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 2024年4月20日 星期六
在被俄罗斯轰炸损坏的基辅一座居民楼内,一名妇女在清扫她的厨房内的瓦砾碎片。(2022年3月21日)
在被俄罗斯轰炸损坏的基辅一座居民楼内,一名妇女在清扫她的厨房内的瓦砾碎片。(2022年3月21日)

乌克兰局势即时报道:乌克兰拒绝让马里乌波尔投降的最后通牒 五角大楼表示有明确证据显示俄军在乌犯下战争罪

『编者注:本栏目暂停更新,请通过包括本网站在内的美国之音各平台继续关注乌克兰局势及有关报道和分析。』 基辅时间已是3月22日星期二。星期一,乌克兰拒绝了俄军要求被围攻的城市马里乌波尔投降的最后通牒。欧盟外交主管说,发生在马里乌波尔的是严重战争罪。美国国防部指责俄军在乌克兰犯下战争罪性。拜登政府警告美国公司防范俄罗斯的网络袭击。拜登与英法德意领导人通话,讨论乌克兰局势。拜登本星期将前往欧洲参加北约和七国集团峰会。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说,乌克兰人民需要就与俄罗斯达成的任何停战妥协方案进行公投。

10:03 22.3.2022

本栏目暂停更新。请通过包括本网站乌克兰专题报道在内的美国之音各个平台继续关注乌克兰局势和相关报道与分析。

09:44 22.3.2022
人们在被俄军占领的赫尔松街头抗议示威,反对俄罗斯入侵,俄军动用眩目弹。(2022年3月21日)
人们在被俄军占领的赫尔松街头抗议示威,反对俄罗斯入侵,俄军动用眩目弹。(2022年3月21日)

一位美国高级国防官员星期一说,乌克兰的盟友正继续通过未受攻击的地面运输而向乌克兰战士提供武器。这位官员说,在将近四个星期的战斗后,乌克兰人仍然拥有超过90%的战力,部分原因是美国和其他盟友以“实时”方式为他们补充弹药给养。

在回答美国之音提问时,五角大楼新闻秘书约翰·科比对记者们说:“我们当然看到俄军正在犯下战争罪的明确证据,我们正在帮助收集这方面的证据。”

科比还指责俄军“无差别攻击平民”,而且在很多情况下是“蓄意的”。

他说,美国应当等待目前正在展开的调查程序,并为那些有关俄罗斯战争罪的调查做贡献。

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英国领导人星期一通话。据白宫表示,乔·拜登总统和其他领导人讨论了对俄军残暴战术的关注,并强调他们继续通过提供安全和人道援助来支持乌克兰,并审议了最近为支持乌克兰达成停火而展开的外交努力。

本星期,拜登将赴布鲁塞尔参加北约峰会、七国集团会议和欧洲理事会会议,所有这些会议都聚焦乌克兰局势。拜登随后将前往波兰。

在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星期一说,乌克兰人将需要就任何与俄罗斯为结束战争而达成的妥协进行全民公投。

在乌克兰公共广播公司乌克兰电台(Suspilne)发表的一段采访中,泽连斯基说:“人民必须对这种或那种形式的妥协发言并作出回应。”

在这之前一天,泽连斯基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俄罗斯人杀害了我们的孩子。你再也不能逆转这样的局面了。你不可能要求乌克兰承认一些领土是独立共和国。这些妥协根本就是错误的。”

泽连斯基在视频讲话中赞扬了南部城市赫尔松的民众反抗俄军占领的勇气。

星期一,俄军动用眩目弹并对空鸣枪,以驱散在赫尔松示威抗议的人群。

泽连斯基说:“我们看到奴隶向自由的人民开枪,那些是良心被宣传所取代的奴隶。”

他还说,战争让普通的乌克兰人成为英雄,“敌人不相信这是真的。”

泽连斯基还说:“不需要组织抵抗。对乌克兰人来说,抵抗是他们的灵魂的一部分。”

07:42 22.3.2022
人们走过一座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的一座立交桥,背后是从遭到俄罗斯导弹袭击的机场附近冒出的浓烟。(2022年3月18日)
人们走过一座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的一座立交桥,背后是从遭到俄罗斯导弹袭击的机场附近冒出的浓烟。(2022年3月18日)

美国之音国家安全事务记者塞尔丁报道:

英国国防部的最新情报评估认为,俄罗斯号称对乌克兰动用了高超音速导弹,如果属实,这是依据“伊斯坎德尔”弹道导弹研发的空中发射的“匕首”弹道导弹系统。俄军已经在乌克兰大量使用了“伊斯坎德尔”系统。

英国国防部说,俄罗斯声称动用研发中的“匕首”系统,这是因为地面攻势缺乏进展而企图转移视线,部署这种武器在实质上改变俄军在乌战役结果的“可能性非常不大”。

07:18 22.3.2022
资料照片:视频截图显示,人们逃离被俄军占领的布查。(2022年3月12日)
资料照片:视频截图显示,人们逃离被俄军占领的布查。(2022年3月12日)

在布查镇,安赫丽娜坐在家中的地下室里祈祷。本月,俄军在激战之后占领了基辅以北的这座小镇。

“没有灯,没有水,没有煤气。没办法出门,因为他们会开枪。房子周围一直有人遭到枪击,这个声音好可怕,甚至比炸弹都可怕,”这位有个三岁女儿的母亲说。

那天,俄军士兵闯入她家,查看她父亲和丈夫的手机,发现了给当地乌克兰国土防卫军的短信。“他们被带走审讯。我坐在黑暗中,祈祷他们归来,”她通过短信对美国之音说。

如今,她和家人艰难跋涉,逃到了安全的地方,但是心中的伤痛却难以抚平

她说:“我们现在安全了,但一切都不一样了。我们试着正常说话,甚至开一点玩笑,可当我闭上眼睛时,我就看到一路的死人,还有我们如何举起手来,站在那里,等着俄罗斯人来决定我们的命运。”

美国之音记者德特默采访了一些生活在被俄军占领的乌克兰城镇或者刚刚从那些地区逃出来的乌克兰人。他们描述了在俄军占领下的恐惧和愤懑。

加载更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