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41 2020年8月6日 星期四

美国宣布中国主权要求不合法, 南中国海冲突风险增加


7月6日,在南中国海演习的,由美国“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和“里根”号航母战斗群组成的尼米兹航母打击群。

美国(7月13日)星期一明确宣布,美方认为北京提出的涵盖南中国海大部分海域的海上资源权益主张是“完全不合法的”。 分析人士说,美国之所以改变立场,是因为中国近两年在南中国海的行为让美国已经“退无可退”。他们同时表示,美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表态短期内一定会增加两国在亚太地区发生冲突的风险。

美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已经“没有退路”

美国国务院主管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星期二说,美国已经无法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保持中立的立场。

他说,“ 我们不能继续说我们在这些海事问题上继续中立……特别是钻井平台在越南和马来西亚的水域出现的时候。”

史达伟是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行的第十次有关南中国海问题的研讨会上说这番话的。他说,中国利用全世界抗击新冠疫情的时期,在南中国海强力推行“强权即公理”。他说,北京正在努力破坏其他南中国海国家的主权,并剥夺它们获得自己近海资源的权利。北京想用威胁和胁迫来代替国际法。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亚洲海事透明项目主任、东南亚项目研究员格里高利﹒波林(Gregory B. Poling)认为,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美国已经到了差不多没有退路的时候了。

他在给美国之音记者的电子邮件中说:“我认为有两个原因。首先,我们接近没有退路的地步。过去两年中,中国对渔业,石油和天然气以及其他合法使用海洋的骚扰变得愈加明显。在不久的将来,未经中国允许,东南亚其他声索国在海上行使其任何权利将具有极大的危险。”

南中国海仲裁案后,中国无视国际仲裁法庭的裁决,继续在南中国海建造人工岛,并将之军事化。今年以来,中国在南中国海更是采取了一系列咄咄逼人的行动。北京不仅撞沉了越南的渔船, 还阻止马来西亚的海上能源勘探。另外,中国还单方面禁止捕鱼,并在有争议的水域进行军事演习。

史达伟说,中国越来越多地使用人工岛作为骚扰活动的基地,以减少东南亚沿海国家对近海石油,天然气和渔业资源的利用。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国际防务问题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Heath)认为,美国政府这次立场的改变与美国自2017年以来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者”以及“最大威胁”的立场是一致的,与日渐恶化的美中关系有关。

他说:“我们看到双方的分歧不断加剧,涉及香港、新疆、与新冠疫情有关的战狼外交以及贸易。问题不断堆积,关系不断恶化。中国最近与伊朗达成协议,该协议本质上无视美国的所有制裁措施。中国要与伊朗建立伙伴关系,这是另一个令人不快的(原因)。双方似乎都在采取逐步升级的行动来维护权威并惩罚对方,这应该被视为朝着这一广泛趋势迈出的又一步。”

美方的最新表态正值美中关系紧张持续加剧之际。最近两年,华盛顿与北京在贸易、科技、新冠疫情、新疆少数民族的人权、香港《国安法》等多个层面展开多次交锋,并互相对对方官员、议员施加制裁和签证限制。

美中在南中国海的冲突风险短期内会加大

何天睦认为,美国的表态有可能加剧业已紧张的南中国海局势,并增加美中在南中国海的冲突风险。

他说: “这将加大自由航行巡逻的风险,也将增加中国海军的风险,当他们试图制止美国并干涉美国行动的时候。现在的风险要高得多,因为美国会觉得它有权采取行动保护自己,而中国人也会觉得他们完全有权根据其本国法律--即这是中国的水域来采取行动。这将加剧潜在的危机。”

一个星期前,美中同时在南中国海进行军事演习, 双方都指责对方破坏南中国海的稳定。

傅泰林(Taylor Fravel)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政治学教授。他告诉美国之音,美国的表态会不会造成更大的风险将取决于美国在未来的几个星期或是几个月是否会采取下一步动作来强化这个声明。

“例如,美国是否会为在越南或是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内的马来西亚或越南船只保驾护航? 美国是否会对它认为在马来西亚或越南专属经济区内从事非法活动的中国船只进行挑战,或者扮演更大的、更直接的角色等。”

不过,傅泰林认为,美国的此番表态实质上与美国在南中国海的一贯立场并没有太多的不同,只是语调有了很大的不同。

他解释说,美国仍然在南中国海的地貌归属方面不设立场,在海事管辖权方面, 美国其实一直也没有接受中国所谓的“历史性权利”。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反对中国在南海扩张,经常派出军舰通过这条战略水道,以显示航行自由。

2016年,在南中国海国际仲裁案之后,奥巴马政府呼吁遵守仲裁的裁决,但从未明确认可其裁决,也从未将中国的海事管辖权称为“非法”。

波林认为,如果美国希望获得国际支持,并向北京施加压力,以迫使其接受折衷方案的话,这次宣布是有效的第一步。他还说,这样做,也可能为美国未来对从事这些非法活动的中国公司和个人实施制裁奠定了基础。

美国国务院主管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在星期二的演讲中专门提到了中国国有企业。 他说,这些企业相当于“东印度公司”。他说,这些企业是中国在东南亚地区寻求影响力的“攻城锤”。 在被问道美国是否会对这些公司和个人实施制裁时, 史达伟表示“所有的选项都在考虑之中。”

波林认为,美国立场的改变短期内会加剧紧张局势,包括中国可能会威胁其他声索国渔业和石油以及天然气的勘探活动,甚至对其他国家进一步施压,但是长期来看,可能会使中国有所收敛。

他说: “在短期内,它会加剧紧张局势。不过,因为中国在威胁邻国方面变得越来越大胆,这种情况(局势紧张)一直在发生。从长远来看,这也有可能会使中国回转妥协,让国际社会可以接受。”

他在自己的一篇解读美国政府声明的文章中说,中国下次在其邻国的专属经济区内对其邻居进行非法骚扰时,出于民族主义的意识,面对美国采取的更有力的应对措施可能会做出更激烈的反应。

他表示,鉴于中国外交官们在新冠疫情期间的表现,有理由相信中国会这么做。他说,在新冠疫情期间,中国的外交官们不是去考虑不要让问题升级,反而是进一步拥抱民族主义。

中菲蜜月可能会结束,其他声索国暗自欢喜

菲律宾政治分析人士理查德·海德里安星期二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南中国海问题研讨会上说,美国的表态可能会终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与中国的蜜月。

他说,“杜特尔特一直希望从中国那里得到重大让步,但是进行得并不顺利。”

兰德公司国际防务问题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Heath)说,南中国海的其他声索国对美国的表态暗地里会很开心,但是不见得会站出来明确支持美国。

他说: “我认为这些国家会呼吁各方保持冷静和克制,但暗地里,我想,像越南和菲律宾这样与中国有争议的国家对此感到暗中高兴,因为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美国会承受来自中国的愤怒和压力。这意味着,他们自己不必这样做。”

所有这些国家都将落后于美国,因为美国更强大,并且能够与中国站在一起。这些东南亚国家很难做到这一点。

今年以来,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东南亚国家的法治主张也明显加强。

越南对中国的抗议一直存在。4月, 因为中国在南中国海有争议岛屿上设置新的行政区,越南发布声明,要求中国政府撤回相关决定。从四月到六月,至少有两艘越南渔船在南中国海被中国海警船撞沉,这引发越南的强烈抗议。

今年5月,印度尼西亚向联合国递交外交照会,表明反对中国“九段线”主张,并引用2016年的南海仲裁结果,指中国宣称的“历史权利”缺乏国际法基础。

6月底,东盟10个成员国通过视频举行年度峰会。领导人们在共同声明中一致表示,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应成为确定海上主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的基础。

7月12日,在南中国海仲裁案四周年之际,菲律宾外交部长特奥多罗·洛钦(Teodoro Locsin) 呼吁中国遵守四年前的仲裁结果。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