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21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2017展望:川普版“亚洲再平衡”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川普(资料图片)

由于竞选时的部分激烈的言论,川普一度被认为有可能会颠覆美国二战以来在亚洲的安全架构和经济架构,包括抛弃奥巴马总统任期内最重要的战略--“亚洲再平衡”。 不过,分析人士指出,川普当选总统后的种种行动显示,川普领导下的美国不会离开亚洲。他们认为,川普可能抛弃“亚洲再平衡”这种字眼,甚至会挑战一些“正统”的做法,但是不会动摇美国在亚洲战略的根基,川普的“亚洲再平衡”甚至有可能超过奥巴马政府的力度。

川普对“亚太再平衡”战略最具冲击力的讲话是他在竞选期间威胁日本和韩国,要求两国分担更多的安保费用,否则将撤出驻日韩美军。他甚至说,日本和韩国可以自己发展核武器来保护自己的国家等。

川普对“亚洲再平衡”的另一个挑战是,他表示上任后会立即宣布放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而这是“亚洲再平衡”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川普的上述态度令不少观察人士担忧,川普不仅可能会抛弃“亚洲再平衡”战略,还有可能会颠覆美国二战以来在亚洲建立的盟友体系。

分析人士:川普不会动摇亚洲盟友体系的根基

不过,分析人士指出,当选总统后的川普看上去有所改变。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的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告诉美国之音说:

“他在竞选时的一些言论让人觉得他会离开亚洲,但是他的行动却反应了另外一回事。他当选后,给外国领导人打出的第一个电话是给韩国总统朴槿惠的。他会晤的第一个外国领导人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他还接了蔡英文的电话,并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打电话。这些行动显示,川普并不打算离开亚洲。 他可能会跟亚洲盟友们讨价还价,让他们担负更多的费用,但是不会离开亚洲。”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亚洲问题专家迈克尔·奥斯林(Michael Auslin)12月在美国智库外交关系理事会(CFR)的一个有关“川普上台后, 亚洲再平衡的未来”的圆桌会议上说, 川普当选后与亚洲领导人的接触显示, 川普应该不会结束华盛顿在亚洲60多年来的盟友体系。他认为,川普可能会挑战美国的一些“正统做法”,但是不会动摇这个亚洲政策的根基。

川普政府对中国的态度会愈加强硬

奥斯林说,川普上台后,美国有可能在亚洲表现得更加强势,甚至超出“亚洲再平衡”战略制定者的初衷。这主要体现在美中关系上。

奥斯林说,川普与蔡英文的接触预示,未来的美中关系可能会发生冲突。12月2日,川普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这被认为是打破了近40年来美国在任或当选总统不与台湾领导人通电话的惯例。“川蔡通话”后不到一个月,川普在元旦前夕表示,他不排除在蔡英文一月初过境美国期间举行“川蔡会”的可能性。

奥斯林还说,川普当选后并没有表示要撤回有关中国是“货币操控国”的言论,这意味着他真有可能向中国出口美国商品加收相当的关税。

川普新年后的一系列动作也验证了这种猜测。川普星期二(1月3日)提名律师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 担任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提倡加大贸易保护力度,还曾撰文批评中国“操纵贸易”。

此前,川普还提名鹰派人物分别执掌新成立的白宫贸易委员会以及商务部。

星期一,新年过后(1月2日)川普还批评中国没有在朝鲜问题上提供帮助。他指责中国未能阻止其盟友朝鲜发展核武器和弹道导弹。他发推文说:“中国从与美国的一边倒的贸易里获得了巨大财富,但却不帮助解决朝鲜问题。够便宜的!”

另据报道,川普还邀请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问白宫。奥斯林认为,这表示,他试图平衡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

奥斯林说,如果川普可以成功稳定美国在亚洲的地位,同时并没有造成与对手或是盟友的危机, 那么他就应该被认为将“亚洲再平衡”更推进了一步。

以“实力谋求和平”,打造更强大海军

川普团队一直表示,川普领导下的美国将以“实力谋求和平”。 2016年11月7日,就在美国总统大选结果揭晓的前一晚,川普的两位外交政策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 与亚历山大·格雷(Alexander Gray)在美国《外交政策》发表文章阐述川普“以实力谋求和平”的政策以及这个政策对亚太地区的可能影响。这应该是川普团队第一次比较明确地说明川普的亚太战略。

文章批评奥巴马总统的“亚洲再平衡”战略由于在军事上的投入太小,不足以威慑中国和朝鲜等国家。文章说,川普总统不同,他将秉承里根总统冷战时期的外交政策,“以实力谋求和平”。他将重建美国海军,并致力于保障亚洲的自由秩序。

按照这个设想,美国陆军将由47.5万人增至54万人,海军陆战队将扩至36个营,空军确保拥有至少1200架战机,海军军舰数量从目前的274艘增加到350艘。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东北亚问题高级研究员布鲁斯·克林纳(Bruce Klingner)说,美国确实需要着手解决国防部资源短缺的问题。过去几年, 因为自动削减赤字计划的实施,美国的军事力量受到很大的影响。

他说:“这已经导致了美国的盟友们对美国的能力和决心的担忧,航行自由行动的力度不够, 叙利亚的红线等等。大家担心美国的能力和决心,质疑我们是不是一个衰退的国家。同时中国在崛起, 因此这个问题我们确实需要解决。”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担心增加的军费将从何而来。

经济上以双边贸易协定替代TPP

川普表示,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取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而很多人认为, 没有TPP的“亚洲再平衡”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美国众议院前情报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Mike Rogers)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说,他不认为川普会结束“亚洲再平衡”战略。他说,川普会以一种更积极的双边贸易协定来替代TPP。罗杰斯曾在川普过度团队担负重要责任。

罗杰斯说:“我想他的理论是, ‘我可以和各个国家分别打交道,跟中国一样,甚至比他们更好。你到底愿意和谁做生意,美国还是中国?我想,他会去一个一个的跟这些国家谈,这样他可以控制内容,然后,再到下一个。我想,你会看到一系列的非常激进的贸易。你要记住,他说,我并不反对贸易,我反对的是‘坏’的贸易。”

“亚洲再平衡”战略得到两党共同支持

美国智库战略与研究中心日本项目负责人迈克尔·格林( Michael Green)说, 奥巴马政府的“亚洲再平衡”战略是美国共和与民主两党的共识,这个战略的核心内容是由美国几届政府共同丰富起来的。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这个(亚洲再平衡战略的)内容是可以追溯到小布什政府时期、克林顿政府,甚至是老布什政府时期。 这个政策反应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超过一半的美国人认为亚洲对我们很重要,这是增长最迅速,最有活力的地区。州长们在意,州议员们关心,美国公司和中小企业关注,俄亥俄和宾夕法尼亚的大豆生产者在意,趋势在这里。现在的问题是,新政府需要多久可以理清他们的政策重点。”

他说,川普可能不会再使用“转向亚洲”或是“亚洲再平衡”这样的字眼。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