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2 2019年8月25日 星期日

专家:2019年,美中需要防止彼此的恐惧和敌意失控


特朗普和习近平在20国集团峰会期间会晤( 2018年12月1日)

美中竞争愈演愈烈。这样的竞争在2019年是否会演变成敌意的对抗? 美中关系专家说,对美中来说,2019年最大的政策挑战是,必须找到一个途径,以防相互间愈演愈烈的恐惧和敌意失控,因为这样的局面,最终可能会导致战争。

美中需防止恐惧和敌意失控

2019年新年伊始,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邀请该智库的40多名专家对2019年美国和世界的主要政策挑战作出分析并提出解决办法。

在美中关系问题上,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及外交政策项目资深研究员李成( Cheng Li)说,美中需要防止彼此的恐惧和敌意失控。

他在该学会的最新报告中说:“这个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正进入竞争和对抗的新时代。美国担心面临与中国在战略、外交、安全、军事、政治、意识形态、经济、金融、科技、教育、甚至文化等多层面的重大冲突。这样的看法在华盛顿越来越盛行。在中国,类似的看法也在越来越流行。最大的政策挑战是确保这两个大国可以找到一个途径,防止双方相互加强的恐惧和敌意发展到失去控制的局面。这样的局面最终有可能带来战争,并产生灾难性后果。”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太事务资深主任的瑞恩·哈斯(Ryan Hass)目前担任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的研究员。他认为,2019年最令人关注的是美中关系是否会由目前的激烈竞争演变成敌意对抗。

他说: “我会关注美中关系是否会由强烈竞争转向敌意对抗。面对恶化的美中关系,美国、中国和其他国家又将如何回应?

美中新冷战在某种程度上不可避免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印度中心的外交事务研究员杜鲁瓦·伊尚卡尔(Dhruva Jaishankar)说:美中新冷战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可避免。

他在报告中写道: “2019年亚洲最大的政策问题,也许是国际关系上最大的问题,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有关。问题不只是两国是否会进入新冷战,就像很多人在副总统彭斯10月讲话后所暗示的那样,美中在科技领导力、政治干预、贸易、自由航行以及一带一路上越来越激烈的竞争,都指向了冷战的不可避免。更大的问题是,在这样一个经济融合和社会联系紧密的时代,新冷战会如何展开?另外,其他因素, 美国盟友体系之外和之内的这些因素,将如何作出调整?”

为了孤立和遏制中国,鹰派可能会无视中国的妥协

杜大伟(David Dollar) 是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和全球经济发展项目高级研究员。他曾经还担任过美国财政部驻华经济与金融特使。他在报告中特别谈到美中贸易战对未来一年的影响。他建议,如果可能的话,美国应该接受中国的妥协协议。

他说:“最初的60天将显示,美中是否真的能就贸易战达成停火。如果中国同意打开新的市场,美国接受这样一个实际性的妥协其实是符合我们的利益的。但是,为了孤立和遏制中国,(特朗普)政府内的鹰派可能会无视这样的实际性妥协。这样的结果对美国来说,不仅经济代价太大,也可能造成(美国)与那些不愿意走这条路的伙伴之间的危机。有一个话题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关注,那就是,如果贸易战升级,美国的许多公司都会因特朗普的关税政策而受到损害。”

国会应该向特朗普施压,维持对中国的强硬政策

布鲁金斯研究所外交政策研究员塔冉·查布拉(Tarun ChhabraI )建议国会继续向特朗普政府施压,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他说: “我希望国会两党目前达成的对中国更强硬的一致立场可以转化成两党和两院对特朗普政府的共同施压,要求他不要从韩国和日本撤军,与美国盟友合作,增加资金,为亚洲发展和基础设施项目提供不同的选择。对中国那些大规模践踏人权的同谋者实施制裁,不放松对知识产权盗窃和强迫技术转让问题上的施压。”

美国应该避免把台湾当成棋子

美国在台协会前任理事主席、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研究主任卜睿哲( Richard Bush III) 特别关注台湾问题。他认为,在台湾问题上,美国能做到的是,不要在诱惑下将台湾作为棋子或是与中国谈判的杠杆点。 而台湾政府则需要维持目前的温和和克制的中国政策。他建议中国政府不要将台湾现任政府妖魔化或是边缘化,因为这是民选的台湾政府。

他说,台湾2018年11月选举对台湾总统蔡英文所代表的政党来说是个失败,有人担心蔡英文政府在再次竞选中可能会转向激进的、反华的方向。他说,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蔡英文准备这么做。

民主国家在科技上有可能不敌毫无道义感的中俄

布鲁金斯学会主席约翰·艾伦(John R. Allen)则担心,在新科技领域,自由民主国家有可能不敌毫无道义和法律意识的非自由民主的竞争者中国和俄罗斯。

他说:2019年,新兴科技,包括人工智能、超级计算、生物科技在带来巨大的机会的同时也带来了挑战。他说,这些科技技术将是人类历史上的真正革命,将决定我们对社会、治理以及人类自身环境的定义。但是,他说,他担心自由民主的国家对这一切以及科技可能带来的影响反应太迟缓。与此同时,非自由国家,中国和俄罗斯,却已经在前进的道路上,毫不顾忌科技可能带来的道义、合法性以及社会的影响。他认为最大的政策问题是有原则和价值观的国家如何拥抱科技,并让其为人类造福。

亚太地区:朝鲜、美韩联盟、韩日联盟以及日印伙伴关系

在亚洲事务方面,布鲁金斯学会的韩国研究主任朴正铉(音),(Jung H. Pak)认为,朝鲜和美国能否超越元首外交,在核谈判中取得相当进展是2019年值得关注的大的政策问题。 她在报告中解释说,“金正恩和特朗普愿意作出何种妥协来推进他们各自的立场以及彼此在政策上的倾向?这样的妥协对美国在东亚的盟友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朝鲜是否会去核化并维持内部稳定? 韩国文在寅政府在多大程度上愿意改善与金正恩政权的关系? 韩国和美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分歧将如何影响两国的盟友关系? 2019年底,特朗普上台3年后,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关系会是什么样?”

另外,朴正铉认为日韩关系过去几个月已经恶化,双边关系有可能因为历史问题继续恶化。

在印太地区,布鲁金斯学会的印度研究员康斯坦蒂诺·哈维尔(Constantino Xavier)认为,2019年最关键的问题是,印度和日本能否就民主力量达成新的一致,来限制中国越来越强势的行为。

评论 (92)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