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5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川普与美国政治地震(3): 全球化的赢家输家


凯利空调机厂管理人员:“很显然,确保竞争力并长远保护商业的最佳办法,就是把我们位于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工厂迁移到墨西哥的蒙特雷。(不满抗议声)

请注意,我有关于本次运营过渡的重要资讯要与大家分享。你如果不想听,其他人还想听呢。所以请安静下来。谢谢你们。

我们还计划把位于印第安纳波利斯的物资分配中心也搬走。把我们的商业运营搬到蒙特雷,我们就能维持产品的高质量,确保竞争力的价格,继续为对价格极端敏感的市场提供服务。我想明确一点。 这纯粹是一项商业决定。”

主持人(龚小夏):2016年2月,印第安纳州的凯利公司下属的冷气机工厂宣布,在三年中将工厂关闭,生产线转移到墨西哥。1400工人将失去工作。

凯利及其母公司联合技术,并非是近年来受全球化浪潮冲击在走下坡路的企业。联合技术公司每年承包数以百亿计的政府订单。公司高管的年薪以百万甚至千万为单位。

几天之后,共和党总统提名竞争的领跑者川普在辩论的时候讲到凯利的情况。

川普:“我告诉你我会干什么。我会现在就去凯利公司说,我会非常努力。你们现在在墨西哥生产空调机,你应该去把失业的1千4百人都叫回来,他们正在哭泣,情况很凄凉。你去墨西哥,生产的空调运回美国都不交税。我会跟他们说,我将在国会拿到共识,在那些空调运回美国时让你们上税。所以说,东西最好都留在墨西哥,或者就在美国生产。”

马里兰选民沙弗(Mark Shaffer):“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数中产阶级美國人都觉得被我們的代表排斥在外。这个国家需要一个体制外的人,不需要一个职业政客。”

主持人:浮在社会高层华盛顿政治圈与华尔街金融圈是全球化的受益者。民主党与共和党的上层都坚持说,全球化虽然造成部分人的痛苦,但是自由贸易和资本无国界自由流动势在必行。

埃里克·坎特(投资银行家,前众议院共和党籍多数党领袖):“我认为一种几乎可以称为民粹主义的思想力量已经形成。我们这些崇尚自由市场和个人权益,崇尚自由与公平贸易的人现在存在真正的紧迫感。我们需要走出去,说明我们的立场,让每个人都受到感召,明白确有民众被遗弃。我们必须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美国汽车宇航农业联合国际工会974地区分会主席史密斯(Randy Smith):“我的会员可能会集中关注把就业机会留在这里。我们的就业过去五年中不断减少,这可能就是最重要的议题。1978年我代表的会员有三万人,2015年的今天,会员只剩下三千人。”

马里兰州普莱尔果园老板豪佛(Hauver):“一百年前,他们真的很照顾农民。可是我不认为他们还继续照顾农民。他们有其它他们认为更重要的东西要照顾。”

主持人:全球化带来了利益的重新分配。少部分的社会的上层是全球化的赢家,而大批的失业以及工作受威胁的工人却感到自己是全球化的输家。

查尔斯·莫瑞:“美国过去只在纽约和波士顿才有一个很小的精英阶层具有国际视野。他们会去伦敦旅行,参加欧洲旅行团。他们是美国普罗大众的很小一部分。有钱有势的美国人过去首先认为自己是美国人。几代人以来,这些美国人都以自己在乡村长大为荣,以自己曾经是工薪阶层为荣,以曾经是中产阶级为荣。这是我们的传统。现在不是了。一个人如果在公司上班,这家公司又从事生产的话,这家公司很可能就是一家跨国企业,他的同事朋友可能来自不同的国家。公司主管很可能就是外国人,公司美国负责人很可能出自中产阶级,也只熟悉中产阶级的生活。这是一个从普通美国民众中分离出来的新的上流社会,他们与世界其他国家的上流社会有共同语言,在这个国家处于孤立状态。”

鲁道柏(Luo Dobbs, 福克斯电视台主播):“唐纳德.川普今年在引领与解释贸易议题的辩论与国家对话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因此,民主与共和两党人士在讨论自由贸易议题时是绝对不负责任的,因为自由贸易不是免费贸易。我们的中产阶级,我们的劳工与他们的家庭为过去20年中达成的贸易协定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主持人:在2016年的大选中,反全球化浪潮震撼了政坛。共和党候选人川普以“美国优先”的口号,赢得了大批下层选民的支持。

川普:“在希拉里克林顿领导下的美国,我们失去了我们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地位。我们牺牲了中产阶级的利益,去满足外国的获利。我们照顾外国的利益要超过照顾我们自己。”

主持人:社会的分化改变了美国。2013年,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发现,多数的美国人认为他们下一代的生活不会更好,这种情况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在30岁以下的青年人中,有一半人认为美国梦已经破裂。请关注下一集《美国梦与新阶级》。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网上问卷

江泽民曾庆红是中共十九大主席团常务委员。上海帮影响力如何?

问卷投票结果仅供参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