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30 2020年11月29日 星期日

美学者激辩战略模糊 台海两岸学者要战略清晰、双重威慑


美国海军提供的照片显示一架超级大黄蜂战斗机在行驶在南中国海的里根号航空母舰甲板上着陆,旁边为尼米兹号航空母舰。(2020年7月6日)

美国国会议员相继提出法案要求特朗普政府采取作为防止台湾遭到中国侵犯,多位前官员也主张华盛顿调整对美国是否防卫台湾的战略模糊政策,清楚表明美国的红线以加强对北京的威慑。在这个辩论中,台海两岸的指标性学者认为,华盛顿应该对台北和北京同时采取“双重清晰”、“双重威慑”的政策,如此才能维持台海局势的稳定。

自从9月初在《外交事务》期刊上发表文章,呼吁“美国应该采取战略清晰立场,清楚表明它将对任何中国对台使用武力的作为做出反应”后,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会长的李察·哈斯(Richard Hass)和共同作者研究员萨克斯(David Hass)就在美国学术界掀起一阵关于美国对台海应该战略模糊还是战略清晰的辩论,在美国众议院提出《台湾防卫法》的联邦众议员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就说,他同意哈斯的主张,认为美国必须明确对台湾的防卫承诺,才能让北京知道侵犯台湾必有后果。

战略模糊必须调整

哈斯本人这个星期也在乔治城大学一个视讯活动中现身说法,与华盛顿、北京和台北的学者就战略模糊与战略清晰的辩论进行交流,并回应外界对他的主张的批评。

曾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局主任的哈斯说,他与萨克斯提出美国应该将对台湾的安全承诺从战略模糊改为战略清晰的主张,遭到一些批评认为,美国没有必要去改变一个已经施行40年的政策。但他说,有几个理由支持他与萨克斯的看法。

首先,今天的中国不是邓小平的中国,而是习近平的中国,他对内、对外的作为都比以往的领导人更加独断自信,今日的中国也更有能力,这让习近平有更多军事或其他选项在面对尤其是台湾独立的议题上,而且美国近年来在国际事务上的许多表现也让中国对美国是否真的有防卫盟友的意愿也有更多的怀疑。

其次,一些批评认为对台湾战略清晰可能引来中国对台湾的攻击,但哈斯认为,“对美国是否准备回应的怀疑更有可能触发攻击”,而他个人对历史的理解也让他知道,以确定来进行威慑要比以不确定来进行威慑是更好的办法。

第三,有人说战略清晰将给台湾一张空白支票去采取朝独立的方向前进的举措,但他说,过去美国就已经处理过这种情况,“我们曾经影响过台湾的外交轨道,我们也可以再次公开和私下这么做,台湾会理解到这不是一张空白支票。”

再来,关于战略清晰是否符合美国基于台湾关系法及三个联合公报的一个中国政策立场,哈斯说,“那是一大错误”(that’s just dead wrong),因为美国的政策并不因此而又任何改变,因为美国在那个政策下的所有承诺、声明如何执行、落实是美国自己的决定,这个主张完全没有说,要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国家。

最后,关于美国自身的能力与意愿两者之间还有距离的质疑,哈斯说,他完全同意这种看法,也认为美国必须强化自己的国防,以加强对防卫台湾及维持地区和平的能力,才能在必要时有应战的准备。他说,美国这种战略也必须带入盟友伙伴的参与,并且配合外交途径与中国进行战略沟通。

模糊无法维持台海稳定

在这场辩论中,北京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和台湾民进党智库新境界文教基金会执行长邱义仁罕见地有同样结论,两人都认为美国对台海两岸应该采取清晰、不模糊的立场,但他们所持的理由不尽相同。

阎学通以各种排列组合来解释说,过去历史上美国与中国都在台海采取模糊策略,但这让台湾“不知道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因此台湾会利用这种模糊一直去测试美国和中国的红线,导致台海局势不稳,无法达到双重威慑的目的。

“如果美国采取清晰策略,那表示台湾知道他们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与此同时,美国和中国也都知道彼此的红线,这样就不会有人想测试红线,没有人会想这么做,”阎学通说。

但是如果美国采取清晰策略,但中国仍然采取模糊策略,虽然台湾会知道他们可以做什么,但却不会知道他们不能做什么,因此他说,这样还是会有危险。

如果美国采取模糊但中国采取清晰策略,台湾知道他们不能做什么但不知道他们可以做什么,所以最安全的做法就是美国和中国都采取清晰政策,这让他们各方都没有空间可以试探。

阎学通以自己的理解表示,自1990年代以来美国采取的战略模糊策略,一直到今天仍然无法缓解北京的担忧,他没有看到这个情况有任何改变,也没有看到任何信号这个策略将改变,“如果我们比较1996年台海的导弹试射,今天在我看来,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政策并没有像1996年时那么强势。”

对于有人认为一旦华盛顿给台湾明确的安全保证,那反而会增加习近平对台使用武力的可能性,阎学通提出3个理由来反驳这种质疑,表示北京真正担忧的对象不是台北,而是华盛顿。

“首先,我不认为现在中国大陆有任何人准备使用军事力量来攻占台湾;其次,此刻中国大陆最主要的忧虑是美国升级与台湾的外交关系,给台湾制造更多空间来破坏中国领导层的合法性;第三,此刻没有任何人认为台湾当局有可能正式宣布成立台湾共和国,目前这不是北京的主要担忧,也就是说,没有人认为这个情况短期内有发生的可能。所以当你提到(北京的)焦虑感,其实最主要是担忧美国升级与台湾的外交关系给台湾制造更多国际空间。”

曾经是陈水扁政府的国安会秘书长及行政院副院长的邱义仁也是民进党创党主要人物之一,在几次选举中为民进党候选人谋划竞选策略,也被认为是民进党的重要“军师”。

赛局理论与零和游戏

他以“赛局理论”(博弈论,game theory)来分析台海两岸关系指出,由于中国宣称台湾是其一部分,而台湾拒绝这种宣称,他找不出任有何可能两岸会改变自己的立场,所以两岸是一种“零和赛局”(zero-sum game)的关系。依据赛局理论,如果没有第三方的介入,零和关系的报偿(pay-off)结构就无法打破,那将导致彼此的“热对抗”(hot confrontation)。

“所以我认为,我们需要第三方的介入以改变报偿的结构,而对我来说,美国就是这个第三方。”

邱义仁说,如果美国持续采取战略模糊政策,对台海两岸的“报偿”也会持续模糊,双方会持续对抗并不断彼此测试;如果美国改为战略清晰,报偿的结构就会改变,零和赛局也会成为非零和赛局,对地区稳定将有好处。

不过他强调,美国如果将政策改为战略清晰,它必须是对北京和台北的“双重战略清晰”。

“在什么情况下美国会采取行动来警告台湾和警告中国。即两边想要测试战略清晰,两边都会很明白这种测试的代价是什么。我认为这个清晰可以对两边带来限制,因为当美国介入时,报偿的结构也已经被改变了。”

至于一些美国学者对战略清晰将为台湾提供一张“空白支票”有所担忧,邱义仁认为,只要台北和北京都知道跨越红线的代价是什么,“即便双方都有他们自己的梦想,我认为他们也会明智地省下许多精力和资源去停止特定的零和游戏。”

给台湾空白支票?

虽然美国政学界人士普遍认为蔡英文是一个谨慎、不挑衅的领导人,但是主持会议的前美国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麦艾文(Evan Medeiros)问邱义仁,“果美国采取战略清晰的政策,会不会反而鼓励未来的民进党领导人去测试(push the envelop)和探索美国支持台湾的底线?”

麦艾文说,他这么问是因为邱义仁曾经为前总统陈水扁工作过,而陈水扁就做过这种事情,而那段期间也是“20年来美国与台湾关系最紧张的时候。”

对此,邱义仁回应说,他理解对美国来说,陈水扁“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总统”,但人们都知道,“即使是陈水扁,他最后都停止做出某一件事”,所以 “任何一个现实的政治人物,他们都必须理解到台湾有多少能力、有多少资源,以及我们想要与美国有什么样的关系。很清楚的是,任何一个现实的人都明白。除非他疯了。”

其次,台湾人民的想法也比以前改变许多。邱义仁说,当他还是一名学生时,他“无法接受所谓的中华民国等于台湾”,但现在在台湾,大多数的人认为中华民国台湾非常自然,这种改变也表示台湾人民已经非常现实,在人民都非常现实的情况下,“我不认为我们会选出一个疯狂的人来作为台湾总统。”

不过,在中国和台湾的学者表态后,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权力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仍然反对美国改变战略模糊政策。她说,她担忧一旦美国对北京画出清楚界线后,中国反而在不越过对台动武的红线下,将胁迫台湾的各种灰带(grey zone)作为发挥到极致,包括夺取台湾剩下的15个邦交国以及各种军事、经济压力,目的就是要让台湾人民“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北京的要求”,她认为这是非常危险的情况,因为美国“没有足以应付中国不断扩大的灰带工具箱的手段。”

虽然战略模糊或战略清晰的问题还在美国学界激辩中,不过麦艾文的结论是,无论未来美国政府的台海政策是战略清晰或战略模糊,台湾在美中两国议题中居于首位,因为“它是影响美中两国战争与和平的议题之一”,美国政府必须非常注意情势发展。

此外,麦艾文说,美国学界对于中国将继续对台湾进行各种外交、经济与军事胁迫都有共识,需要讨论的是,什么才是处理这个问题最好的策略、政策与工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