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2 2021年4月12日 星期一

美参院最快周四审议庇护港人法案 两党争取休会前夕闯关国会


资料照:一名香港示威者在反对港版国安法的抗议中手举英国国民海外护照。(2020年6月1日)

美国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表示,将在本届国会议期结束前争取为受到北京政治打压和迫害的香港居民提供庇护的法案提交全体院会表决。不过,尽管这项立法措施获得多位两党议员大力支持,但法案要在国会休会前顺利通过的难度相当高。

备受各界关注的《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12月7日获得众议院迅速、一致的通过。虽然法案随即送交到参议院等待审议表决,但至今尚未出现任何进展。

参议院民主党党鞭德宾(Sen. Dick Durbin,D-IL)星期三(12月16日)向美国之音透露,他将赶在议期结束前推动法案进程,《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有望最快星期四进入院会审议程序。

“布卢门撒尔参议员和我最快明天将推动这项法案,”德宾参议员星期三说,“如果我们可以这么做的话,法案可以且应该以无异议通过。这项法案在众议院获得一致通过。”

“在参议院,任何议员都可以反对,但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要试试看,”德宾参议员说。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现任首席民主党议员范斯坦(Sen. Dianne Feinstein, D-CA)宣布离开领导职位后,身为该委员会第一资深顺位的德宾参议员将可能在新国会接任这项职务,领导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民主党人。

德宾参议员还对美国之音表示,他认为香港自治状态不断受到北京侵蚀,《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是美国国会能为香港争取民主诉求抗争者提供的迟来支持。

“我认为这早就该做了,”德宾说,“我无法想象人们失去了他们的自由,害怕着北京政府的强臂管辖。”

“时间是最重要的,”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首席民主党成员梅嫩德斯参议员(Sen. Bob Menendez, D-NJ)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对那些真正需要庇护的人来说,时间是最重要的,因为他们再也无法在香港继续坚守推动民主和人权。”

“这也将向中国传递一个信息:他们的行动不会毫不受阻。我们拭目以待,我希望没有人会反对(这项法案),”梅嫩德斯参议员说。

本届国会即将进入尾声之际,目前参议院两党正忙于为维持政府运作的拨款法案以及新冠疫情纾困法案进行积极协商。民主、共和两党成员希望赶在本届会期最后一周之内,即本星期五之前达成共识通过法案。换言之,如果《香港人民自由和选择法》要成功取得参议院通过,只剩下最后48小时的黄金时间。

法案在通过国会参众两院后才得以递交白宫由总统签署成法。

两党支持声量大但通过门槛高

时常公开声援香港民主活动人士的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理主席鲁比奥参议员(Sen. Marco Rubio, R-FL)对美国之音坦言,他认为法案要在本届国会议期通过的难度相当大。

“本届国会大概只剩下48小时,所以要这么快的完成(法案)是件很困难的事,”鲁比奥说,“除非我们能有一大票人都决定略过程序,但我怀疑这样的可能性。”

鲁比奥参议员为去年11月生效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的起草者。这项法案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评估香港的自治状态,并据此考虑香港是否应继续享有特殊待遇的地位。

鲁比奥参议员同时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并兼任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

鲁比奥参议员强调,即使法案无法在本届国会通过,支持这项立法行动的议员将继续在明年努力推动。“希望这能让我们做好准备迅速行动,在新国会的一个月内就能展开行动,”鲁比奥对美国之音说。

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恩斯特(Sen. Joni Ernst, R-IA)在回答美国之音询问时回答,她认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可能会是在新国会获得通过。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有机会在年底前进行表决,”恩斯特说,“但我确实认为这显然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因此,我希望和鲁比奥参议员以及梅嫩德斯参议员一起讨论,看看参议院方面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我对此很有希望,但可能会是在下一届国会这么做,”恩斯特说。

在香港议题上多次为争取香港自由民主的示威者发声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也对美国之音说,他没有把握法案是否能在本届国会取得通过。

“我们都是香港人” 两党议员一致谴责中共压迫香港自由

自今年夏天“港版国安法”实施后,香港迅速笼罩在北京强权统治的压力之下。参议院两党议员纷纷对于近期接连不断发生民主活动人士遭逮捕、关押和判刑的消息感到不安和担忧。

鲁比奥参议员表示,“为寻求庇护的香港人提供帮助,不仅是道义上的正确行为,也符合美国国家安全利益。”

“因为我深信香港处于一场更大的斗争的前线,”鲁比奥参议员星期三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边境安全和移民小组委员会听证会上说,“这是专制主义与民主之间的广泛斗争。在这场斗争中,我希望我们所有人都不会胆怯或回避明确地表示,民主显然在道义上优于专制。”

这场题为“通过美国难民政策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听证会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在本届国会的最后一场听证会。召开听证会的小组委员会主席、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科宁(Sen. John Cornyn, R-TX)说,中国共产党实施国安法的原因为对香港呼吁改革、民主和自由的声音感到害怕。

“中国共产党对香港实施的国家安全法使得抗议者、政治领袖、记者和教师遭到无情的虐待,”科宁参议员在听证会上说,“尽管这部法律的名字是国家安全法,但实际上它和国家安全无关,而是和恐惧有关。”

“对于香港呼吁改革、民主和自由的声音感到恐惧,”科宁说。

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梅嫩德斯也在听证会上强调,国会需要透过采取立法行动来向香港人传递一个明确的支持信号。

“要向香港人民表明,我们与他们站在一起,我们都是香港人,”梅嫩德斯在听证会上说,“中国在香港采取行动的代价将是高昂的。”

梅嫩德斯参议员在会后告诉美国之音,“有关庇护的问题,我们为那些最终将受到迫害的人提供庇护,不仅是他们的生命或自由处于危险之中,还包括他们为倡导改革的能力也处于危险之中。”

“因此,这是有区别的,现在情况不是所有希望看到改变的人都会逃离香港,而是为那些最受到迫害的人提供机会,”梅嫩德斯参议员说。

曾在去年10月香港爆发争取民主诉求街头抗议活动期间访问香港的霍利参议员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是要把香港吞噬。他说,现在情况告诉我们,习近平有多么专制,多么咄咄逼人,而且面对各种反对声音他都会采取强硬路线回应。

“我担心我们现在处于这一(支持香港)努力的开端,”霍利说,“很明显地,中国希望把香港的独立性完全抹去,他们不想要香港有任何的政治自由,他们希望基本法消失。”

“他们想把香港完全吞并,然后以此为跳板,再把他们的影响力扩及整个区域。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它违反了国际法,违反了他们的条约承诺,对美国和我们的安全构成危险,因此,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霍利继续说道。

同样曾在去年到访香港的克鲁兹参议员(Sen. Ted Cruz, R-TX)也告诉美国之音,在美国国会,两党都明确的谴责中共政府对香港的压迫。

“我相信我们会继续看到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香港,要求中国履行其义务,停止对香港人民的攻击,”克鲁兹说。

法案为在美港人提供“临时保护身份” 加速处理港人难民申请程序

根据编号H.R.8428《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美国政府将为目前已持签证在美国,但返回香港可能面临政治迫害的香港人提供“临时保护身份”(Temporary Protected Status)。法案还将加速处理为逃离政治迫害的香港居民赴美难民申请程序,并将此类别申请排除在美国每年整体难民接收人数限制之外。

此外,即使美国撤销部分或全部香港的经贸特殊地位待遇,法案将在移民政策类别上将香港有别于中国大陆的移民申请。法案同时将推动国际合作,特别是鼓励理念相近的盟国为受到北京压迫的香港人提供庇护。

除了《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获得众议院通过,等待参议院表决之外,还有两项与新疆有关的法案在众议院过关后,目前也同样搁置在参议院,分别为《《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以及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披露法》(Uyghur Forced Labor Disclosure Act)。如果上述这三项法案无法在本星期获得参议院批准的话,这将意味着有关法案必须在未来上任的新国会重新提案推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