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5 2021年5月9日 星期日

中国人吃的就是“这一套”


美中阿拉斯加会谈。

中国最高外交官员杨洁篪在阿拉斯加会谈中警告美国说: “美国没有资格在中国面前说,你们从实力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因为中国人是不吃这一套的。”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人吃的就是这一套,实力与行动是他们听得懂的唯一语言。

美国在欧盟和北约继续推进实力地位, 实力是与中国对话的最好方式

在结束与中国官员的会谈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随即前往欧洲和北约访问,修复与欧盟和北约的关系。探讨应对中国的共同措施将是布林肯访问欧洲的重要议程之一。布林肯星期三敦促北约盟国与美国合作,加强对北京的抵制。他说:“北京的胁迫行为威胁着我们共同的安全和繁荣。”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星期二说,如果北约团结一致,欧洲与北美盟友们完全有能力共同应对中国的崛起和挑战。

分析人士说,与盟国和伙伴进行磋商,并形成统一战线应对中国是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核心,是美国的实力所在,也是数量上的实力,而中国人只尊重实力。

巴里·帕维尔(Barry Pavel)是大西洋理事会战略与安全中心主任 ,他告诉美国之音:“各国团结在一起,形成统一的决定时,中国要应对的难度就大多了。他们就不能随便欺压别的国家了。……只有遭到严重反弹和顶回时,中国才有可能改弦易撤。结果显然是不同的。在关键问题上,中国只尊重实力,看到虚弱,就会趁虚而入。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现在境况的原因。”

帕维尔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曾对美国当时的总统奥巴马亲口承诺,不会将南中国海岛屿军事化,但是习近平并没有信守承诺。帕维尔认为,当美国、加拿大、欧洲、台湾、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国一起把中国顶回去的时候,这应该会更有效。

他说,中国非常擅长分而治之。他们试图将各国孤立起来, 通过一对一的方式,将自己的议程强加给别的国家。

他告诉美国之音:“一旦中国认识到美国确实是从实力的地位与中国打交道,美中关系将会回到能够管控最艰难议题、可以探索合作的状态。”

拜登政府上台后一直强调盟友是美国最大的资产。在对华政策上,盟友更是美国不可忽却的力量。3月3日,布林肯在发表任内首场主要外交政策演讲说,美国应对中国挑战时必须与盟国和伙伴合作,“因为我们的团结力量让中国更难忽视。”

他还说,华盛顿将与中国在应该的时候竞争,在可以的时候合作,在必要时对抗,但他指出,无论是哪种形式,“我们都要以实力地位来跟中国接触。”

3月22日,美国的盟友外交看起来首次发挥了作用。当天,美国、欧盟、英国和加拿大纷纷宣布就中国新疆人权问题对中国官员发起制裁行动。

中国对此迅速作出了回应,宣布对欧洲10名个人和4个实体实行制裁,包括多名欧洲议会的议员、欧洲一些知名智库和学者。

最新的发展显示,欧洲议会取消了一个有关中欧投资协定的审议会议。星期二,欧盟贸易政策负责人警告称,中国升级制裁争端的决定可能危及一项市场准入协议。中国在拜登政府上台前,与欧洲达成中欧投资协定,这个曾被认为是拜登政府修复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重大障碍。

其实,在杨洁篪讲话之后不久,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就立刻做出回应说,“实力和行动是中国共产党唯一能理解的事了。”

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资深研究员何瑞恩(Ryan Hass)星期二告诉美国之音,拜登政府不会因为杨洁篪认为合不合适而改变对中国的政策。中国应该知道新疆、台湾、香港等问题事关美国的价值观。

这位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的学者说:“我明白杨洁篪希望把这些问题放在闭门会议上讨论,但是,他在美国足够长的时间,应该明白,面对我们的视为价值观的东西,我们一直会大声地、重复地、持续地提起。我们还会继续这样的。”

中国不是庞然大物,美国依然更加强大的一方

布鲁金斯学会星期二为何瑞恩的新书《更加强大:在竞争性依赖的时代调整美国对华战略》(Stronger: Adapting America’s China Strategy in an Age of Competitive Interdependence)举行了发布会。这本书3月9日出版的。

何瑞恩说,他这本书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告诉大家,在美中关系中,美国依然是更加强大的一方。

他解释说,美国拥有强大的地理优势,东西有两大洋将美国与其他国家隔开,南北是对美国友好的国家。美国的政治体制富有韧性,可以自我纠错,就算是经历了风暴,但基本完好。美国的经济依然强大,国内生产总值比中国多出了7万亿美元,等等。

他认为,很多美国人之所以没有意识到自己国家的强大是因为“民主国家通常会夸大自己的问题,而专制国家则会吹嘘自己的优势。”

在中国,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认为目前的世界局势是“东升西降”,“时和势在中国一边。”

何瑞恩在书中特别警告美国人不要有“庞然大物综合症”--只看见中国的强大而看不见它的脆弱。他认为,这样会造成焦虑,而焦虑会滋生不安全感,不安全感则会引发过度反应。

“庞然大物综合症”的说法来源于美国前国防部长詹姆斯·施莱辛格(James Schlesinger)。他在尼克松和福特政府时期担任国防部长。他曾警告说,美国决策者倾向于将竞争对手苏联看作“庞然大物”,认为苏联不仅块头大,而且脑瓜灵。何瑞恩说,美国的决策者似乎又患了类似的综合症,这样的危害在于,在决策时,决策者倾向于防御而不是进攻。

何瑞恩认为,中国目前问题很多,有些甚至可以说是巨大的。他说:“看看他们的地理位置,他们周边有14个国家,他们在5处地方有领土争议,其中4个国家拥有核武器。他们的地理位置是所有大国中最复杂的。再看他们的食品和能源安全,他们没有足够的自然资源来提供足够的食品或是为经济提供足够的燃料,不得不依赖外部进口。他们的海军还不足强大到保护海上通道和交通。谈到国家的凝聚力,你如果看看中国的四周,在任何方向你都会发现问题:香港,关系紧张;西藏,富有挑战;新疆,他们在制造未来的问题;内蒙,也有民族问题。”

他说,中国的问题还不仅局限于此:中国的政治体系越来越僵化,中国的人口日渐老龄化,中国的债务不断增长等。

何瑞恩说,阿拉斯加发生的一切将会成为美中关系的“新常态”。他说,不管喜不喜欢,两国的命运是“绑在了一起”,因为两国关系既竞争激烈又相互依存。

他说,未来的美中关系就像阿拉斯加会谈展示的那样,在唇枪舌剑后,两国还得坐下来就共同关注的问题进行会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