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20 2021年3月8日 星期一

气候变化:美中合作的起点还是北京施压华盛顿的工具?


资料照:2016年时任国务卿的克里在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上与中国官员讨论气候变化问题。(美联社)

联合国安理会本星期召开视频会议,讨论气候变化与世界和平问题。分析人士称,此次会议将是对华盛顿和北京关系的一次考验。环保专家认为,美中两国在气候变化领域具有重大共同利益;但也应确保不要让气候合作成为北京向华盛顿施压的工具。

联合国安理会星期二(2月23日)召开会议,讨论气候变化对世界和平的影响。此次会议是由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召集的。此前几天,华盛顿在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命令之后,重新加入了巴黎气候变化协议。

英国知名自然历史学家戴维·阿滕伯勒爵士(Sir David Attenborough)在会议上警告说:“如果继续沿着目前的道路走下去,我们将面临一切保障我们安全资源的崩溃,包括粮食生产、淡水的获得、宜居的环境温度,以及海洋食物链等等。”

阿滕伯勒认为,如果自然界不再能够满足人类最基本的需求,那么绝大部分其它文明也将迅速崩溃,世界便没有安全可言。

安理会气候会议是对美中关系的考验

美国总统拜登不久前在谈到华盛顿与北京关系时说,在符合美国利益的前提下,美国愿意与中国展开合作。而气候变化领域的合作,被广泛认为是美中两国未来几年内修复双边关系的起点和契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国驻联合国大使在安理会气候会议开幕前表示,此次会议将是对美中关系的一次考验, 暗示气候变化可能是美中两个大国达成共识的为数不多的领域之一。

这位熟悉联合国安理会议事程序的大使认为,国际社会应该密切关注北京和华盛顿各自的立场。因为通常情况下,北京和莫斯科会持气候变化议题与安理会日程无关的立场。

夏竹丽(Judith Shapiro)是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教授兼自然资源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项目主任。她对美国之音表示,联合国安理会气候变化和世界和平会议,是美中两国兑现对碳中和与稳定地球基础设施等共同目标承诺的一个关键时刻。

“对美中两国来说,气候变化是一项巨大的安全风险。虽然一些观察家建议,美中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激烈、友好的竞争;但是如果两国联合起来,就可以更有效地执行相关政策,” 夏竹丽说。

分析认为,北京此次可能会对气候变化持较为开放的态度。本月初,拜登总统任命的气候变化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表示,预计不久将与他的中国同行、中国气候变化特使解振华通话。

2014年美国和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达成合作协议,为促成2015年巴黎气候协议签署铺平了道路。

美中在气候和环境领域有共同利益

周所周知,美国和中国不仅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而且也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两个大国。

过去的几十年里,由于中国经济基本建设的快速增长和扩张,而且一直没有能够摆脱对煤炭的能源依赖;因此中国早在十多年前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

不久前,中国环保官员表示,中国政府正在制定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许多气候活动人士和批评人士说,中国政府的一承诺过于保守。

美利坚大学教授夏竹丽熟悉中国的环保状况,是《中国走向绿色:陷入困境星球的强制环保主义》(China Goes Green: Coercive Environmentalism for a Troubled Planet)一书的共同作者。

夏竹丽认为,美中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大国,应该分享各自最佳做法和未来政策转变的信息、避免重复;并确保旨在促进可持续性的各项经济活动,不会陷入新贸易争端的泥淖。

“为实现这一目标,华盛顿和北京应该考虑成立一个美中气候变化问题高级工作组,”她说。

夏竹丽对美国之音说,从美国的角度来说,与中国在减缓气候变化(包括其它环境挑战)方面的共同利益,已经向中国发出了信号:“特朗普时代反复无常的咆哮和考虑不周的威胁已经结束,目前美国由一位更有经验的领导人在掌舵”。

华盛顿对北京的合作热情应有所警惕

过去四年来,北京与华盛顿在南中国海、台湾、新疆和人权问题上,一直关系持续紧张。但是,批评人士注意到,尽管北京在上述问题上继续保持强硬态度;但是北京在发展新能源和新兴技术方面,表达了与华盛顿的合作热情。

中国最高级别外交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日前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中国将“扩大和深化与美国、欧洲、日本等各方,在新能源、新技术等各领域的务实合作”。

自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以来,北京官员多次呼吁与华盛顿展开对话,以修复受损的双边关系;并且强调美中联手对抗全球变暖的前景。

有批评担心,美国在气候变化和新能源领域与北京合作时,应该警惕北京以此作为杠杆,在其它外交和地缘政治等更广泛领域对华盛顿施压。

美利坚大学教授夏竹丽对美国之音说,通常情况下,国际上的对手可以走到一起,共同解决环境问题,并且以此恢复关于更困难问题的对话。

夏竹丽同时指出,华盛顿与北京在气候领域的合作的确会有一种风险:那就是北京可能会利用美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利益,以及中国在《巴黎气候协议》下的承诺作为杠杆,对华盛顿在人权、新疆、贸易和香港等其它问题上施加影响。

“如果能把气候变化问题在短期内与其它问题分开,这将符合美中两国的最佳利益。这样做的话,气候变化这个至关重要的共同目标,就能使这个超级大国重新建立更正常的关系,”她说。

美国总统气候变化特使克里早些时候曾重申,美国与中国在全球变暖方面的合作,并不表示华盛顿会忽视对北京其它领域的担忧;华盛顿不会拿气候问题与北京在人权和贸易等方面做交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