世界和平最严峻的威胁带来突破。

一些外交政策专家甚至认为,同意举行会谈本身就是对朝鲜做出了巨大的让步。

丹马克:进入未知领域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主任丹马克(Abraham Denmark)星期三在一个电话会议上指出,朝鲜邀请美国领导人举行会晤本来是一个标准做法,美国以往的总统之所以没有接受邀请是因为同意这样做是给朝鲜的一个巨大让步,会抬高朝鲜领导人的身价,给金氏政权提供合法性。这次所不同的是,川普总统竟然在没有要求朝鲜采取任何行动的情况下接受了直接会晤的邀请。他认为,川普这样做是抛弃了美国对朝政策上的一般常识。

他说:“在朝鲜没有放弃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早早的作出这些让步,这的确是把这次的谈判完全反过来了。所以说,我们真的是处于一个未知的领域。”

蒂马奇奥:会面可以看成是美国的让步,也是值得欢迎的转变

华盛顿研究机构新美国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蒂马奇奥(Suzanne Dimaggio)负责美朝之间所谓的“第二轨道”谈判,去年分别在日内瓦、平壤和奥斯陆与朝鲜人举行了会谈,是美国少有的与朝鲜人进行过对话和谈判的人。她在推文中表示,我们本来预期,这样一个高度象征性的会晤会在得到了一些具体成果之后才会发生,而不是之前。

她也认为,在朝鲜人做出任何具体的事情之前,川普已经给他们做出了一个重大的让步,即让他与一个自由世界的领导人举行史无前例的会晤。但是她同时也表示,看待这个问题的另一角度是,美朝之间此前正在迅速的走向可能的军事冲突,而这样一个走向外交的重大步骤是一个值得欢迎的转变。她说,如果这次会晤有助于建立一个认真、持续的谈判程序,那么这是一个积极的举动。

如何使会谈成功而不是陷阱?

尼克松总统创办的国家利益中心国防研究主任、《国家利益》杂志的总编卡奇亚尼斯(Harry Kazianis)认为,川普与金正恩的会面将是历史性的时刻。他对如何使这次会面获得成功而不成为一个陷阱提出了五点建议:一是确保我们的盟友对可能与朝鲜达成的交易意见一致;二是会面不能在朝鲜境内举行,因为这将会给金正恩以巨大的宣传上的胜利;三是华盛顿和首尔不会停止之前计划好的军事演习;四是朝鲜必须列出一个放弃其核武器的计划或是时间表;五是美国对朝鲜的压力最大化运动必须继续,直到会谈成功。

蒂马奇奥:与朝鲜会谈必须做大量的准备 挑战巨大

新美国基金会的蒂马奇奥认为,我们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美国是否有必需的坐功来与朝鲜进行直接的谈判。她说,美国必须为这次会面进行大量的准备,否则会有让它成为一次有名无实的会晤的风险。眼下,金正恩正在设定日程和步伐,川普政府是在做出反应。在她看来,川普政府需要很快采取行动来改变这种局面。

她还告诫说,“与一个我们多年几乎没有什么沟通的敌手进行接触是一个尤其困难的挑战。一个被掏空的国务院只会放大这些挑战。这,与川普总统喜欢脱稿的倾向以及他对威权人物的崇拜结合起来,只会削弱我们的谈判地位。”

最大的担心是会谈失败使得军事冲突更为可能

在国防部担任过负责东亚事务的副助理部长丹马克表示,他最担心的是两人会晤后没有达成协议可能造成的后果。

他说:“对于我和很多其他人来说,这引发了这样的担心,即如果外交失败了,就有可能发生军事冲突。川普总统会说,我们尝试过外交,如果我做不了,没有人会做。我们几十年来都试图通过外交解决问题,这意味着只剩下一个选项了。”

前美国总统助理卡尔的建议

目前是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的卡尔在推文中表示,这次会晤的成功需要川普政府做一些他们到目前为止还不很擅长的事情,包括启动一个跨部门的程序,让所有利益相关方就我们希望这次会晤达到的目标达成一致并发出同样的信息。美国需要考虑现实的眼前以及长远目标是什么以及在谈判的每一步美国愿意做出的让步。他还认为,美国需要与韩国以及日本进行密切的协调,尤其是在韩国总统文在寅今年4月与金正恩举行会晤后。

卡尔还建议,川普政府需要现在就组建一个有能力和有经验的谈判团队,为会谈做准备,而不是浪费几个星期的时间才揣摩清楚。他还认为,由于川普与金正恩峰会的灾难性失败将会扼杀任何外交的机会并使这两个善变的领导人加速走向战争的道路,因此川普必须做功课,听取顾问的意见并进行自律,包括在推特上。他说,任何希望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人都应当希望川普在这个问题上获得成功,而这意味着继续给川普政府以及总统本人施压,让他们事前做一切必要的事情,加大会面成功的可能性。

佩里:会谈涉及的两个关键问题

针对卡尔的这些建议,前国防部长佩里在推文中回应说,成功没有容易之路,但是如果川普政府在峰会发生前致力于在这些方面做好准备,那就有成功的希望。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这次会晤涉及两个关键的问题:一是我们将与朝鲜谈什么?也就是说,美国预期从中得到什么以及美国愿意给朝鲜提供什么。第二个问题是,在会谈时美国与朝鲜将做什么?美国及其盟友是否会维持对朝鲜的压力?朝鲜是否会继续其导弹与核武器的测试?

佩里:有理由怀疑朝鲜愿意放弃核武库 如何核实是关键

在他看来,川普政府的声明表明,美国的目标是让朝鲜解除其核武库,成为一个无核国家。他认为,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朝鲜愿意走那么远,而且即使他们愿意,这里仍然有一个根本的问题,这就是我们如何核实这样一个协议。

佩里说,鉴于美国不知道朝鲜究竟拥有多少可以使用或是还在制造过程中的核武器,也不清楚他们所有核设施的位置,而且美国也从来没有实施过统计了实际弹头数量的条约(美苏核条约统计的是导弹数量,而实际弹头与导弹数目之间可能存在很大的偏差),因此即使朝鲜签署了一个解除所有核武器的条约,认为我们可以可靠的核实这个条约的实施将是一个根本性的错误。

佩里表示,他一直高度倾向与朝鲜会谈,但是这样的会谈必须建立在什么可以谈判以及什么可以得到核实的现实期待的基础上。

佩里去年12月6日在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部的电视专访时呼吁美国尽快与朝鲜进行对话来化解朝鲜的核危机。他在采访中强调,美国必须与实际的朝鲜,而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朝鲜打交道。

图集:韩国特使访问朝鲜、美国、中国(12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