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3 2020年9月18日 星期五

走向新冷战?美中意识形态两军对垒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四(7月23日)加州的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题为“共产党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讲.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四(7月23日)称习近平是“破产的极权意识形态的忠实信徒”,他甚至呼吁中国人民改变中国共产党前行的方向。他还说,“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中国, 终有一天被中国改变。”分析人士指出,美中在意识形态领域的竞争在螺旋式上升。这样的美中竞争与30年前的以意识形态挂帅的美苏争霸究竟有什么异同呢?

蓬佩奥: 习近平是破产的极权意识形态的信徒

蓬佩奥星期四在加州的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题为“共产党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讲,他提到了美中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根本不同。

他说:“就像奥布莱恩大使所解释的,我们必须记住,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权,习近平总书记是破产的极权意识形态的忠实信徒。他的意识形态反映他几十年来寻求建立在中共基础上的全球霸权。就像中国从来没有忽略那样, 美国再也不能忽视两国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的根本不同。”

蓬佩奥指的是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 )6月26日发表的有关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的讲话。奥布莱恩在演讲中承认,美国的对华接触政策之所以失败是因为美国之前没有注意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他说:“我们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我们为什么不能看清中国共产党的本质?答案很简单,是因为我们没有注意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我们只相信我们希望相信的方面,认为这些党员只是名义上的共产主义者。”

奥布莱恩称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是前苏联独裁者斯大林(Josef Stalin)的继承人。 他还说,习近平对意识形态管控的野心不仅限于本国人民。中国共产党宣称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并任由中国共产党来重塑整个世界。

蓬佩奥在讲话中呼吁自由世界携手应对来自中共的威胁,捍卫自由。他还表示,他相信自由世界一定会胜利,因为自由世界曾经这么做过,也因为自由世界正在觉醒。他显然指的是美苏对抗中苏联垮台的事实。

蓬佩奥承认中国与前苏联的不同,但是他认为中共在重复苏联的错误。他说:“我之所以这么笃信,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在重复前苏联的错误, 孤立他们可能的盟友,打破国内外对他们的信任,拒绝承认产权以及法治。”

美国对中国意识形态的认知在改变

这不是蓬佩奥第一次强调美中在意识形态上的不同。5月20日,白宫公布了《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战略方针》,这份战略方针首次将“价值观挑战”与“经济挑战“和”安全挑战“并列在一起,称这是中国对美国的三大威胁。

蓬佩奥在报告发表当天举行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自从1949年以来,中国一直被一个残暴的威权政权、一个共产党政权所统治。” 他还说,:“我们大大低估了北京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对自由国家的敌对程度。全世界正在看清这一事实。”

《战略方针》说,“北京显然自以为正与西方进行一场意识形态竞争。”方针说, 2013 年,习近平总书记呼吁党为两个竞争体系之间的“长期合作与冲突时期”做准备,但“资本主义最终消亡,社会主义最终胜利”。

方针还说,中共的强制意识形态认同运动并没有止步于中国的边界。近年来,北京干涉主权国家的内政,谋求对其政策的认同。在国际上,中共打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旗帜,推动习近平的全球治理愿景。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计划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说,两国在意识形态领域的竞争已经呈现螺旋式上升的趋势--一国所谓的“防御”意识形态努力被另一方视为“攻击型”的意识形态行动(或是意识形态的输出),从而触发另一国的反应,导致竞争升级。 他说,两国在意识形态上的差距正在影响所有的一切。

美中意识形态的不同也体现在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 、司法部长威廉·巴尔等政府高级官员最近的讲话中。

司法部长巴尔在7月16日的演讲中把美中竞争与未来的生存联系起来。他说,美国与中国的竞争将决定未来“是由美国及其自由民主盟国继续塑造自身的命运,还是由中共及其专制朝贡国来掌控未来。”

巴尔最后呼吁:“自由世界采取‘全社会’的方式‘赢得争夺制高点的竞争’,就像‘美国以前做到过的’一样。”

纽黑文大学东亚安全中心主任布莱特·麦考密克(Brett McCormick)认为,巴尔最后的这番言论是“对冷战的明确召唤”。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7月8日的演讲中,也强调来自中共的威胁。他说,中共“正在不择手段地钻我们开放制度的空子,同时利用它自己封闭制度的优势”。

区分中国和中共,美国挑战中共政权的合法性?

蓬佩奥在讲话中还再次将中国共产党政府与中国人民作出了区分。他说,比起害怕外国的敌人,这个党更加害怕来自自己民众的真实言论。他号召中国人民来改变中共前行的方向。他说,中国人民一样热爱自由。

其实自2019年以来, 蓬佩奥在讲话中就开始区分中共/中国政府与中国/中国人民。这也是美国政府对华新战略的另一个特点。越来越多的美国政界人士强调,“美中冲突只是美国与中共的冲突。”

2019年10月底,蓬佩奥在纽约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讲时,将抨击目标聚焦在中共政权上。他说,中国共产党在挑战美国、挑战世界,以争取世界上的主导地位”。他说:“美国如今也意识到了,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和美国价值观怀有敌意。” 当时,中国外交部斥责蓬佩奥暴露了“阴暗的反共心理”,“挑拨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的关系”。

2019年11月8日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的活动上,在德国访问的蓬佩奥再次将“中共”与“中国人民”进行拆分。他夸赞中国人民聪明、有能力,强调“美中冲突只是美国与中共的冲突”。蓬佩奥的讲话再次受到北京言辞激烈的反击,称“企图将中国人民和中共割裂对立的言行……是对全体中国人民的挑衅”。

据称,蓬佩奥的这些做法是受到他的华裔智囊余茂春的影响。这位中国出生的学者最近在受访时说,美国高层官员之前在声明中经常提到“中国人”,未能区分“中国人民”和中共政权。他还认为,美国之前对华政策的一个重大缺陷是政治和政策精英,未能正确衡量北京的弱点和脆弱性,并采取相应的合理对策。 他说:“实际上,中共政权的核心是脆弱而软弱的,它害怕自己的人民,偏执地臆想来自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对抗。”

中国前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认为,美国政府官员将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割裂和对立起来,是在“挑衅中国共产党和政治制度的合法性,因此中方必须坚决与之斗争”。

在行动上,华盛顿也将中共与中国人民越来越明显地区别开来。特朗普政府在考虑一项针对中国共产党9200万党员的全面旅行禁令,禁止他们进入美国,并且可能驱逐目前在美国的中共党员。

中共一直视美国为威胁

如果说,美国是近两年才感受到意识形态在美中竞争中的重要性,而中共则一直视美国为威胁。

中国前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自己也承认,“从中方的角度看,美国从来没有放弃颠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企图。”

中共一直高度警惕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和"颜色革命”的图谋。

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在不同场合就指出:“经济建设是党的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意识形态领域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无处不在,政治领域没有枪炮的较量一直未停。”

他还通过臭名昭著的“九号文件”和16条,要求严防西方思想对中国高校的渗透。

在美国新冠疫情失控,非洲裔美国人争取平等权利运动时,中国官方媒体借此对美国进行攻击,强调中国价值观和制度的优势。

中共支持威权主义,挑战美国的自由民主理念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美中在意识形态领域的竞争态势与美苏争霸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他们认为,与美苏争霸不同的是,中国不像苏联那样高度信仰共产主义,也没有在全球范围内推行共产主义,因此,美中竞争并没有像美苏那样陷入意识形态领域的零和竞争。

傅泰林(Taylor Fravel) 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政治学教授,他这样告诉美国之音:“从意识形态上讲,在先前的冷战中,美国和苏联都有普遍的意识形态,特别是苏联通过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社会主义来建立自己的安全。今天,美国和中国在政治意识形态和政府体制、在民主与非民主的意识上显然存在分歧,但是中国并不一定要让世界其他地方的国家转变成像中国这样的马克思列宁国家。中国很乐意与民主国家或专制国家合作。因此,意识形态的竞争与我们在冷战中目睹的竞争是不同的。”

美苏冷战的一个主要特征是两国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冲突。一方希望自己的意识形态能战胜另一方的意识形态。苏联希望在全球建立共产主义, 而美国希望在世界推行民主和自由资本主义。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成斌也认为,与冷战时不同,中国没有积极走出去寻求改变其他国家的制度, 但是,他认为中国对威权体制的支持对美国的意识形态理念形成挑战。

他说:“中国对威权体制的支持确实会挑战美国的意识形态理念:自由、民主和资本主义”。从这个角度来说,确实有意识形态的部分,但是与冷战是非常不同。”

(美国之音记者莫雨、吉尔对本文也有贡献。)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