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2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美中之间跟谁混?印太国家不好办


资料照:浙江省一个商场里展示的美国国旗、中国国旗和中共党旗

印度太平洋地区国家一向把中国当作经济伙伴,美国则是安全依靠。 面临美中关系越来越恶化的局面,印太国家将会作出怎样的选择?在刚刚结束的阿斯彭安全论坛上, 来自澳大利亚、新加坡的领导人以及印度前领导人表达了各自的态度。

印度前国家安全顾问:我们越来越反对中国人

印度前国家安全顾问希夫尚卡尔·梅农( Shivshankar Menon )星期四(8月6日)通过视频在阿斯彭安全论坛上说,在印度,越来越多的人觉得印度必须与美国合作,美国是印度的重要的伙伴,特别是在安全和防务方面。

他说:“对于印度来说,美国是印度转型和发展的重要伙伴。美国还是印度海事领域的重要合作伙伴。海事领域的竞争在整个印度太平洋地区日益激烈,中国正试图成为海上强国,正在进入印度洋。南中国海对印度和美国都至关重要,航行自由符合印度的利益。我们越来越反对中国人。在这些方面,美国和印度之间在海上安全方面可以做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基本上在安全和国防领域的合作。”

他是在被问道如何看待恶化的美中关系时,这么表述的。他强调说,美印之间虽然不会成为盟友,但是两国的伙伴关系会越来越近。

很久以来,美国及其盟国一直试图与印度建立更加紧密的军事和经济联系,以制衡中国在印太地区的野心。新冠疫情以及印度最近与中国在喜马拉雅边界的军事对抗事件让这样的想法变得越来越真切起来。

6月初,印度与澳大利亚签署了一项重要的国防协议,允许两国军方使用对方的军事基地。

7月有报道说,预计印度还将邀请澳大利亚参加它与日本和美国进行的马拉巴尔海军演习,以加强所谓的四方机制--澳大利亚、日本、美国和印度--对抗中国预计将在该地区部署的海上力量。此前,因为害怕惹恼中国,印度一直对邀请澳大利亚参加马拉巴尔演习感到担心。

在经济方面,与其他印太国家不同,新德里试图减少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印度甚至愿意切断与中国的重要经贸联系来报复中国,以迫使中国在边界 争端中让步。

6月以来,印度民间上演了轰轰烈烈的抵制中国制造的活动,一些印度人甚至不惜将自己买的中国产品砸碎。更有印度的电视节目呼吁民众抵制中国产品。

6月29日,印度政府宣布,出于“安全”考虑,禁止包括TikTok和微信在内的59款中国应用,认为这些应用从事的活动有损印度主权、国防、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据《印度经济时报》称,印度另外还起草了一份包含275款中国应用程序(APP)的清单,准备对它们进行审查。

今年4月,印度通过了一项立法,要求任何来自中国实体的投资都必须通过政府批准,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挫折,因为其公司正在海外寻求增长。

另有报道说,印度或将加征进口关税并限制中企在印的投资和业务,并考虑阻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进入其市场建设5G网络。

印度也在积极推动国际影响力。6月18日,印度当选为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5月,印度赢得了世界卫生组织执行委员会主席的席位,并在会议上迅速支持调查新冠病毒起源,而这是中国激烈反对的。

两国军方高层8月2日举行了第5轮谈判,但是这次谈判并没能打破边境对峙僵局。双方甚至也没有发表声明。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印度项目负责人坦维·马丹(Tanvi Madan)6月在外交事务杂志上撰文说,中印在喜马拉雅山的冲突将新德里推向了华盛顿,而中国将失去一代印度人。

澳大利亚总理: 与中国保持经济联系,同时维护印太战略平衡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 Scott Morrison)也通过视频参加了阿斯彭安全论坛。在被问道如何看待日益对抗的美中关系时,莫里斯说,美中两个大国确实在进行战略竞争,但是,并非亚太每一个国家的行动都必须通过这个视角来分析。美中都需要聆听区域国家的声音, 区域稳定才符合大部分国家的利益。

他说: “我知道美国的存在是非常受欢迎的,因为它提供了稳定。我们只想看到,问题得到管理,野心得到管控,使其不至于破坏该地区的稳定,这是我们的国家利益和我们地区许多国家的利益。”

澳洲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近日撰文称,美中之间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自韩战后有可能再现。在被问到是否赞成陆克文的观点时,莫里森说,美中之间爆发战争不再是不可想象的。

莫里森说,澳大利亚希望与中国保持经济联系,因为长期以来,这是一种互利的关系,但是这种关系也必须是互相尊重的关系。他敦促美中和平解决分歧,维护旨在加强地区和全球稳定的共同规则。

莫里森强调,期待澳大利亚在中国问题上与美国保持完全一致是错误的。他说:“假定澳大利亚和美国对中国的看法完全相同是错误的,因为情况完全不同,地理位置完全不同。”

虽然如此,莫里森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看法并非“天真”。他说,澳大利亚正在积极采取措施保持印太地区的战略平衡。

他在阿斯彭安全会议上说:“当务之急是在印太地区建立持久的战略平衡。这需要美国在这个地区的持续存在以及志同道合的国家调整其利益,更加团结,更一致,更经常地行动”。

澳大利亚目前正在与日本、印度、越南以及东南亚和太平洋国家接触,以建立新的合作网络。莫里森7月1日还宣布将大幅度增加军费,加强澳大利亚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力量,以应对中国在该地区的军力的增长。

在新冠疫情、香港《国安法》、维吾尔人权、台湾、南中国海、网络安全等诸多问题上的立场上,澳大利亚也逐渐与美国趋于一致。

新加坡外长:世界进入多极化,选边站不适用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8月 5 日也参加阿斯彭安全论坛。新加坡与美国和中国都有着特别的关系。 美国是新加坡最大的投资者,而中国是新加坡最大的贸易伙伴。在被问到是否担心日渐紧张的美中关系时, 维文表示, 新加坡深感担忧。

在被问到如果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要求新加坡在美中之间选择一边他会如何作答时,维文说,他会告诉美国人,不要以二元化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他说:“我的看法是,不要用二元的观点去看待问题,而是真切地意识到我们已经过渡到多极世界。 一定不能用二元的观点去看待事物,而是意识到分歧,解决分歧,不要忽略了更大的资产。”

维文说,对亚洲各国来说,最可怕的两件事是:中美之间会爆发冲突;美国放弃亚洲。

他说,亚洲国家希望美中能够解决两国的战略分歧,在全球性的挑战,比如气候变化、新冠疫情等方面进行合作。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7月底在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发表演讲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亚洲国家希望同时与美中保持友好的关系。他还说,如果美中迫使亚洲国家作出选择的话,预期中的“亚洲世纪”岌岌可危。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