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0 2021年12月3日 星期五

“你的损失是我的收获” 美议员:推动为港、疆受迫害者提供庇护


香港支持民主的抗议者在中国国庆当天,手举标语牌要求释放政治犯。(2021年10月1日)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两党议员正积极推动立法,寻求为受迫害威胁的香港居民,以及面临人权侵犯危机的新疆维吾尔穆斯林群体提供庇护途径。多位议员呼吁拜登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松绑难民制度的限制,协助面临中国压迫的香港人和维吾尔人。

星期二(10月19日),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召开听证会,讨论如何为香港和新疆维吾尔少数民族穆斯林等面临北京压迫的人提供人道庇护。

“我们虽然无法控制中国政府的行为,但我们有力量去保护那些来到我们国家的被压迫者,”委员会主席、来自俄勒冈州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默克利(Sen. Jeff Merkley, D-OR)在听证会上说,“在国际公认的人权被严重侵犯的情况下,我们需要采取确实步骤保护那些受到威权政府侵害的人。”

来自新泽西州的民主党联邦众议员马林诺夫斯基(Rep. Tom Malinowski, D-NJ)在听证会上表示,美国政府为香港居民提供移民、庇护和难民等协助,不仅是基于人道因素,同时具有战略地缘政治考量。

他与共和党人金辛格(Rep. Adam Kinzinger, R-IL)共同推出的《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将为已经在美国生活的香港人提供“临时保护身份“(TPS)。法案还包含了一项条款,将每年为具备“高技能”的香港人提供5000个签证,吸引人才赴美定居。

“我的目标是,透过利用这些高技能签证向中国政府发出一个信号,那就是如果你摧毁香港人民的自由,你的损失就会变成我们的收获,”马林诺夫斯基在听证会上表示。

他继续说,“你将失去香港最好的、最优秀的人才,那些人是香港繁荣和成功的秘诀,现在他们被你最大的对手美国夺走了。”

马林诺夫斯基指出,利用机会广纳香港人才的国家愈来愈多。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都分别提出相关移民政策,为受到威胁和希望离开香港的人提供协助。

自北京强行推动港版“国家安全法”一年多以来,各界对香港自治现况和前景感到忧心忡忡。香港当局利用国安法对泛民团体不断加剧的镇压,已经迫使多达30多个民间和公民团体自行解散,近百位主要民主派人士被调查、拘捕、起诉或判刑。

今年8月,拥有9.5万名会员的香港最大工会、在民主运动中发挥过重要作用的专业教师工会被迫解散。随后,民阵、职工盟也在重压下自行解散。外界预计,香港记者协会、香港大律师公会等支持民主派的团体也都将是香港政府的目标。

“现在,基本上所有香港政府领袖都已正式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部分,或是基于被监禁、被打压的恐惧而不会去挑战中国共产党,”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现在可以很合理的说,中国共产党对香港的接管已经几近完成了。

默克利在听证会上直言,北京当局持续践踏给香港人民自治和政治权利的承诺,香港未来局势不容乐观。

“事实上,本委员会的政治犯数据库现在也包括了香港被拘捕人士,这是过去委员会从来没有过的,”默克利说。

三大港、疆庇护法案在国会陷入停摆

目前在国会正在审议的三项法案将为香港人和新疆维吾尔人提供庇护,分别为《香港安全港法》(Hong Kong Safe Harbor Act)、《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以及《维吾尔人权保护法》(Uyghur Human Rights Protection Act)。

上述法案中《香港安全港法》与《维吾尔人权保护法》将受到北京政府打压、承受迫害风险的香港人和维吾尔人列入“第二类优先难民身份”(Priority 2,P2),使其能在香港或其它国家向美国政府提出申请。

不过,这些法案在推出后已在各自院会卡关多月,迟迟未出现重大进展。

参议院方面试图将《香港安全港法》有关条文纳入今年六月通过参议院的大型综合抗中法案《美国创新与竞争法》(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但最后失败。

众议院方面今年稍早也将《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中为港人提供庇护资格的内容包含进众议院版本的中国法案《鹰法》(Eagle Act),但法案还在等候院会排程表决。

由两党议员共同推出的《维吾尔人权保护法》获得国会高度关注,不过今年5月推出至今还没有任何进度。

“我们国会这里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来自麻萨诸塞州的民主党联邦众议员麦戈文(Rep. Jim McGovern, D-MA)在星期二的听证会上说。

“我们需要采取更多行动,行政当局也要做更多。”

今年8月初,拜登总统签署了一项备忘录,指示国务院和国土安全部给予在美国的香港人为期18个月的“延期撤离”,他们可以暂时居住在美国,并且在美国工作。

专家建议为港人、维吾尔人提供“第二优先难民身份”

不过,拜登政府所公布的“延期撤离”只能被视为暂缓方案,国会方面普遍认为香港的问题,以及新疆维吾尔穆斯林所面临的人权危机无法在短期获得解决。

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高级政策分析师埃诺斯(Olivia Enos)星期二在听证会上表示,目前美国政府能以三种方式为希望移居美国的香港人和新疆维吾尔人提供协助:临时保护身份(TPS)、人道主义假释(humanitarian parole),和第二类优先难民身份。

埃诺斯说,临时保护身份通常来自行政部门以命令方式颁布,而非由国会通过,仅能作为短期方案,无法解决长期问题。人道主义假释一般用于紧急状态,且需以个案方式讨论,因此不能普遍应用在难民申请程序。

埃诺斯指出,上述三种方式最适合的是第二类优先难民身份。主要原因为第二类优先难民身份能长久解决香港和新疆维吾尔人寻求移居美国的障碍。申请人即使在第三国也能提出申请,意味着他们无需冒险赴位于中国境内的美国使领馆递交申请。

“我认为第二类优先难民身份是一个更好的选项,它其实能为想到这里来的人提供永久解决方案,”埃诺斯说。

听证会上,有议员提到白宫也能透过签署行政命令指定“第二类优先难民身份”的方式,加速处理希望逃离北京当局打压到美国来的香港人和新疆维吾尔人。

来自新泽西州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Rep. Chris Smith, R-NJ)呼吁两党成员共同致函拜登政府比照解决阿富汗赴美难民申请程序,以行政命令方式为香港人和维吾尔人提供协助。

“或许我们可以以联名信的方式要求行政部门这么做(提供第二类优先难民身份给香港、维吾尔人),”史密斯议员在听证会上说。他强调,为香港人和维吾尔人提供庇护协助除了国会的立法措施外,行政部门也必须采取更多行动。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