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0 2020年1月24日 星期五

研究:人工智能科研影响力 美国强过中国


美军人员2016年3月22日训练使用人工智能技术 (美国国防部照片)

美国一份有影响力的报告指出,尽管中国在人工智能(AI)领域发表的论文数量远超世界其他国家,但美国论文的影响力高于中国,美国仍然是人工智能研究的世界领导者。

报告:美国AI论文影响高出中国50%

美国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MIT)、哈佛大学等研究机构的十名学者在合作发表的《2019年人工智能指数报告》中说,以“领域加权引用影响力”(field-weighted citation impact)为指标,美国人工智能论文发表的影响力仍比中国高出约50%。

报告说,美国AI专家的论文引用率比全球平均水平高出40%。美国也投入了最多的资金用于民间人工智能投资。美国私营领域的AI投资将近120亿美元,中国只有68亿美元。

此外,美国的人工智能专利申请也远高于其他国家,高出排名第二的日本三倍。

报告显示,政府支持在中国的AI科研中起到了推动作用。报告说,2018年,中国政府牵头的人工智能论文数量几乎是私营机构AI论文数量的三倍;与之相比,美国的AI论文主要来自私营企业——2018年美国由企业牵头的AI论文数量是中国企业AI论文的7倍多、几乎是欧洲企业的两倍。

人工智能军事化引发担忧

从总体指标看,2018年7月至2019年7月期间,中国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达到166亿美元,美国公司同期的投资为198亿美元。虽然总体投资低于美国,但中国公司平均获得的投资高于美国:中国486家新兴人工智能公司平均获得了3410万美元的投资,是美国公司平均获得投资额的3倍、是欧洲公司的8倍。

报告作者之一、MIT经济学家埃里克·布伦乔尔森(Erik Brynjolfsson)对英国《每日电讯报》说:“美国主导了许多最初的基础研究,但中国现在在应用方面已经取得了进展。”

他说:“现在很多论文都是从中国出来的,在美国做基础研究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但就纯粹的应用研究和投资的问题数量而言,中国正在突飞猛进。”

美国一些学者将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和发展看作一种安全威胁。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亚瑟·赫尔曼(Arthur Herman)星期四(12月12日)在华盛顿的一场演讲中说,美中两国的科技竞争不仅关乎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也是一个道德挑战,重要性不亚于二战和冷战。

赫尔曼说:“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行动,一个由中国技术主导的世界的未来将是相当黯淡的。这样的未来将通过基于人工智能的人脸识别技术的应用,来执行全面的国家监控、执行社会信用体系、惩罚那些敢于批评和不赞扬这个体制的人。”

人工智能军事运用被夸大?

有研究学者认为,中国在人工智能上的军事化投入并不高于美国。美国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SET)本月发布的统计报告说,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投资大部分用于非军事领域的研究,例如基础的算法开发、机器人研究、智能基础设施发展等,与之相比,美国政府2020财年的人工智能计划投资的主要部分用于军事。

哈佛—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伦理与治理项目前执行长蒂姆·黄(Tim Hwang)与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员阿列克斯·帕斯卡尔(Alex Pascal)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网站撰文说,作为一种科技,AI不能直接用于军事架构,也不是一种战略武器。

作者说,虽然人工智能有运用于军事的潜力,但在可预见的将来,人工智能技术只能渐进增强已有作战平台的水平,提高无人机的能力和改善作战空间感知。

《外交政策》的文章说,如果把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看作军事竞赛,则是模糊了这一竞争的方向;美国若要掌握真正的全球领导力,必须主动影响和制定AI应用的规则和准则,确保人工智能技术在世界的“广泛和公平”的分配,这需要美国与盟友、甚至是与中国这样的竞争对手合作。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