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2 2024年2月28日 星期三

对间谍气球三缄其口,中国冒紧张关系升级风险


2023年2月7日,美国海军水手准备使用水下航行器,在南卡罗来纳州默特尔比奇海岸附近寻找中国高空气球的碎片。(美联社照片)
2023年2月7日,美国海军水手准备使用水下航行器,在南卡罗来纳州默特尔比奇海岸附近寻找中国高空气球的碎片。(美联社照片)

中国侵犯数十个国家的主权领空,并用监视气球扫荡全球的决定引发了华盛顿的愤怒和厌恶,使其对北京行为产生了更大的担忧;而中国的这种行为可能预示着未来会发生不良的事件。

特别是在五角大楼,美国高级国防官员警告说,在美国击落最近穿越美国领土的间谍气球后,中国军方拒绝谈判,这在某些方面比监视本身更令人担忧。

“这真的很危险,”负责印太安全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伊利·拉特纳(Ely Ratner)周四(2月9日)对国会议员们说。

“我们继续向他们伸出手打招呼,”他补充说。“不幸的是,迄今为止解放军没有响应这一呼吁。”

几个月来,从国防部长到各级国防官员,五角大楼的担忧一直在增长,美国官员们越来越愿意公开讨论其中国同行屡次不愿确保在发生危机时能够使用沟通渠道。

美中沟通的需求

就在上个月,美国外交消息人士称,在一个月前中国和美国飞机在南中国海上空发生不安全的空中遭遇后,中国拒绝与美国就消除冲突进行谈判。

去年11月,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和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在柬埔寨举行的东南亚防务官员会议期间举行的一次会晤,同样未能说服中国军方建立紧急情况下的沟通渠道。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解放军继续将两军关系视为他们任意打开和关闭的阀门,用以表达对正在发生的其他事情的不满,”拉特纳对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说。

“我们需要传达我们的优先事项…...我们两国的军队需要就战略问题进行认真的对话,”他说。“但现在这仍然是一个问题。”

美国国防官员表示,美国的伙伴和盟国也对北京拒绝在潜在危机期间找到沟通方式感到越来越沮丧。 他们说,该地区的其他国家也表达了担忧。

“问题的关键点是,负责任的国家必须负责任地行事,”五角大楼新闻秘书帕特里克·莱德(Patrick Ryder)准将周三在被问及沟通问题时告诉记者。

“我们一直并将继续对沟通持开放态度,以防止误判,”他说,并且补充道“我们将继续保持我方沟通渠道畅通。”

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指出,中国拒绝沟通的做法与其他一些大国的行为背道而驰。其它负责任大国的做法是,尽管存在冲突和紧张局势,但是同意建立消除冲突的管道,至少可以来回互通信息。

“在上届政府和本届政府中,国务卿可以随时拿起电话与其俄罗斯同行交谈,”美国前叙利亚问题特使乔尔·雷伯恩(Joel Rayburn)对美国之音说。

“过去,军方、高级军事代表,以及穿制服的军事代表总是能够相互沟通,”雷伯恩说。雷伯恩现在担任华盛顿新美国(New America)智库的研究员。

他说,“这在出现紧张局势或明显可能越过红线并且可能会发出警告,或缓解紧张局势或澄清意图的时候非常有用。”

美俄与去冲突化

在过去十年中,美国和俄罗斯至少使用了两条不同的去冲突交流管道。

第一个创建于2015年10月,最初旨在防止俄罗斯和美国飞机在叙利亚上空飞行发生冲突或碰撞。

尽管出现了一些问题,但美国国防官员表示,叙利亚与俄罗斯的去冲突管道在去年六月仍在运作。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美国和俄罗斯于 2022 年 3 月建立了第二条去冲突消管道,不过五角大楼表示还几乎没有使用过。

虽然美国和伊朗之间没有去冲突的管道,但雷伯恩表示,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海军对美国船只在波斯湾和霍尔木兹海峡进行一系列冲突和挑衅之后,即使是德黑兰也同意采用船对船呼喊的方法。

“你会希望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至少会像伊朗政权一样负责任地行事,”他说。

雷伯恩说,北京和解放军拒绝了这种可以追溯到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时期的提议,“我认为这是鲁莽的”。“这可能表明了一个危险的信号,即中国人不希望有一个渠道来试图防止战术局势升级。这不是一件好事。”

其他前美国官员认为,中国军方拒绝与五角大楼建立去冲突管道更多地是因为解放军的运作方式,而没有任何恶意的意图。

“我认为,这是因为他们在政府内部没有一个好的机制,让政府的不同部门相互交换信息,”国防部长办公室前中国区主任约翰·绍斯(John Schaus)说。

“他们需要一些时间来交流情况,弄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并在他们愿意接听电话并安排谈话时间之前调整统一他们的信息,”绍斯说。绍斯现在是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研究员。

但随着事件频率和严重程度的增加,中国军方可能会发现自己不得不调整其沟通方式,否则将面临意外升级的后果。

“希望目前的情况给中国领导层敲响了警钟,”绍斯谈到被击落的中国间谍气球的后果时说。

“如果我们处于更严重的危机中,那可能非常的危险。”

  • 16x9 Image

    塞尔丁

    塞尔丁(Jeff Seldin)是美国之音(VOA)国家安全事务记者,自从2015年以来一直报道国家安全、情报、反恐和网络领域等新闻。之前他曾任驻五角大楼记者。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