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21 2021年10月20日 星期三

联合国即将公开的新疆人权评估为各国政府加强行动提供基础


2019年5月31日拍摄的这张照片显示,新疆和田附近一座关押维吾尔人的再教育营戒备森严。

在中国于 9 月 9 日发布了《中国 2021-2025 年人权行动计划》之后,联合国高级人权官员周一表示,她的办公室正在完成对新疆“严重侵犯人权”指控的评估。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 (Michelle Bachelet) 在日内瓦说:“我很遗憾无法报告我为寻求有意义地进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所做的努力取得的进展。”

“与此同时,我的办公室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 正在完成对有关该地区严重侵犯人权指控的现有信息的评估,以期将其公之于众,”她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48届会议开幕式上说。

总部位于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大会项目和宣传经理祖姆雷泰·阿金(Zumretay Arkin) 表示这一声明非常及时和重要,因为它是在高级专员正式请求进入该地区三周年之际发表的。

“这份报告将是高级专员公署的第一份报告,但它只是对联合国特别程序和条约机构现有报告的补充评估,”阿金告诉美国之音。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OHCHR)发言人玛尔塔·乌尔塔多(Marta Hurtado)表示,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各独立人权专家等多个联合国人权机制已经对2018年以来新疆人权状况进行评估。

这些独立机构和专家对新疆的人权状况表示关注的同时人权观察和国际特赦组织指控北京在拘留营中任意拘留超过一百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强制其他人强迫劳动,从而犯下危害人类罪。

北京否认这些指控,并表示这些综合设施不是拘留营,而是职业培训中心,在那里,缺乏语言和职业技能的少数民族可以获得教育帮助,新疆人民可以自由选择工作。

乌尔塔多告诉美国之音,人权高专公署自 2018 年以来就要求北京不受限制地进入新疆,派遣一支先进小组为拟议中的访问做准备。高级专员上次访问中国是在 2005 年,那次访问中国的高级专员是路易丝·阿尔伯 (Louise Arbour)。

“人权高级专员表示,它希望一个团队在实地呆几天,会见相关官员和利益相关者,并尽可能多地接触不同的机构和设施,”胡塔多说。 “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按照高专公署要求的条件获得批准。”

三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北京对联合国人权高专依据不实信息、屈从政治压力,对中国进行不实指责感到遗憾。

“我们欢迎联合国人权高专访问新疆,双方也在就此保持沟通,”汪文斌说。“但访问目的应是促进双方交流与合作,而不是进行有罪推定式的所谓“调查”。我们坚决反对任何人利用此事进行政治操弄,向中方施压。”

“这项评估是联合国监测和报告国际社会需要的第一步,也是许多国家——以及 300 多个全球民间社会团体联盟——的呼吁,” 国际人权服务社(ISHR)项目主任莎拉·布鲁克斯 (Sarah Brooks)告诉美国之音。

布鲁克斯表示,这种报告有助于打断“政治化”的论调,呈现客观事实,为政府和包括企业在内的其他利益相关者加紧行动提供依据。

“这将标志着巴切莱特办公室进行的第一次有意义的评估——换句话说,它是一个联合国机构,而不是(例如)联合国任命的但独立的特别报告员,”布鲁克斯说。 “这将证明中国的法律义务与联合国能够核实的做法之间存在任何差距;它将成为未来更强大的监视、报告和证据收集的蹦床。”

联合国特别报告员/独立专家和工作人员分别于 2013 年对妇女的歧视问题,2015 年外债问题,2017 年赤贫问题和 2019 年老年人问题访问了中国进行调查。

“然而,这些访问都不包括维吾尔地区,”布鲁克斯说。 “负责评估真正棘手问题的独立专家——例如任意拘留、强迫失踪、酷刑、少数民族权利、宗教自由、意见、表达等方面——一次又一次地被拒绝。”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项目的高级项目官员彼得欧文说中国的政策一直是尽可能拖延和阻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开展研究的能力。

欧文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中国不想提供访问机会,联合国就需要利用国外的大量研究和证词,得出他们自己的独立结论。”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