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9 2020年1月23日 星期四

美中贸易战远非结束,不确定性依然存在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中)2019年10月10日在贸易谈判前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左)和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右)一起与媒体会面。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美国东部时间星期一(1月13日)下午抵达华盛顿,签署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是,来自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和贸易专家们说,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并不代表美中贸易战的结束,相反,贸易战造成的不确定性已经超出了决策者的初衷,还将继续影响两国经济的发展。

美中将于星期三(1月15日)在白宫签署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星期五(1月10日)对媒体强调,美国想要的许多东西在协议中达成了,协议是“历史性的”。中国方面对协议也作出了正面解读,称协议将促进高质量的增长并有助于推动中国经济所必须的结构性改革。

据12月13日宣布的协议,美国将暂停对价值1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智能手机和玩具等产品征收新关税的计划,这项计划原定12月15日生效。作为回报,中国同意在未来两年内购买价值20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另外,中国还作出了新的承诺以改善知识产权保护。

贸易战的发展已超出了决策者的预想

随着贸易协定的即将签署,美中看似正在走近彼此,但是,来自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学家们认为, 第一阶段协议的签署,也只是暂缓了两国间的紧张局势,并不能解决很多根本性的问题,其中一些问题的演变甚至超出了决策者的初衷,很难再挽回。

美国经济学者,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布兰迪斯(Brandeis University)国际商学院创始院长彼德·派特里(Peter A. Petri)在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一个有关中国经济的研讨会上,这样回答美国之音记者相关的提问。

他说:“签署第一阶段协议固然很好,但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这是一个让两国紧张关系不再继续升级的办法。让我们祈祷这样的关系继续保持,但是很多问题是根本性的,不会很快消失。”

他说,两国意识形态的不同,以及先前的一些冲动性决策令双方都意识到,解决问题是受一定限制的。派特里以中国通讯业巨头华为在世界5G市场的发展为例说明,在某些问题上,事态的演变及其复杂性已经超出了决策者的初衷。

他说: “你会发现,大约30个左右的国家已经明确表示或是已经准备好下一步怎么做了。大约三分之二的国家说,他们会继续与华为合作,虽然与以前相比,在某些情况下,合作的程度有限。同时,美国和剩下的三分之一的国家表示,他们要将华为排除(在外)。从这点,你可以看出世界是多么复杂。我想,当初决策者决定这么做时,并没有预料到这些。我认为,我们进入了这个关系的第二阶段,更为复杂,我们必须考虑到市场以及我们的长期目标。”

华为一直位于美中贸易战的风暴眼上。华为近年来积极发展5G通讯技术,并成为“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重中之重。特朗普政府先是以国家安全为理由禁止华为公司在没有特别批准的情况下购买关键美国技术,后来,又禁止美国电讯网络使用华为设备。

贸易战造成美中不信任加深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康奈尔大学贸易政策高级教授埃斯瓦·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说贸易战也影响了两国的投资。他说:“即便可以让两国紧张关系有一定程度地降温,但是,很多根本的经济和贸易冲突已经跨越了门槛,很难回头。你想想对两国经济的负面影响,特别是从投资方面来说。就像拉迪(美国另一位经济学家)所说的,中国的私营投资做得不行,在美国,投资也在收缩。这些不稳定的根源还将继续存在。”

经济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2019年8月1日发布的报告说,美中之间的双向直接投资和创业投资2019年前六个月只有130亿美元,比2018年下半年降低了18%,是五年来的最低点。报告说,中国对美国的直接投资2019年上半年继续维持在低于50亿美元的水平,同一时期,美国对中国的直接投资维持在68亿美元的水平。

荣鼎咨询的中国经济研究专家认为,美中贸易大战是导致双边直接投资受损的最根本的原因。报告的主要作者汉纳曼(Thilo Hanemann)说,“跨境投资已经成为美中之间紧张关系的首批主要牺牲品之一”

曾经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部主管的普拉萨德会后告诉美国之音:“很难解决这些凸显美中分歧的根本性问题。虽然双方都有很强的动力保持经济联系,但是双方的不信任将会对经济政策产生影响,而这将在很长时间内对双方贸易和金融的流动产生负面影响。”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在研讨会上也表示,美中的分歧不会因为初步协议的签署而消除。他说: “我想,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分歧将继续存在。现在就评估协议是否会结束美中‘脱钩’太早了。我认为,这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我很高兴能签署第一阶段协议, 因为这个协议最大的贡献是为两国发展的不确定性设定了一个上限。之后,还会有很多的讨论。我自己的看法是,不确定性给经济活动带来的损害要远远大于关税的损害。我希望这次会谈和协议能让市场和投资放心。”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1月13日说,贸易协定短期内令美中之间紧张程度有所缓和,但不确定性依然存在。美中没有可能解决对全球经济造成影响的问题。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0年1月23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