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33 2021年12月6日 星期一

维吾尔活动人士担忧土耳其向中国压力低头


维吾尔活动人士担忧土耳其向中国压力低头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49 0:00

维吾尔活动人士担忧土耳其向中国压力低头

在土耳其的维吾尔族活动人士表示,他们面临着来自土耳其当局越来越大的压力。这种情况加剧了人们的担忧,即安卡拉正开始屈从于中国的游说。

数以万计的维吾尔人在土耳其寻求庇护,以躲避中国当局对这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的持续镇压。

目前有数十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在北京称之为职业教育中心的拘押营。

土耳其是维吾尔人开展反对中国镇压活动的重要根据地,但活动人士担心,安卡拉正寻求遏制此类抗议活动。

“在土耳其的领土上,你不能发出反对中国的声音,”一小群维吾尔人在本月早些时候的抗议活动中说。

警方拘留了这些抗议者,因为他们穿着印有被中国当局拘留的家人照片的T恤衫。

这次抗议的组织者之一米尔泽哈迈特·伊利亚索古鲁(Mirzehmet Ilyasoglu)解释说,警察让他们把T恤内外反着穿后才把他们释放。

“强迫我们反穿T恤不仅侮辱了我们的尊严,也侮辱了我们的母亲和兄弟,” 伊利亚索古鲁在伊斯坦布尔的一个维吾尔族社区中心说。

其他维吾尔人携带了被中国当局扣押的家属照片。

直到去年,大规模的维吾尔人反对中国的抗议活动还经常在土耳其举行。去年12月,数千人在当地土耳其人的支持下在伊斯坦布尔举行了反对北京的抗议。

维吾尔人在中国的困境在土耳其宗教意识强烈的人士和民族主义者中引起了强烈共鸣,这些人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重要票仓。

但这样的抗议越来越少见了。维吾尔活动人士抱怨说,土耳其当局如今把矛头对准了他们。

“警察在一家餐厅拘留了我,并将我带到瑟法科伊区,” 维吾尔族诗人阿卜杜雷希敏·伊明·帕拉契(Abdurehimİmin Parach)说。“他们递给我一份文件,要求我签字。文件上写着,‘本人与对土耳其构成威胁的组织有关联。’我说,“我与这些团体无关,我不签。”

帕拉契说,这是警方今年第二次拘留他。他认为这是更广泛政策的一部分。

“这种情况也发生在我认识的其他20名维吾尔人身上,”他说。

帕拉契七年前逃到了伊斯坦布尔。离开中国后,他的妻子被关进了中国的拘押营。

土耳其当局拘留了一些与“伊斯兰国”有联系的维吾尔人。但人权组织声称,最近关押维吾尔人更多是为了讨好中国。

总部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国际难民权利协会(International Refugee Rights Association.)的律师易卜拉欣•埃尔金(Ibrahim Ergin)说:“人们因被控为外国恐怖主义战斗人员而被拘留,尽管没有证据。”

埃尔金目前正在试图阻止中国提出的好几项针对知名维吾尔活动人士的引渡要求。

埃尔金说:“我们知道,中国正在对内政部、外交部和安全部队施加巨大的压力。”

他补充说,“在我们与这些当局的沟通中,我们被告知,驱逐五至十名维吾尔人将使土耳其处于经济和政治上都更舒适的位置上。”

埃尔金说,鉴于土耳其公众对维吾尔人的支持,不太可能有人会被驱逐到中国。

“如果政府遣返任何维吾尔人,这就会给政府带来大麻烦。他们将在政治上受到严重伤害,”埃尔金说。

今年,总部位于华盛顿的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最近在国际刑事法庭对中国提起诉讼,其中包括一名流亡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被引渡到塔吉克斯坦然后被送回中国的指称。

埃尔多安的反对者抓住了这一指控。

土耳其前总理达武特奥卢(Ahmet Davutoglu)在对其新成立的未来党发表讲话时说:“有媒体报道称,土耳其正在努力将5万名我们的维吾尔兄弟姐妹送往塔吉克斯坦,然后再从那里送往中国。”

安卡拉否认了有关维吾尔族活动人士被秘密引渡和受到压力的指控。

“土耳其的立场极为明确。数以万计的维吾尔人在土耳其平静地生活。数千人拥有土耳其公民身份。行动胜于言语,”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土耳其高级官员说。

但是,在国际社会谴责中国镇压维吾尔之际,经常以在世界范围内为受歧视的穆斯林辩护的形象出现的埃尔多安却没有附和。

一些观察人士暗示,埃尔多安正在进行一项微妙的外交平衡,一方面寻求不疏远中国,中国是土耳其的至关重要的贸易伙伴;另一方面向维吾尔人提供庇护,庇护维吾尔人是他的选民基本盘的一个关键要求。

但是对于已经多年没有家人消息的帕拉契来说,埃尔多安的沉默只会增加他日益增长的不安。

“当局一直保持沉默。因为这个沉默,我感到害怕。我不能谈论我的未来。如果我这样做了,我就会被坏想法弄得心烦意乱,因为我的未来处于未知的黑暗之中,”帕拉契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