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2 2021年12月8日 星期三

资深总统顾问:与北京谈判无用 拜登应建立美国制造2025


美中国旗在一家美国公司驻北京的办公楼外飘扬。(2021年1月21日)

美国一位资深总统顾问日前表示,华盛顿必须重新审视与北京打交道的政策与经验,清晰地意识到过去几十年来与中国的谈判几乎是毫无用处的;如果要说美中脱钩也是中国脱钩在先。熟悉美中关系的分析人士说,真正的全面脱钩是不可能的,但是华盛顿必须对北京守住互惠和对等的原则。

美国知名全球化和亚洲问题专家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一月份出版新书,《颠倒的世界:美国与中国全球领导力竞争》(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 American, China, and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Leadership)。

普雷斯托维茨此书详细描述了中国给美国和世界带来的主要挑战,以及美国和自由世界为应对这些挑战而必须采取的战略。

他认为,美国要拿出的应对战略必须比一场目标狭隘的贸易战更复杂、更全面,并且提出了美国及其盟国在不违反国际法或国内法的情况下,可以单方面使用的战略。

谈判还是“脱钩”?

普雷斯托维茨星期四(1月28日)在华盛顿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一场讨论会上说,美国要重新审视在过去几十年来的对华经贸政策,承认我们几十年来与中国的谈判几乎是“毫无用处”的。

针对过去一段时间一直在辩论的美中是否应该脱钩的问题,普雷斯托维茨说:“要脱钩的不是我们。要脱钩的正是中国!”

普雷斯托维茨认为,中国与美国的脱钩早在1993年就开始了。当时中国还没有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而且其经济规模当时还很小。

“但在1993年时,中国就决定建立自己的GPS卫星系统。其实他们本可以使用欧盟的伽利略系统,也可以使用美国的GPS系统;但是他们没有用,而是研发了中国自己的系统,就是几个月前投入运行的‘北斗’系统,”他说。

他还提到,在1997年,当美国正在与其谈判,准备将中国引进世界贸易组织的时候,中国就建造了自己的防火墙,将其互联网系统与美国的“万维网”(World Wide Web)的链接断开。

今年80岁的普雷斯托维茨是智库“经济战略研究所”(Economic Strategy Institute)所长,曾经担任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和奥巴马等四任总统的顾问。

美国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 Citizen Power Initiatives for China)的创建人杨建利博士对美国之音表示,其实最近这些年美国也在朝着脱钩的方向走,但是要真正彻底的脱钩是永远办不到的事情。

杨建利认为,虽然我们必须承认当前的状态和事实:中国与美国在经济和其它领域的交往中,利用了美国政治和经济体制的漏洞,从中获得了许多利益;但是并不是脱钩就可以完全做到阻止中国这样做的。

他说:“我的观点是,美国与中国应该是分领域脱钩。比如,最精尖的高科技领域,现在已经基本上脱钩了。但是有些领域是不可能脱钩的,因为美中两国之间在一些领域的相互依存性实在是太高了。另外,全球化的程度已经发展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平,无论是谁如果想使得全球化倒退,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只能是在全球化的状况下如何变得更加合理。”

关于美中脱钩有一个形象的比喻:美中脱钩好像是在一条9车道的高速公路上,封死了一条车道;而其它的8条车道都是开通着的,其他人都在利用这条高速公路。在这种情势下,如果美国单方面脱钩,实际上是削弱自身在全球事务中的领导力。

杨建利认为,应该改变的是这条高速公路的行车规则,因为这条公路是一条单行线,是一种不平衡现象。而对中国的做法不满的不是美国一家,其它许多国家也不满意;但是仍然都在这条单行线上行驶着。这个时候美国的做法不应该是关闭其中一条线,而是要寻求公正和平衡,要努力去促成设立双向车道。

“即使在一些领域完全对等做不到,但是互惠和对等的原则是要坚持的,要作为一个目标去实现它。但是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间美国没有很好的坚持这个原则;这不仅仅是经济领域,也包括其它许多领域,”他说。

经济利益与民主价值的平衡

曾担任四位美国总统顾问的普雷斯托维茨也承认,美国与中国彻底脱钩是非常困难的,经济代价也将会是非常昂贵的。

普雷斯托维茨表示,的确有人试图去推算与中国脱钩的经济代价;但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人能够推算出一个具体数字。他认为之所以无法做到,是“因为许多成本和代价都只能是揣测,而一些成本是不能以金钱计算的”。

公民力量创建人杨建利博士对美国之音表示,这是过去的30年来,甚至更远以前就存在的永远的难题。过去的几十年来,美国内部一直在就这个问题进行争论:是坚持民主价值至上,还是经济利益的实用主义。由于一直无法找到一个平衡点,因此两种观点至今仍在较量和辩论中。

“如果要美国完全坚持民主价值而不考虑经济利益,第一不可能,第二也不合适,美国也从来没有百分之百地做到过,”他说。

杨建利同时表示,这个平衡不仅仅是两个价值的平衡,而且还是短期和长期的平衡。如果从短期利益来看,当然谁都会认为经济利益是第一位的;但是长期以往,20年后会发现,许多问题我们没有去关注,可能会使得美国的状况更加糟糕。这正是过去二、三十年来美国发生的事情。

“如果做不到在经济利益和民主价值之间,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之间找到平衡,一切都是空谈,”他说。

对拜登总统的建议

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普雷斯托维茨表示,如果有机会向拜登总统建言,他建议美国需要有一个影响深远的产业政策。他说:“中国有他们的中国制造2025,我们应该有我们的美国制造2025。”

普雷斯托维茨认为,如同全球的贫困差距日益扩大一样,美国的贫富差距也存在巨大的不平衡。一方面已经非常富有的少数人正在赚越来越多的钱,而另一方面,还有众多的美国人入不敷出。由于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许多人人甚至失去了收入来源。

“我们恐怕将不得不以增加税收的方式,来消除这个巨大的不平衡,”他说。

杨建利则表示,美国要做到强大和具有国际竞争力,拜登政府面临的迫在眉睫的重要工作依次是:战胜新冠病毒疫情、复苏和振兴美国经济,以及修复与传统盟友的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