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 2019年4月21日 星期日

美中关系紧张是中国公关问题吗?


2018年4月27日,在中国交通部的美国国旗和中国国旗。

一位中国外交官在纽约表示,中国政府无意挑战美国和改变国际秩序。但他说,美国也别一味指责中国。他向讨论美中关系的专家请教的问题显示,他似乎把目前两国关系的严重困难归结于北京在美国的形象包装需要改进。这让那些严肃看待习近平强硬路线的挑战、希望帮助特朗普政府调整对华政策的美国专家们颇为瞠目。

星期三,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外交官王东(音)说,“我们不认为中国有对抗美国和改变现有世界秩序的任何战略和意图”。

他说,中方正“尽最大努力来与美方进行对话与沟通,寻求共同基础,在一些领域总有分歧,包括公平的贸易协议、网络安全谈判”,以及区域性的问题。

美中双方就双边贸易争端举行谈判正在進行。最终协议有待美中两国领导人会晤而定。

但这位外交官抱怨,“美国也别在每件事情、任何事情上老是指责中国。”

星期三,纽约亚洲协会举行美国对华政策报告发布及简报会。与会的六位报告撰写者都是前美国政府官员、从事美中关系或中国经贸研究的专家学者。他们的报告认为,美中关系正走向对抗,这一关系赖以建立的善意正迅速瓦解。王东是在会议问答环节作上述声明的。

夏伟:公关非答案

他接着问:“由于美国现在太单极(polarized)、太分裂,来自美国政府、媒体,联邦和地方的不同声音太多、太多,你们是中国问题专家,我愿意听听你们的看法,中国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怎样才能把在美国的公关(PR)做得更好?”

在小布什政府时期担任副助理国务卿的柯庆生(Thomas J. Christensen) 对此答道,“我们并没有像你说的在任何问题上指责中国。我们谈了很多美国的问题。”他问这位中国外交官,“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中国存在什么问题?也许你可以从中国政府的角度,说说中国在对美国的政策上存在什么需要纠正的问题。这会是一个很好的公关。”

王东没有回答柯庆生的问题,但他说中国政府正“努力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让老百姓生活更好。”

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Oville Schell)说,“坦率说我不认为对于我们双方来说公关是个答案。你不能对柏林墙修修补补然后再保留它。我们的双边关系现在压力巨大,我们需要一些重大的新的安排、新的适应。因此,我们都必须进行思考,我们自己需要做什么。孔子经常说,修身,即先反思和纠正自己。我认为这是个挑战。”

美国17位中国问题专家学者继2017年后再度发布美国对华政策报告。报告起名《路线修正》(Course Correction)。报告要回答的一个基本问题是,面对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在国际国内对美国利益形成的新挑战,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是否足以应对并维持这一处在对抗状态、历经了40年风雨、且有美国利益存在其中的双边关系。

报告:习近平强硬路线对美构成严重挑战

在不到50页的报告实体内容中,总共16次提到了习近平的名字,除一处是积极的,其余都是负面的,这显示报告认为习近平上台后推行的强硬路线是对美构成严重挑战的主因。

报告肯定特朗普政府对习近平强硬路线做出的反击,称其引起了北京的注意,同时指出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未形成战略,缺乏政策目标,需要做出修正。

与会的中国前维权律师、现任纽约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的滕彪说,自1979年改革开放和1989年六四镇压以来,中国共产党在许多领域表现出灵活性,如在金融、社会、意识形态等方面改变了很多。但在一党专政上从未灵活过,他们绝不改变政治体制。

党国政策代表谁的利益?

滕彪问专家:“这里有一个根本问题,中国在国际上的政策行为,到底是代表中国、中国人民,还是代表中国共产党的利益?”

在克林顿政府担任国务院副助理国务卿的谢淑丽(Susan Shirk)答道,全球反对中国党国(party state)的反弹在增长。“你应该问问自己,这是——我认为这肯定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这符合中国共产党的利益吗?甚至这符合党的总书记习近平的利益吗?”

谢淑丽说,习近平在最近的一系列讲话中,大肆宣传外部威胁和敌对环境,以动员人民团结在党和强人领导者周围。“你可以说这种更挑衅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是符合党的利益的,但这肯定不符合国家或社会的利益。我甚至不确定这是否符合党的利益。”

她说,这是因为,从长远来看,中国共产党想继续吸引城市中产阶级的支持,就要适应他们希望党以现代方式领导他们走向一个开放的市场经济,逐渐对公共需求做出回应,提高他们收入和生活质量的需要。“我只是觉得这个党所代表的立场和今天中国大多数中产阶级真正的希望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落差。”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