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8 2021年12月3日 星期五

特朗普总统发出的摧毁伊朗文化遗址的警告受到国际批评


特朗普总统和夫人从佛罗里达海湖庄园返回白宫。(2020年1月5日)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警告要摧毁伊朗的文化目标,这一威胁在国际上受到了普遍谴责,批评者还指责说,这将是战争罪行。

这似乎也违背了美国早在美国南北战争林肯政府时期就开始实施的一项准则。

德保罗大学艺术、博物馆与文化遗产法中心主任、法学教授帕蒂·格斯坦布里斯(Patty Gerstenblith)认为:“美国军队在可能的情况下保护文化遗址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50多年前。军队以及整个美国有理由为此感到自豪。”

格斯坦布里斯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总统文化财产顾问委员会主席。她说:“在美国国内和国际上,那种把袭击文化遗产作为反击和报复形式的想法,真的是令人憎恶。而现在要做的正是如此。”

一些对特朗普所发出的威胁的批评来自美国最密切的盟友。

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说:“我们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文化遗址受到国际法的保护,我们期待这一点将受到尊重。”

上星期,美军无人机袭杀了伊朗圣城军首领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他被指要为多起国际恐怖袭击事件负责。伊朗随后誓言报复。特朗普在推特上威胁说,如果伊朗胆敢报复,美国将袭击对伊朗文化来说具有重要意义的地点。星期日(1月5日)晚间,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专机上对记者们讲话时,不仅没有收回这番威胁,反而更加强硬。

他在从佛罗里达飞往马里兰州安德鲁斯联合基地的途中说:“他们被允许杀害我们的人民。他们被允许折磨和残害我们的人民。他们被允许用路边炸弹炸死我们的人民,而我们却不被允许去动他们的文化遗址?这说不过去。”

前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说,他相信,美国如果展开这类攻击,将违反国际法。

他对美国之音说:“假如我们这样做,我们将会引起国际社会的愤怒,而且有可能让美国的这类目标面临受到潜伏小组攻击的风险。我肯定,他的打击目标清单对五角大楼来说是新闻。我确信五角大楼没有认真策划过打击这类目标。”

在担任奥巴马政府的国家情报总监之前,克拉珀曾在两届不同政府担任负责情报事务的国防部副部长。

克拉珀说,攻击文化目标“不仅将激化伊朗人的情绪,而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将把他们凝聚起来支持伊朗政权,而这恰恰是我们据称一直在通过‘极限施压’运动所追求的目标的对立面。这场运动已经显示是一场惨重的失败。”

曾任白宫战情室资深主任的拉里·法伊弗(Larry Pfeiffer)也持同样看法。

法伊弗还曾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办公室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说:“这只能增加对美国人的威胁。当美国总统说文化遗址人人可以攻之的时候,他给了对手做同样事情的错误理由。”

目前担任乔治梅森大学海登情报、政策与国际安全中心主任的法伊弗还说:“这些威胁听起来像是某个专制政权比如朝鲜会发布的命令。美国不应该这样表现,这有可能违反了国际公约和准则。塔利班曾经干过这样的事情,受到了全天下谴责。制定这样的袭击对象很难让我们的西方盟国支持美国的目标。”

塔利班2001年在阿富汗掌权时炸毁了可以追溯到公元6世纪的巴米扬大佛。

总统顾问凯莉安·康韦(Kellyanne Conway)星期一对白宫记者们说:“蓬佩奥国务卿昨天说过,我们将在法律范围内行事,我认为伊朗有很多你也许可以称做是文化目标的军事、战略军事目标。”

总统顾问康韦对白宫记者们讲话。(2020年1月6日)
总统顾问康韦对白宫记者们讲话。(2020年1月6日)

当被问到她是否是指责伊朗把军事设备伪装在文化遗址内时,康韦回答说:“不,我不会这样说。”但是她又补充说:“我的意思是,也许吧,谁知道呢?”

国际法专家们说,《海牙公约》承认在某些情况下攻击文化目标是合法的,比如这些地点被转为军事目的,而出于“迫切的军事必要”,必须予以攻击。

不过学者们说,法律禁止把毁坏文化财产做为恐吓被占领人民的方式或者做为报复方式。而特朗普的声明便是暗示为了报复。

伊朗外长贾瓦德·扎里夫(Javad Zarif)星期日在推特上说,把目标“对准文化遗址是战争罪”。

星期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黛丽·阿祖莱(Audrey Azoulay)在会晤伊朗大使艾哈迈迪·贾拉利(Ahmad Jalali)期间提到,美国和伊朗都批准了在武装冲突中保护世界文化遗址的两项法律文件。

阿祖莱还指出,联合国成员国2017年一致通过了一项谴责毁坏文化遗产行为的决议。

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退出了联合国科教文组织。

2016年,国际刑事法院判决一名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极端分子犯有战争罪,罪行是毁坏马里的历史与宗教文物。

不过,美国不承认总部设在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

第二次世界快结束时,美军曾把日本古都京都列在第一次原子弹轰炸的首选目标名单上。

战争部长亨利·史汀生(Henry Stimson)说服总统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放过京都。京都城内布满了数以千计的宗教和文化场所。

史汀生在日记中回忆说,他在1945年7月对杜鲁门说,他不想让美国留下比希特勒还残暴的名声。

在那之前几个月,盟国对德国历史名城德累斯顿进行了大轰炸。军官们为空袭进行了辩护,称这座城市的铁路枢纽、通讯中心和一百多家工厂都支持轴心国的战争努力。

欧洲战事期间,美国陆军的一个特别小组曾试图让盟国调整轰炸目标,避开德国的教堂,并找回被纳粹抢走的数以千计的珍贵物品。

2014年上演的故事片《盟军夺宝队》(The Monuments Men)描绘了他们抢救文物和艺术品的使命。这部电影由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主演。

格斯坦布里写有《艺术文化遗产与法律》(Art, Cultural Heritage, and the Law)一书。她说,她当然希望特朗普能够从“夺宝队”的传统当中得到启迪,而且希望他发出的摧毁历史文物的威胁到头来只不过是“咋呼而已”。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