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2 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澳总理访日重谋同盟 日澳确认印太战略合作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左)在日本首相官邸与安倍首相握手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周四(1月18日)傍晚与访日一天的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东京的首相官邸正式会谈是通过安倍召集直属首相官邸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例外形式举行。

双方讨论了韩朝对话中,朝鲜继续推进开发导弹与核武器的问题;讨论了中国加强海洋行动中,日美澳印紧密合作“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战略”问题;确认今年内日本航空自卫队与澳大利亚空军首次联合军演、尽快举行日澳外交与国防(二加二)部长协议,争取早日缔结日本自卫队与澳大利亚军队互访协定(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畅顺联合运用和训练等相关协议;发挥推进包括日澳在内达成了基本协议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主导作用等。

会谈后双方召开记者会发表联合新闻公报,安倍在记者会上说:“澳大利亚是(日本)普遍价值和战略利益共有的特别战略伙伴,双方深入交换了朝鲜问题的意见,一致认识必须促使(朝鲜)改变政策。”特恩布尔也表示了应对朝施加最大压力的看法。

两首脑记者会上都没直接提中国,只指出东中国海、南中国海的不安定局势,安倍说:“日澳安保防卫合作进展可直接对印太战略作出贡献”。

特恩布尔周四上午还在安倍陪同下到访日本防卫省并搭乘直升机往东京郊外的千叶县习志野市陆上自卫队基地,参观部署在那里的PAC-3(爱国者3)地对空迎击导弹系统、引进的澳大利亚运输防护车和观摩陆上自卫队特殊部队、特殊作战群训练等。

日澳关系受伤

特恩布尔闪电式访日活动和安倍迎接都相当高调,但除了日本官方电视台NHK,大部分日本主流传媒没预告特恩布尔访日,周四晚甚至NHK晚间重点新闻时段也没有特恩布尔访日活动的消息,周五没一份大报社论议及日澳关系,与2016年11月印度总理莫迪访日时的反应落差明显。

相对较积极报道的《产经新闻》周四的标题“向日本靠拢的特恩布尔,政权阻滞、与中国翻脸、与美国关系恶化”似乎道破冷淡原因,内容也指责特恩布尔政权令日本至今记忆犹新的“潜艇伤”。2015年特恩布尔在党内夺权后,不顾日本呼吁和美国劝阻,推翻前总理阿博特打算引进日本“苍龙型”(Soryu-class)潜水艇的优势,不仅令日本期待放宽武器出口限制后的首宗大型军备出口贸易落空,更破坏了日澳军事合作上不可欠缺的潜艇共有系统和交换军事情报体制。

在特恩布尔2016年决定引进法国潜艇前,《澳洲人报》报道,美国敦促特恩布尔引进日本潜艇,列举了日本潜艇具有对抗中国海洋活动的高性能、日澳军备最具相互运用性、加快日美澳战略合作、日本竞标失败会意味着中国外交胜利等理由。

《产经新闻》等日媒这次也不忘重提特恩布尔与中国商贸的经历,以及特恩布尔家娶了个著名中共党员学者的女儿作媳妇。

改变亲中形象

特恩布尔的举措令日美不快,也阻滞了阿博特政权致力推进的日美澳军事合作体制,阿博特政权下日澳准备签订的一系列军事协议被搁置,日本防卫省尤其不满特恩布尔政权。

美国总统川普去年上任后,因为接受难民的问题与特恩布尔政权关系进一步恶化,令安倍推动印太战略面临更大难题,安倍与川普多次会谈说明印太战略构想时,再三游说美澳改善关系,去年11月安倍在菲律宾出席东盟峰会期间,成功拉拢川普和特恩布尔实现了三国峰会。

特恩布尔与中国的关系去年急转直下。去年12月特恩布尔用汉语宣称“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来抗击中国干预澳大利亚政治的谋略,令中国强烈反弹。观察中国问题的日本《每日新闻》客席编辑委员金子秀敏说,与中国商贸来往了25年的特恩布尔终于对中国的金钱攻势忍不下去。他说:“中国不但是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而且近年澳大利亚对中国移民政策宽大,2016年澳大利亚2440万人口中,华人占约5%,达到121万人,汉语是仅次于英语的澳大利亚常用语言,引起澳大利亚舆论警惕。”

金子指出,去年澳大利亚大选期间,传媒揭发朝野政党都有议员接受已加入澳籍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中国人会长捐款,引起舆论哗然,接受捐款的一名曾支持中国南中国海行动的在野党议员认错辞职、特恩布尔也为此收紧《反间谍法》,中国政府一边否认涉案,一边与特恩布尔关系恶化。金子认为,极具亲中形象的特恩布尔收紧《反间谍法》反映了他认识到澳大利亚安全上必须限制中国间谍的猖獗活动。

安倍面临难题

对于安倍周四用仪仗队欢迎特恩布尔并引导特恩布尔参加日本最高机密机构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支持安倍政权的《读卖新闻》周五报道中说,安倍既要谋求准同盟澳大利亚合作实现多边防卫来针对朝鲜,也面临着他推动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会影响改善日中关系的可能性,所以在最终的《联合声明》中,“抑制地表达东中国海、南中国海问题,是顾虑了中国”。

《产经新闻》报道中说,尽管日本欢迎特恩布尔回头,日澳关系通过特恩布尔访日迅速加深,但澳大利亚与中国的距离难说,而且政权也不安定,是今后日澳关系的难题。《产经新闻》也指出,“今后中国势必还会加强对澳大利亚贸易攻势,而日本对在地区安全问题上有共鸣、赞成印太战略的澳大利亚,仍希望拉拢这个在亲中、反华之间摇摆的民主阵营一员。”

《日本经济新闻》周五则说:“特恩布尔重返日本,背景是朝鲜半岛局势紧张下,日澳对中国在南中国海、印度洋的活动持有共同的忧虑,而且日澳都看出川普政权不打算积极发挥领导国际社会,彼此急忙加强‘准同盟’关系”。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