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2 2020年7月11日 星期六

美中紧张关系加剧 双边贸易关系受瞩目


美国官员2020年1月15日出席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签署仪式(路透社)

近几个月美中两国紧张关系升级,令美中1月中旬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前景生疑。美国商会星期四强调维持正常美中关系的重要性,敦促中国加快采购美国商品和服务。美国官员们说,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实施目前尚未脱轨。

美国商会在一份声明中称,新冠病毒疫情无疑减缓了两国政府在协议履行方面的进展,大幅加快采购的步伐相当重要。

星期三,美国商会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行了在线会议,两国主要商界领袖在会议上商谈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和供应链面临的挑战。

美国商会:正常关系符合美国利益

美国商会表示,与中国做生意有很大的挑战,也有显著的机会。商会说,中国14亿消费者是美国公司增长最快的市场,但同时双方关系中也有国家安全、政治地缘战略和经济方面的挑战。商会表示,尽管近期两国关系紧张,以及与中国在打交道时明显面临挑战,但是两国维持正常关系符合美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有益于世界的稳定和平。

美国商会不赞成使用关税手段,认为它给美国的商业和家庭带来负担,但是它也看到美中第一阶段协议取得的重要、积极的进展。商会表示,设在中国的分会正密切追踪第一阶段协议的履行。美国商会认为,在美国政府致力于恢复美国和全球经济增长的时候,加快采购步伐符合美国商界、工人和农业生产者的利益。

星期三,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前往国会,分别在参众两院就特朗普政府的贸易策略应询。他在听证会上表示,近几个月紧张加剧的美中关系并未削弱两国间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他还强调在改革国际贸易秩序方面将维护美国利益。

星期三下午在参议院金融委员会就特朗普总统2020年贸易政策举行的听证会上,该委员会民主党籍资深成员、俄勒冈州联邦参议员罗恩·怀登(Rod Wyden)就特朗普政府和中国在今年1月15日签署的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是否得以有效实施提出疑问。

怀登说:“在做出那些承诺至今已经有3年半时间。我想先展示一下实际的结果。总统所说的,我照他原话,‘全世界迄今最大的协议‘,和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已经因为中国远未守诺而破碎了。”

中国实施第一阶段协议滞后引发担忧

怀登的疑问也是目前对于第一阶段美中贸易协议最普遍的担忧,因为从数据上看,中国在实施其承诺方面远远滞后。

怀登引用的是华盛顿经济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个分析报告。报告作者查德·鲍恩汇集的协议签署后头4个月贸易数据显示,中国购买的美国制造业产品只有其设定目标水平的56%,而农产品方面只购买了其目标水平的38%。

同一天上午,前美国贸易代表、前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ick)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举办的一个有关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的视频讨论会上,也提及这个分析。他说,特朗普总统在三年间用关税和对抗方式谈出了这个第一阶段协议,并称是大体上能够管控的贸易协议,却从一开始就试图设定一个不现实的购买目标。

根据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国承诺在2021年底完成购买价值2千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中方能否完成这个购买目标受到广泛的质疑,尤其是在其经济刚刚经历疫情重创的情况下。

莱特希泽:第一阶段协议是“历史性协议”

莱特希泽在参议院的听证会上则指出彼得森研究所的分析未考虑到贸易活动中出口订单和发货间往往有数月时间差,其所引数据并不能反映真实的交易状况。

美国贸易代表在当天上午国会众议员拨款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中方到目前购买了大约10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上周中国购买了价值5亿美元的大豆。他说,美方有一套用于追踪中方购买进展的方法。

莱特希泽称,与中国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一个历史性的协议。”

他说:“我们现在有了一个书面的协议。我这里就有一份。它涵盖的不仅有购买。它包括知识产权、技术转让、金融服务和货币等。它包括数量巨大的农产品购买 ……中国大多时候只是去做他们说过打算要做的事。”

莱特希泽说,美国和中国此前从来没有签署过此类的书面经贸协议,对这份协议横加指责有失公允。

在众议院听证会上,议员们就美中关系中的一些显著问题对莱特希泽发问。莱特希泽说:“如果我试图解决美中之间的所有问题,那么我最终将一事无成。”

此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曾透露美中双方的贸易官员一直在就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实施保持接触。

莱特希泽:或以关税手段鼓励美国本土医疗器械制造业

莱特希泽在参议院金融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提出对中国制造的医疗器材和防护服加征关税。他说:“我坚信我们对抗这次疫情以及下次疫情爆发所需要的那些物品需要是美国制造的。“

莱特希泽解释说,他并未打算现在就对从中国进口的医疗器材和防护服加征关税,而是以关税作为激励美国制造商开始在美国本土制造这些物品。

特朗普政府希望更多的美国制造商将供应链移回美国,将制造业就业机会带回美国。与此相关的美中脱钩的议论已经持续一段时间,近期美中关系紧张加剧,但是调查数据显示,大多数的欧美公司并没有打算离开中国。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国经济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近日在一篇分析中对比了中国欧盟商会和中国美国商会的两份调查报告,前者发布的2020年商业信心调查报告(2020 Business Confidence Survey)显示,只有11%的欧洲公司正考虑将现有或计划的投资从中国转移到其他市场,而去年有15%的欧洲公司有这样的打算。2020年2月中国美国商会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83%的公司没有打算离开中国,已经开始转移或考虑转移的公司分别占9%和8%。

甘斯德:西方在华企业无意离开中国市场

甘斯德认为,这显示不打算离开中国的西方企业主要考虑的是中国市场,而不是因为中国在其供应链中有不可或缺的地位。

研究机构惠誉解决方案(Fitch Solution)的经济学家在近日的一个在线讨论中谈到中国供应链时说,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产出中所占份额有30%,但是若打算将其移出中国,很难找到适合的地方,其原因在于中国自身已经是个巨大市场,再有就是迁移本身对整个制造业部门的巨大影响。该机构还指出,目前很难找到在基础设施到劳动力技能方面与中国比肩的国家。

佐利克对中国的看法是,中国一向以他称之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的权衡方式寻求利益,这意味着他们购买农产品是考虑到自身利益,不愿让第一阶段协议从外表看出破裂,因此人们会看到他们当前购买一些产品,到选举结束时可能会看到资产管理和退休金市场改革,那对外国公司也将是新的机会。

新冠病毒疫情将全球经济拖入衰退,许多分析认为中国失去了外部市场,加之与美国关系紧张,将有可能转向内部发展。中共在四月召开的一次政治局经济会议上,就提出将支持出口转内销。

佐利克认为,中国已经得出一个战略上的结论,即不论谁当政,美国都不会接受中国的崛起。但是,他提及中国总理在“两会“期间提出继续向外走,他们谈论与韩国和日本的自由贸易协议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甚至还有更新后的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研究机构惠誉解决方案则认为,中国自己的全球发展计划“一带一路”本身就是全球化。该机构认为,随着更多参与国家无力偿还贷款,中国将会被迫缩小该计划的投资规模。

由于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不久前宣布将于今年8月底提前一年离任,这个已经陷入危机的全球化多边机构何去何从成为一个紧迫的问题。

格拉斯利:国会和行政当局应合作推动世贸组织改革

在周三下午的国会参议院金融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该委员会主席查克·格拉斯利(Sen. Chuck Grassley)对美国贸易代表赖特希泽说,他对行政当局保持对世贸组织规则进行改革的承诺感动高兴。他说,那些关于服务、农产品采购和知识产权等规则对于美国的工人和商业至关重要。

格拉斯利说:“他们是美国数十年领导地位的表现。我们不能在制订该组织规则时由中国执笔。国会和行政当局必须共同合作,修复这个至关重要的机构。“

格拉斯利说,美国将重振世贸组织的谈判职能,使它的规则能够反映出当代经济,例如电子商务,此外,国会将继续坚持对规则的执行。

在上午众议院拨款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将世贸组织称作一个烂摊子。他说:“我认为世贸组织有负于美国,有负于国际贸易体系。“

莱特希泽说,在选择新的世贸总干事时,首先要考虑的是这个人具有希望推动根本改观的意愿。他强调庞大的国营经济不能被纳入现有规则,因此希望找到一个能够理解自由经济本质问题的人。他说,如果他看到有任何反美国的倾向,将会予以否决。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