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8 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芮效俭:美中关系性质发生根本改变,双方误判国际局势


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在一个研讨会上(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今年是美中两国建交40周年,但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正处于一个转折点。一些人甚至担心,美中会走向全面对抗甚至陷入一场新的冷战。参与美中建交秘密谈判的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认为,美中关系的性质现在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但是把双边关系定义为 “争夺” 而不是合作是对形势的误判。

担任过助理国务卿的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J. Stapleton Roy)在美中建交40周年之际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对于目前的美中关系,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美中关系的性质是否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他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它必须放在上下文中来看待。

他说:“眼下,我们的双边关系中有两个我们必须对付的问题:一是中美之间日益加强的战略竞争的意识;第二是贸易问题。在对中国施加更大压力来解决我们贸易关系中最令人关心的一些问题上存在广泛的支持,但同时有一种看法是,特朗普政府正在用关税来对待这个问题,而关税不是对付这个问题的正确途径,因为关税不可避免的会给美国经济带来损害。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处境。”

特朗普政府里没有人致力于建立一个框架

出生于中国并在1978年参与美中建交秘密谈判的芮效俭大使说,在某种意义上,美中两国现在所面临的是一种全新的情况,但它是累进的一部分(part of a progression)。

他说:“中国改变了很多,因此自然,我们对这个关系的思考也改变了很多。眼下真正的问题是,特朗普政府内部没有人在建立一个我们可以通过它来管控像台湾以及所有更为广泛问题的框架中扮演任何角色。而且特朗普政府不从政策与策略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因为特朗普总统不喜欢受到某一个政策或是策略的束缚,因此他的内阁部长害怕明确说出我们在很多问题上的态度是什么,因为总统可能会根据他在某一个时刻对局势的看法而改变它。”

美中都错判了国际局势

1991年11月15日,(从左到右)美国国务卿贝克、中国外长钱其琛、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走入会议室。
1991年11月15日,(从左到右)美国国务卿贝克、中国外长钱其琛、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走入会议室。

芮效俭这位有着45年外交职业生涯的大使说,特朗普政府把竞争和对抗而不是合作看成是国际局势的主调,但实际情况则是相反。在他看来,在和平时期,大国之间总是有竞争和对抗的方面,但合作的方面更为普遍。他还认为,由于两国关系的平衡发生改变,你不得不对国际秩序进行修订,但是我们没有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他还认为, 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把中国定义为修正主义大国是一个错误。在他看来,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实际上是现有国际秩序的捍卫者,而美国的所作所为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修正主义国家,包括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和巴黎气候协议、重新谈判美墨加贸易协议以及威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等等。

在他看来,美国的外交政策中有很多东西需要加以矫正,也有很多国内的问题需要解决,但是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特朗普总统。

习试图遏制现代价值对中国的影响不会成功

芮效俭认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也错判了国际局势,认为共产党的合法性受到西方政治治理概念的损害,因此试图抵制西方价值观的侵入,而这些价值其实是现代的价值理念。

他说:“在我看来,习近平主席正在试图遏制现代的价值理念在中国国内的影响。我认为这是一个失败的方法。我认为,它将加剧中国的内部矛盾。我把这看成是中国的问题。我们不处在告诉中国该如何对付这个问题的地位,但是它影响到我们的双边关系。”

芮效俭大使说,我们面临的一大挑战是,我们的领导人是否能够明智认识到,为了推动我们的国家利益,我们在国内、双边关系以及国际关系上必须如何做。但他对美中关系的前景仍然保持乐观。

他说:“我认为,美中两国好的领导能够在不与美国发展一个敌对的对手关系的情况下使中国更加繁荣富强是完全可能的。”

美应试图稳定美中战略竞争关系,避免冲突

芮效俭大使说,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有将近十年的时间与苏联打交道,一直努力地找到稳定美苏战略竞争关系的途径,使之不以一场毁灭性的战争收场。

在他看来,美国也应该对中国采取同样的做法,即继续与中国进行接触,来稳定战略竞争关系,因为就像苏联一样,中国也有能力对美国施加不可接受的损害。他说,如果美中两国爆发公开的冲突,这意味着,在一定意义上我们面临着同样的相互保证毁灭的问题,而它对我们爆发冲突起到了威慑作用。他说,美中之间不能展开一场全面战争,因为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问题可以使两国因全面的军事冲突而受到的损害正当化。

(美国之音进行一系列采访,反映有关美中关系及美国政策的负责任的讨论和观点。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评论 (132)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