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26 2020年2月24日 星期一

特朗普律师:在乌克兰问题上总统“绝未做错任何事”


参议员们在首席大法官罗伯茨主持下宣誓就任弹劾审判的陪审员。(2020年1月16日)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律师团队星期一(1月20日)抨击说,针对他的弹劾是“对宪法的严重歪曲”,并声称特朗普在向乌克兰施压要求启动对其政治有利的调查的问题上”绝未做错任何事”。

特朗普总统的律师说,民主党议员推动弹劾和罢免这位共和党总统并不是为了查明真相,而是试图借此推翻特朗普2016年当选总统的结果并干扰他2020年竞选连任的选情。

参议院针对特朗普的弹劾审判的实质程序将在星期二开始。特朗普的律师在此前一天提交了诉讼摘要。他们称民主党人的弹劾案是“扭曲宪法”,并说参议院应当迅速宣布针对他的两项弹劾条款都不成立。

民主党人主控的众议院提出的其中一项弹劾条款指控说,特朗普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施压,要求基辅调查特朗普2020年总统选举的主要民主党挑战者之一前副总统乔·拜登,从而构成滥用职权;另一项弹劾条款指控说,特朗普阻止手下官员向国会调查人员提交文件并禁止证人作证,从而构成妨碍国会。

民主党议员之前已表示,很明显,有“压倒性的证据证明”,针对特朗普的两项弹劾指控都成立。

特朗普的律师在110页的法律文件中说,特朗普在与泽连斯基打交道时是在从事正常的外交政策事务。

他们指出,特朗普并没有犯罪。不过,把被弹劾的美国总统定罪和罢免并不取决于总统是否触犯某项具体刑律,而是由以陪审团成员身份行事的100名国会参议员解读美国宪法立下的定罪标准,并裁决总统是否犯有“重罪与轻罪”。

不管控辩双方的法律说辞如何,特朗普几乎肯定会被共和党人主控的参议院判决无罪。要把总统定罪和罢免必须要有三分之二的多数。只有在全体47名民主党参议员团结一致而且53名共和党参议员中还有至少20人倒戈的情况下,参议院才能有足够票数在离11月大选不到一年的时间提前把特朗普赶下台。目前没有任何共和党参议员主张罢免特朗普。

是否传唤证人

但是,这次由美国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主持的弹劾审判仍将充满不确定性。特朗普是美国近两个半世纪以来第三次面对参议院弹劾审判的总统。

白宫预测参议院两个星期内就会宣布特朗普无罪。但是,如果民主党人成功说服四名共和党人跟他们一道要求在有关乌克兰问题上听取特朗普关键助理的证词,审判就有可能持续更长的时间。

民主党人不顾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的反对,要求听取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代理白宫办公厅主任米克·马尔瓦尼等人的证词,以了解特朗普是如何请求基辅方面启动调查的。

特朗普希望乌克兰调查拜登以及他的儿子亨特·拜登在乌克兰一家天然气公司任职一事,并调查乌克兰为了破坏特朗普2016年总统选举的选情而干预美国选举的说法。乌克兰干预美国选举的说法现已被戳换。特朗普在向乌克兰施压的同时,暂时扣住了3亿9千1百万美元的对乌军援。乌克兰希望得到这笔军援抗击乌克兰东部的亲俄分离主义分子。

特朗普多次表示过,他希望在审判期间传唤拜登父子以及至今未公布身份的那位“吹哨人”作证。那名“吹哨人”是最早举报特朗普去年7月与泽连斯基的那通电话的人。特朗普在电话中请求泽连斯基启动对拜登的调查。但是星期一在推特上,特朗普似乎不想听博尔顿的证词。他在去年9月把博尔顿撤职。

特朗普的推文批驳民主党人说,“他们不想让约翰·博尔顿和其他人在众议院”作证,“他们当时太急急忙忙了。现在他们在参议院又想让他们全都来。没有这样的道理!”

推动弹劾特朗普的民主党人曾要求博尔顿和其他特朗普圈内人士作证,但是这些潜在的证人听从总统的指令,拒绝与众议院调查人员合作。不过其他一些人无视特朗普的禁令,在众议院提供了证词。民主党议员放弃了向某些证人发出传票的做法,他们担心围绕这些证人是否必须作证的法律诉讼可能会纠缠数月之久,并在没有这些人提供的正式证词的情况下,通过了弹劾条款。

博尔顿如今表示,如果他收到参议院传票,他愿意在特朗普的弹劾审判上作证。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说,他已经掌握足够的共和党票数,可以推动有关弹劾审判的规则,暂时不必就是否传唤证人进行表决,而是等到众议院弹劾经理人和特朗普辩护律师分别做出控辩陈述之后再决定是否传唤证人。麦康奈尔说,到那个时候,参议员有可能决定是否听取证人作证或要求白宫交出相关文件。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说,他将努力把传唤证人也包括进审判程序的大框架内。然而,如果麦康奈尔所说的票数是准确的话,舒默看来将输掉这场初审攻防战。

特朗普几乎每天都在嘲讽弹劾努力。他星期一发推说:“哭闹的查克·舒默现在要求‘公平’,而他曾和众院民主党人联手,确保我在众院得到零公平。好啦,还有别的新鲜东西吗?”

参议院还有可能决定审判的节奏。麦康奈尔说,他计划参议院每周开会六次,但参议院每天用多少小时来审案,目前还不清楚。

两方在媒体激烈对攻

特朗普律师团队成员、著名刑事辩护律师阿伦·德肖维茨星期日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国情》(State of the Union)节目上说,他将告诉参议员们,“即使所举事实属实,那也够不上弹劾标准”,不足以将特朗普定罪和罢免。

众议院七名弹劾经理人的牵头人亚当·希夫众议员在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ABC News)《本周》(This Week)节目上说:“没有人当真质疑这样的事实,那就是,总统扣押了提供给一个与俄罗斯交战的盟国的几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迟迟不批准乌克兰总统为了向本国及其对手表明他得到美国支持而迫切希望的白宫会晤,而总统这样做是为了胁迫乌克兰帮助他在下届选举中舞弊。”

希夫还说:“他们真的无法质疑那些事实。于是,由于他们无法质疑事实,总统唯一的新辩护说辞就是:总统不能因为滥用职权而被弹劾。”

在55天的拖延之后,特朗普最终在去年9月为对乌军援放行,而泽连斯基并未启动对拜登的调查。共和党人说,这证明特朗普并没有跟乌克兰有利益交换,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利用军援来换取对其政治上有助益的调查。

特朗普在参议院的坚定支持者之一林赛·格雷厄姆参议员在《福克斯周日新闻》(Fox News Sunday)节目上说,弹劾之举是“党派性质的强行闯关。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总统没有被控犯罪的弹劾。”

他说,如果民主党人要求听取博尔顿、马尔瓦尼和其他人的证词,特朗普将寻求起用行政特权,不让他们作证,以保护白宫私下交谈的神圣不可侵犯性。

格雷厄姆说:“在我看来很明显,在有关这些证人的问题上,任何总统都会要求行政特权。”他还说,如果这些证人对众议院的弹劾案这么重要的话,民主党人在众议院调查阶段就应当努力争取让他们作证。

在特朗普之前,只有两位美国总统被众议院弹劾。他们是19世纪中叶的安德鲁·约翰逊和二十来年前的比尔·克林顿。他们都在随后的参议院审判中被判无罪并得以留任。另一位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1970年代中期因为水门丑闻而肯定会被弹劾,但他在众议院采取行动之前先行辞职。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