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29 2021年3月2日 星期二

各界担忧土耳其引渡条约,土外长表态不会遣返维吾尔人


资料照:新疆和田市一服装公司的就业培训基地被两层铁丝网围住。(2018年12月5日)

自中国于上周六(12月26日)通过《中土引渡条约》以来,逃亡至土耳其的维吾尔人普遍感到恐惧和不安,他们已在位于伊斯坦布尔的中国领事馆外举行多天的抗议活动。身居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和诸多人权担忧,一旦土耳其也通过该条约,中国政府将借此罗织罪名以实施引渡。

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Mevlut Cavusoglu)在昨天(12月30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即便土耳其最终通过这一条约,也不意味着土耳其就会把维吾尔人遣返回中国。他补充说,该条约适用于犯了罪的人。

恰武什奥卢强调,把这份引渡条约说成是“引渡维吾尔人的条约是错误和不公平的,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比其他国家更敏感。”

他说,土耳其政府之前收到过来自中国政府的遣返维吾尔人的要求,但并没有听从。

与国际上大部分引渡条约一样,中国刚通过的这份《中土引渡条约》也对不应引渡的情况做出规定,比如“被请求方认为,引渡请求所针对的犯罪是政治犯罪,或者被请求方已经给予被请求引渡人受庇护的权利”;纯因军事犯罪,或纯基于被请求引渡人的种族、性别、宗教、国籍或者政治见解而请求的引渡;对土耳其公民的引渡;等等。

但据瑞典人权组织“北欧研究与监督网络”下属的新闻网站“北欧监察”指出,《中土引渡条约》文本的模棱两可程度令人担忧。文章特别指出条约的第二条第二款。该条款称:“为引渡目的,不应考虑双方法律是否将该犯罪行为归入同一犯罪种类或者使用同一罪名。”

这让部分专家担心,中国可以使用定义模糊的危害国家安全指控请求引渡。

中国与土耳其在2017年5月13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访华时签署了这份双边引渡条约。由于上周六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已将这份条约正式通过,一旦接下来土耳其的最高立法机构大国民议会也予以通过,《中土引渡条约》就将正式具有法律效力。

恰武什奥卢在记者会上没有交代土耳其大国民议会将于何时对该条约的通过进行辩论。埃尔多安去年4月12日就将这份条约交至大国民议会,但由于议会内部反对声巨大,至今尚未通过。

有人担心,随着埃尔多安与北京当局关系日益升温,他可能会在这件事上助北京一臂之力。位于华盛顿的保卫民主基金会(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的土耳其项目高级主管埃戴米尔(Aykan Erdemir)向《华盛顿先驱报》表示,尽管维吾尔人在土耳其民众当中享有压倒性的广泛支持,埃尔多安还是可以利用他所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在大国民议会中的多数席位确保该《中土引渡条约》的通过,算是送给北京一个“人情”。

土耳其在2018年陷入经济大崩盘后,中国工商银行立刻向其提供36亿美元贷款。此外,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大量投资土耳其的基础设施建设,也为土耳其充实了急需填充的外汇储备。有人权活动人士认为,中国向土耳其施予的各种经济利好造成土耳其政府在维吾尔人的保护上越来越松手。

位于华盛顿的人权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在其昨天傍晚的声明中表示,尽管土耳其外长昨天的表态让他们稍感安慰,但他们依然有感到恐惧的理由。声明中举例:“近几年来两国关系的火热,中国政府曾有过的遣返要求,而且,至少一起一位维吾尔母亲和其两个孩子,于2019年通过塔吉克斯坦被遣返中国的报道。”

维吾尔人权项目也在声明中援引自己之前所做的报告表示:“土耳其政府对新近到达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在提供合法证件方面前后不一,使很多人持续处于动荡不安之中;此外,维吾尔人经常被抓捕拘押于土耳其警方拘留营和移民局拘留营。”

据报道,就在中国通过该引渡条约后不久,原定于12月28日送至土耳其的中国科兴生物(Sinovac)的新冠疫苗,被滞留在北京。土耳其卫生部长科贾(Fahrettin Koca)声明表示,北京因疫情关闭海关,导致这批疫苗将晚到1~2天。但埃戴米尔向《华盛顿先驱报》表示,这也可能是北京在通过引渡条约之际向土耳其政府释放施压信号,试图将新冠疫苗作为棋子以督促土耳其通过该引渡条约。

由于同属突厥民族,土耳其一直被视为维吾尔人逃避中国政府迫害的首选之地。目前至少有5万维吾尔人身居土耳其,当中许多人逃亡至土耳其后仍未拿到土耳其国籍。

在中国通过《中土引渡条约》后,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热西提(Dilxat Raxit)对法新社说:“这项引渡条约会让逃离中国但尚未获得土耳其公民身份的维吾尔族人感到担忧。” 他呼吁土耳其政府防止这项引渡条约“成为迫害的工具”。

该组织的主席多力坤·艾沙在12月29号的声明中(Dolkun Isa)称:“土耳其被维吾尔族人认作第二故乡......鉴于东突厥斯坦正在上演的种族灭绝事件,土耳其政府有责任保护所有生活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

2009年的“7·5事件”之后,中国政府对新疆地区实施规模空间的监视网络和高压政策。近年来,中国对新疆维吾尔人的迫害不断升级。大规模监禁、强制劳动剥削、强制妇女绝育等事件被国际媒体纷纷报道,引发各方强烈谴责,很多专家学者称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的迫害以相当于是种族灭绝和文化灭绝。

但中国政府一贯否认这些指控,坚称以上政策是为打击恐怖主义和社会稳定,并将大量人权侵害行为的证据称为是西方的“捕风捉影”、“捏造事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