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9 2022年7月8日 星期五

乌克兰战火加剧法国及西方对俄罗斯扩大非洲势力的担心


资料照片:俄罗斯瓦格纳集团的私人保安人员(左)在班吉的体育场举行的"团结一心运动"政党集会期间站在一名中非共和国军人身边。(2022年3月18日)

就在不到十年前,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曾在访问马里期间受到胜利者般的欢迎,欢呼的人群盛赞法国在打击骁勇的伊斯兰主义反叛分子方面所取得的战绩。欢迎仪式上前来捧场的还有一只不那么温顺的骆驼。

如今,反叛分子巩固了他们的势力,马里则由军人政权统治,这个萨赫勒国家的反法情绪不断高涨,巴黎正在撤走军队。分析人士说,随着法军撤退,另一个外国势力开始在马里和其他地方落脚,这个外国势力就是得到私人军事承包商瓦格纳集团(Wagner Group)支持的俄罗斯。

外界普遍报道,瓦格纳集团负责人被认为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密切盟友,乌克兰安全机构已经把这个组织称为普京的私家军。

莫斯科入侵乌克兰使俄罗斯与西方的矛盾升级,也在让人们对非洲有了新的关注点。人们对莫斯科在非洲大陆、特别是前法国殖民地扩大影响更加担心了。虽然一些分析人士目前不认为会发生非洲分裂为西方和俄罗斯两大势力范围的那种冷战情形,但很多人同意,非洲的战略重要性越来越大了。

在俄军对乌克兰狂轰滥炸之际,越来越多的人对瓦格纳集团不断壮大的影响力公开表示警觉。该组织被控在非洲和中东侵犯人权。更新的报道示意,瓦格纳人员被从非洲派往乌克兰,企图刺杀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

“显然人们对俄罗斯在非洲的战略有大量的关切,”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非洲项目主任宝琳·巴克斯(Pauline Bax)说。虽然俄罗斯在资源丰富的非洲大陆有影响力并不是新鲜事,但是她说:“瓦格纳是某种游戏改变者。”

“西方一直觉得俄罗斯的战略非常不正式,非常机会主义,部署暗箱运作的雇佣兵,”她还说。“与瓦格纳有关的公司染指采矿权,这引起了很多不安,因为无法让俄罗斯承担责任。”

法去俄来

对法国来说,俄罗斯在马里的立足点不断扩大之际,法国与巴马科的军人统治者的关系却在不断恶化,高涨的反法情绪已经扩散到萨赫勒地区的其他地方。

1月末,马里当局驱逐了法国大使,使两国矛盾更加复杂。造成双方不和的原因包括法国提出的马里迅速向民主过渡的要求。几个星期后,巴黎证实计划从马里撤走2千4百名“新月沙丘”(Barkhane)反恐部队,人数较少的欧盟部队也将撤走。

在法国与马里交恶之际,瓦格纳人员据报道在12月末抵达马里。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亲俄运动。有些人士说,这是他们网上虚假信息的招牌策略。据估计,瓦格纳集团在马里有1千人,他们意图取代法军。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指责瓦格纳集团有“掠夺式目的”。他说,该集团在马里是“为了获取他们自身的商业利益并保护军政府”。

“这其中有很多机会主义,”巴克斯也这样认为。她谈到俄罗斯在非洲更广泛的存在、包括瓦格纳时说:“这是你在马里所明显看到的,那里有采矿、有反叛活动和很强烈的反法情绪。他们一直在试水,看看他们能做什么。”

法国与巴马科的关系上星期又有所下跌。马里暂停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和法兰西24台(France 24)的运作,理由是他们报道了瓦格纳集团和政府军在马里中部处决平民的指称。联合国正在对这些报道进行调查。

瓦格纳集团否认在马里派驻人员。军政府说,当地只有俄罗斯军事教官。

在更南边的另一个前法国殖民地中非共和国,反法和亲俄情绪也在上扬。中非共和国曾经依赖巴黎的军事支持。如今,法国的军事支持已部分被俄罗斯军队和瓦格纳集团所取代。据报道他们是在2018年抵达的。去年,法国暂停了军事合作和对班吉方面的援助,原因是中非共和国据称未能制止反法虚假信息活动。

从那以后,两国关系并无改进。上个月,中非官员短暂逮捕了四名法国维和人员,理由是社交媒体上有指称说,他们策划刺杀中非共和国的总统。抓人举动与法国和美国指责瓦格纳在中非共和国杀害几十名平民同时发生。

巴马科和班吉都否认雇佣了瓦格纳人员。他们说,他们只是在打击武装团伙期间与俄军“教官”共事。分析人士说,瓦格纳不断扩大的落脚点包括这两国。据报道,利比亚、苏丹、莫桑比克等等国家都出现了瓦格纳人员的身影。

“瓦格纳是不入雷达屏幕的廉价战争,俄罗斯可以不受所有规则的束缚,”法国分析人士马克·拉韦涅(Marc Lavergne)对法国电视国际5台(TV5Monde)说。“这不是一场反对敌人的战争,而是把自己植入那些俄罗斯没有办法部署商业网络的国家。”

乌克兰冲击波?

不过,分析人士仍然对俄罗斯在非洲的总体目标乃至俄罗斯是否有任何目标难下定论。除了提供军事支援外,莫斯科还是非洲的首要军火提供方之一。但是,一些人士说,不清楚的是俄罗斯是否像冷战时期那样在非洲大陆有更大的规划。

萨赫勒事务专家安德鲁·勒波维奇(Andrew Lebovich)对欧洲外交关系协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说:“我认为他们在寻找机会,而不是按照某种连贯的扩张战略在运作。”

如果乌克兰冲突和西方制裁继续下去,他补充说,俄罗斯可能会重新调整。勒波维奇说:“会有某种对欧洲加大压力的欲望。”

俄罗斯越来越严重的国际孤立是另一个考虑因素。中非共和国和马里是本月早些时候联合国表决时二十余个拒绝谴责莫斯科入侵乌克兰的非洲国家之一。

国际危机组织的巴克斯说,“俄罗斯失去了很多朋友”,这使培养非洲盟友变得更为重要,“但是我认为俄罗斯太过于关注乌克兰战争了,没有精力和资源来做这些事情。”

而分析人士说,马里等非洲国家也明白俄罗斯没有办法带来他们从欧洲和美国那里得到的成规模的发展援助。俄罗斯也许连军事上的好处都带不来。

“在‘新月沙丘’失败的地方,没有保证瓦格纳能够成功,”巴克斯在谈到法国驻马里平叛部队与瓦格纳雇佣兵时说。“安全局势并没有改善。”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