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24 2019年1月20日 星期日

美国前贸易代表:美中经贸磋商中方已经历过最艰难的部分


美国前贸易代表:美中经贸磋商中方已经历过最艰难的部分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04 0:00

美国前贸易代表:美中经贸磋商中方已经历过最艰难的部分

美国智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周四在华盛顿就亚洲经贸的未来等话题举行座谈会。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对这一地区经贸发展的影响是此次座谈的一个重点议题。

就在这次座谈会举行一天前,美中副部长级经贸磋商刚刚结束。双方都没有宣布有协议达成,也没有透露下一步的安排。当被问及美中经贸磋商的问题时,参与此次座谈的前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Michael Froman)表示,曾经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与中国方面进行谈判的经历使他感到,中国方面已经经历过最艰难的部分,也就是其内部就某些问题达成共识的过程。

他说:“中国方面自身已经历过这个过程中最艰难的部分,就是经历将中国国内不同的支持者、特殊利益群体团结起来,就这些让步达成一致。”

弗罗曼透露,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中双方曾就双边投资协议进行紧密磋商,中方曾就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强制技术转让的问题与美方达成一致。

弗罗曼说,现在的问题就是中方内部达成的某些一致能否成为解决范围更广的结构性问题的基础。

曾担任美国代理副贸易代表(Acting Deputy USTR)的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副主席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她认为美中双方的经贸会谈确实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仍然有一些重要的挑战需要解决。

她说:“我认为他们正在取得进展。但我不想忽视这次磋商所面临的诸多挑战。我认为我们在一些较为容易解决的问题上看到了双方正在取得的进展。但结构性问题和达成承诺的执行将是两个关键问题,双方下个月需要就解决这两个关键问题加紧努力。”

这场座谈会还着重讨论了中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的前景。

美国布兰迪斯大学国际商学院教授彼得•佩特里(Peter Petri)认为,这项由亚太地区11国参与的经贸协议能够帮助中国解决许多问题。

佩特里教授说:“对于中国当前面对的有关知识产权、国有企业角色、数据转移和新产业限制的批评,CPTPP中确实涵盖了许多能够应对这些批评的解决方案。”

佩特里教授认为,中国加入CPTPP既能显著提升直接经济效益,对于处理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在现代经济和全球化语境下运作应遵循何种规则的问题也大有益处。

不过前日本驻美大使佐佐江贤一郎提出,中国参与CPTPP的未来前景或许很好,但他认为,中国需要先完成一些事项。

他说:“我想要认同佩特里教授的观点。但我要说的是在未来,如果中国能够参与这项TPP协定在未来将会很好。但现实地说,首先,他们需要完成和美国的双边谈判,他们需要完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完成这个过程,他们真的能开放改革吗?否则我如何能期待中国可以适应TPP中的标准呢?”

弗罗曼认为,中国距离能够达到CPTPP中的高标准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CPTPP也被称为“没有美国版的TPP”。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伊始就宣布退出TPP,而没有美国参与的CPTPP已于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一个占全球生产总值13%,拥有超过5亿人口的新经济圈由此诞生。

此前曾有消息说,白宫曾指示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考虑重新加入TPP。但弗罗曼和卡特勒都认为,至少在短期内,特朗普政府不太可能会重返这项经贸协议。但两人都强调,TPP中的许多规则在当前美国政府的一些双边经贸磋商中都有所体现。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互动图:美中建交40年大事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