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 2022年1月21日 星期五

分析人士:美中提升军事关系能否恢复以往水平不抱乐观


2018年6月26日,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抵达中国北京机场时接受中国军人献花。 (路透社照片)

熟悉内情的人士对媒体透露,华盛顿与北京在不久前举行的美中元首视频峰会上达成一致,将努力促成美中两国军方高层官员早日实现对话。分析人士说,对美中军方关系是否能恢复到以往的最高水平的前景感到悲观。

美国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日前(11月20日)援引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说,在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的首次视频峰会上,两位最高领导人同意支持两国军方举行高级别官员对话,对话层级最高至中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这位要求匿名的人士说,白宫现在正在制定一项战略,涉及如何处理美中接触事宜,包括网络安全,太空、核武器领域,以及美国关注的武器测试和部署问题。该人士称,美中军方之间的这些讨论,将不同于以往美国与苏联和俄罗斯举行的那种正式的军备控制谈判,未来美中军方双边会谈的确切形式仍有待确定。

分析人士认为,美中之间据信达成的这项协议,可视为是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关系解冻的又一个迹象。而此前的几个月里,两国紧张局势不断升级,尤其是最近中国进行高超音速武器测试,诱发五角大楼情报官员警告说,中国的核武库增长速度要快于预期。

美中军事关系现状

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在往届政府时期曾经有过许多实质性的高层交流和热线通话,但是美中军事交流在特朗普政府后期已经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两国军方的实质性交流少而又少。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国际防务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R. Heath)博士告诉美国之音,在过去的几届政府中,美中两国军方定期举行会议,并就安全相关主题进行了各种对话。两军偶尔也会就搜救等非战争题目进行演习。

“自2013-2014年以来,这类活动一直持续下降,现在处于一个较低水平。原因与两国政府之间的高度紧张有关。由于在包括台湾、南中国海、贸易和技术在内的许多问题上持续存在激烈争端,美中双边紧张关系处于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水平。两国军方与军方的关系,对这种紧张局势非常敏感,在这种条件下军事关系往往会呈现下降趋势,”何天睦说。

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The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资深研究员韩磊(Paul Haenle)今年8月份发表在该机构网站上的文章说,美中两国之间的年度军事交流次数,从2014年的峰值41次,下降到前总统特朗普时期的每年不到20次。美中之间2017年建立的经常性的高级别安全与外交对话,在2019年时也被特朗普政府放弃。

美国研究机构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政治与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Richard Weitz)认为,除了特朗普政府后期与中国对峙而减少甚至取消两军交流的原因之外,北京高层方面政策的变化也是美中军事交流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尽管中美安全紧张局势日益加剧,但解放军与五角大楼的交流仍在继续。

魏茨对美国之音说,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每当华盛顿做一些惹恼北京的事情,比如宣布新一轮对台军售时,中国就会停止与美国的军事合作。习近平上任初期时,两国军事关系变得更加稳定,因为习近平似乎鼓励这样做。

“但近年来,中国又回到了早先暂停合作以表达不满的做法。另外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也限制了两国军方的联系,”魏茨说。

美中军事对话如何展开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对彭博新闻社表示,拜登在与习近平举行峰会时,提出了管理战略风险和建立护栏以避免误判和误解的重要性,这表明拜登政府仍然有兴趣与中国适当的军事对口官员进行接触。

拜登与习近平既然已经达成协议,支持五角大楼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提升军事对话,以缓解两国双边关系的紧张局势,两国军方应该从何入手?

兰德公司军事专家何天睦认为,华盛顿与北京最重要的第一步,是两国军方保持继续对话;因为美中两国军方恢复对话和互动,以建立信任并扩大就安全议题进行坦率讨论的空间,将是一件双方都受益的事情。 “鉴于这两支强大军队之间发生冲突可能造成的危险,美中之间没有任何误判和误解的余地,”他说。

不过哈德逊研究所的魏茨博士则对美国之音说, “即使中美恢复直接军事关系,美国也将限制其实质内容,以防止解放军再次向美国同行学习新技能,或更深入地了解五角大楼是如何开展行动的。”

美中军事对话前景

至于未来美中军事对话的前景,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从长远来看中美之间的对话和交流并不感到乐观。

军事分析师何天睦说: “鉴于美中关系的下行趋势,我对美中军方对军方的关系是否能够达到过去所达到的高度感到悲观。”

不过,何天睦认为美中关系目前当然还有很大的改进余地,没有必要在军事议题上进行全方位的合作。相反,美中双方可以从只是保持稳定的军方对军方关系中受益匪浅;而这种关系旨在实现沟通和协调,以便两国军队能够在危机中避免误解和误判。

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援引亚洲协会香港中心主席陈启宗(Ronnie Chan Chi-chung)的话说,由于美中两国已注定将在未来的数十年间保持长期的对抗,因此中美之间的谈判不太可能显著地改善双边关系。

陈启宗在香港大学中国机构研究中心组织的一次研讨会上说: “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情况,不要去责怪唐纳德·特朗普。毫无疑问,特朗普把美中关系带到了地狱;但他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这是30年来的酝酿。”

哈德逊研究所军事分析师魏茨则对美国之音表示,未来几年,中美军事交流很可能集中在双方就军事准则等问题交换意见上,主要是为了避免发生危险的误解或者误判。

“而在联合演习方面,两军最多可以就人道主义援助行动等非敏感题目进行演习,”魏茨说。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